台湾同婚合法化引发大陆联署激增 逾6000人签名

2017-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6年5月17日,轰动一时的中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案”原告孙文麟(右)和同性恋人胡明亮在长沙曙光798城市体验馆举行公开婚礼。(public domain)
资料图片:2016年5月17日,轰动一时的中国“同性恋婚姻登记第一案”原告孙文麟(右)和同性恋人胡明亮在长沙曙光798城市体验馆举行公开婚礼。(public domain)

在中国大陆,由推动同性婚姻的活动人士发起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联署行动,至今获超过6千人签名支持。行动发起人孙文麟表示,中国政府不能再回避同性恋婚姻问题,他希望通过推动中国人大立法,实现同性恋婚姻平权。有同性恋活动人士表示,台湾大法官释法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对中国大陆影响巨大。

联署行动发起人、中国第一起同志婚姻维权案当事人孙文麟于数月前发起的同婚法制化联署,在上周台湾同婚释宪结果出炉后,签名人数激增,目前已有逾6000人表态支持。

孙文麟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台湾的法制化进程让中国大陆的同志看到了希望:

台湾通过了那一天,一下子就增长了100多,现在有6000多人签名。我现在正在联系已经联署的人,打算跟他们一起把全国各地游说全国人大代表的同婚倡导小组建立起来。

孙文麟续指,中国大陆政府态度暧昧,与民间的呼声形成强烈对比:

中国民间和官方态度完全不一样,新华社的那篇报道把反对方台湾民意基金会的民调数据(加入),那个数据在台湾被很多学者批评,因为他的民调的问题有诱导性。同志会包括社群外的一些媒体纸、媒体不是像新华社那样报道的。

孙文麟与同性伴侣胡明亮于2015年前往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被拒绝,理由是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孙文麟不服,将当地民政局告上法庭,成为中国第一起同志婚姻维权案。但案件最终于去年4月败诉。尽管如此,去年5月,二人仍在长沙举行了婚礼。

孙文麟强调,当局拒绝直面同婚议题,导致问题一直未能进入公共讨论领域:

跟官方对话机制没有建立起来,社会上的讨论已经不是一年两年。虽然最近几年中国大陆都没有做同性婚姻的民调,社会的认同不是主要的原因,还是政府太保守了。

同志公益组织彩虹法律热线的负责人之一丁小姐告诉本台记者,释宪案是台湾重要的人权里程碑,对大陆人的观念冲击非常明显,中国当局必须作出回应:

我们也很明显地看到,有很多人看到释宪案之后给我们留言,甚至给我们捐款,看到我们也有了希望。我觉得台湾的举动肯定是比美国的合法化对我们影响更加深远,一直都说台湾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想中国政府不可能忽视这样一件事情,必需做出回应。

有网民在联署行动页面下留言称,争取同婚权益不仅意味着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和包容,还有法律对两人关系的保障。生老病死、财产继承等问题,很多时候都需要法律认可的配偶才能一起处理和承担。

丁小姐表示,包容多元价值与多元文化是社会发展的主流:

搞学术研究或者研究宪政的法律账号都把台湾的释宪案给翻译成简体字,中国的法学人在下面讨论,包括微博上我看到很多跟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没有什么关系的媒体,包括一些娱乐账号,都在说这些事情。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这对我们普通老百姓很大影响。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