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公司或在帮助新疆强制劳动脱罪

2020-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审计公司国际社会责任组织(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标志 (Public Domain)
审计公司国际社会责任组织(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标志 (Public Domain)

新疆强制劳动于去年年底开始逐渐受到国际社会关注,除了中国政府和全球供应链中的公司,审计和认证机构也在其中发挥着不可小觑的作用。

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和美国工人权益联盟执行理事诺瓦(Scott Nova)联名致信多家西方审计公司和认证机构,呼吁他们停止审计和认证新疆的工厂,切勿成为中国政府和海内外公司的共犯,掩盖新疆强迫劳动的事实。

工人权益联盟向本台提供了这封信的接收名单,包括国际社会责任组织(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国际社会责任认证组织(Worldwide Responsible Accredited Production)、必维国际检验集团(Bureau Veritas)等(完整名单附在文末,这17家单位是全球服装行业的主要审计认证机构,并不一定涉及新疆的强迫劳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的报告显示,超过八万名中国新疆维吾尔族人被当局转移到一些全球知名品牌工厂中强制劳动,涉及苹果、耐克等83家国际品牌。

为什么要将目光投向审计公司?郑国恩对本台解释道,审计是为了检验公司产品是否符合伦理标准,而新疆的审计公司通常扮演着一个策略性角色,只要他们的研究表明没有强制劳动,公司就可以逃避责任并且我行我素。

诺瓦告诉本台,“当全球服装零售商品牌和中国公司面临更多压力,他们会找审计公司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以脱罪。确保审计公司拒绝提供这种服务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政府在试图掩盖新疆的真实情形,而审计员如果提供错误的信息,就会助纣为虐。”

此外,诺瓦表示,审计行业透明度非常低,很难知道哪些公司在新疆进行审计工作。

 

 

在新疆,独立审计不可能

郑国恩认为,在新疆进行独立可靠的审计难上加难:“通过采访工人来进行独立的审计工作是不可能的。不仅因为工人不能自由表达,而且新疆当局很熟练地制造假象,(审计公司)不可能独立地判定真假。”

郑国恩和诺瓦在信中阐释道,首先,通过采访工人不能得出可靠的工作条件信息。出于自我保护的考虑,工人必须告诉审计员他们的劳动是自愿的。中国的大规模高科技监控,在全社会形成了一股恐惧气氛,没有被捕的人也如履薄冰。

其次,政府政策本身要求少数民族人口投身于低技能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很难将其中的自愿劳动和强制劳动区分清楚。中国公司如果使用由政府动员的劳动力,可以从中获利,这使得大部分公司难以拒绝。

郑国恩还补充道,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政府,比如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判定公司行为违法,那么审计结果也无法从法律上保护该公司。

3月11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麦戈文 (Jim McGovern)、共和党的参议员鲁比奥 (Marco Rubio) 跟其他议员共同推出名为《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议案,要求禁止进口所有新疆产品,包括美国名牌企业销售的服装、电子产品等,除非得到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认可。

美国议员在宣布议案时也认同郑国恩的说法,由于中国政府的大规模镇压,企业和独立审计人员根本不可能确保它们的材料不是由被拘押的维吾尔人生产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3月11日在记者会上介绍说,他与委员会共同主席、共和党议员鲁比奥,以及两党多位议员提出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遏制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要求禁止来自新疆的、强迫劳动者生产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视频截图)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3月11日在记者会上介绍说,他与委员会共同主席、共和党议员鲁比奥,以及两党多位议员提出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遏制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要求禁止来自新疆的、强迫劳动者生产的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视频截图)

多家审计公司助纣为虐、涉嫌违犯美国法律

这封信公开点名多家审计公司否认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比如国际社会责任认证组织(Worldwide Responsible Accredited Production)、维国际检验集团(Bureau Veritas)、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等。

其中,新疆和田泰达服装公司(Hetian Taida Apparel Co., Ltd.)在集中营外的工厂被国际社会责任认证组织(WRAP)授予金牌认证,  SGS审计服务(SGS  Audit Services)也认定该公司是清白的。

但是美国政府随后于2019年10月禁止进口和田泰达的产品,因为违反禁止使用强迫劳动的美国法律。

而美国零售业巨头COSTCO仍从和田泰达公司进口成百上千件婴儿服装, COSTCO称他们在下订单时有审计结果作为依据。

信中还指出《华尔街日报》和其他新闻机构发现“华孚时尚公司”(HUAFU FASHION)在阿克苏设立的纺织厂的确存在强迫劳动和强制再教育。但当其他大公司开始疏远华孚,华孚要求维国际检验集团(BV)对其进行审计,结果显示“没有发现任何强迫劳动的例子。”

此外,工人权利协会于2020年1月23日询问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I)是否有方法保证工人可以毫无恐惧的发言,该协会回答说他们不知道。这意味着审计公司没有以创新性的方式保护工人,而是对其人权和工作环境保持冷漠。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2020年3月5日,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表示要停止在新疆的审计和发行执照的工作。

诺瓦表示,美国的审计公司如果助力强迫劳动将受联邦法律制裁;对于非美国公司,如果产品最终出口到美国,依然有潜在的法律责任。

诺瓦还指出,全球产业链已经逐渐响应,但是对中国国内的产业链无能为力:“如果主要全球品牌和零售商对新疆问题采取强力行动,将产生重大影响。但是我们无法制止中国消费者继续购买新疆产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文末名单:郑国恩和诺瓦的致信对象有17家单位是全球服装行业的主要审计认证机构,并不一定涉及新疆的强迫劳动

1.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national

2.Worldwide Responsible Accredited Production

3. Amfori BSCI

4.Bureau Veritas

5.Tuv Rheinland

6.TUV Sud

7.UL

8.Elevate

9.RINA

10.ALGI

11.SGS

12.Social Compliance Services Asia Ltd

13.Openview Services Limited

14.Intertek

15.Accordia Global Compliance

16.Benchmarks

17.Sumerra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