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元宝哥”新闻造假 暴露中国媒体弊病

中国官方媒体证实,轰动一时的有关山东济南“元宝哥”事件是由“新闻线人”编造的虚假故事。在中国,这种为挣钱而提供新闻线索的所谓“新闻线人”已经形成一个了职业群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采访报道
2010-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按照早先媒体的报道,张孝强是山东济南“元宝哥”故事的主角。2008年,他因在青岛市一个工地打工时不幸遭遇车祸,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失去了劳动能力。由于生活困难又无法找到工作,张孝强只能以上街乞讨为生。今年7月14号,济南的多家报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接到长期为媒体提供线索的“新闻线人”王木白的电话,描述张孝强乞讨时手里还拿着一个“元宝”,这是一位之前经常帮助他的好心人遗失的,而张孝强正手托元宝等待失主回来认领。

包括《山东商报》等多家济南媒体随后对张孝强的故事进行了连续报道,并给他冠以“元宝哥”的称呼。但随着采访的深入,这一社会新闻的真实性却引起公众的质疑。7月18号,新闻线人王木白公开承认,“好心人遗留元宝,乞丐守候失主”的故事是他编造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引起社会对张孝强不幸遭遇的关注。

作为一名“新闻线人”,王木白的做法在当地媒体和市民当中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一名姓孙的济南市民向本台记者表示:

“我知道这个事情,造假的话是不可以接受的。中国在现在的现状下,假的东西报道出来感觉更真实。真实的东西他们不敢报道。这个是确定的。应该说是一种欺骗吧。”

中国官方新华网的报道说,目前济南市专职新闻线人大概有10人左右,他们主要是为电视台、报社提供新闻线索和视频资料,一条线索可以提供给3家以上的媒体,线索费从50元至300元不等,而爆料越猛,得到的线索费也就越高。他们的月收入大概在一千到三千元。

在北京的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表示,职业新闻线人是在中国媒体市场化过程中形成的群体,也为各种媒体的多元化报道提供了可能,但如何对新闻线人的职业规范进行管理,正是目前中国媒体所面临的问题:

“职业新闻线人应该是随着中国的媒体市场化了之后一个现象吧,在市场化之前不可能有这种现象,几乎所有的现象都是宣传了。有了新闻线人之后,媒体的新闻更加多元,更加活泼,更加生动。但是任何事情都会泥沙俱下,都会有些不良分子在里面浑水摸鱼。当然一些谴责,有觉得从报社不是从媒体这方面应该增加核实,素质还有待提高。不能说是听风就是雨,这个可能还是有些问题。”

较早报道“元宝哥”事件的《山东商报》副总编辑王法争认为,新闻线人王木白策划“元宝哥”新闻的初衷是好的,但不能将媒体作为一种工具,因为媒体需要对社会承担真实客观报道新闻的责任。新华网的报道强调,“元宝哥”虚假事件的真相大白引发了人们对职业新闻线人道德的思考。旅美中国学者程晓农就此表示:

“当新华社的文章指责新闻线人没有道德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新闻线人都没有道德。因为他们很多时候他们关注的是一些敏感的重大的群体性非事件,而政府是不愿意报道的。同样的当政府隐瞒各种新闻事件真相的时候,这有道德吗?我从道德的层面来讲这个问题最没有资格发言的就是中国政府。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刚规定禁止媒体异地交换新闻。大背景是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媒体在新闻严厉管制下,为了突破这种当地政府管制当地媒体的做法,用这种方式来体现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所以,我觉得新闻管制才是重大的麻烦。济南这件事情上背后正好说明了中国的新闻体制存在的严重问题。”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也认为,新闻线人对社会的开放有积极的意义,关键是媒体从业人员不能违背遵守新闻真实性的原则:

“开放的社会,媒体线人越多越好啊。当然线人他必须也遵守新闻的职业道德。它不能编造虚假的新闻线索。不能找点儿故事,基本的真实性确实是基本的原则。社会新闻、热线新闻用很多新闻线索,绝大部分也都是真实的,而且一些大案造假呢,对线人呢我认为也应该予以曝光,媒体也应该排解,杜绝这种虚假的现象出现。”

据报道,“元宝哥”事件澄清后,新闻线人王木白已通过媒体向公众表示歉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