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前政治犯顿珠旺青逃抵美国引关注

2017-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知名藏人前政治犯顿珠旺青和其妻子及儿女在美国旧金山团聚(“为西藏拍片”网站)
知名藏人前政治犯顿珠旺青和其妻子及儿女在美国旧金山团聚(“为西藏拍片”网站)

西藏纪实片《远离恐惧》制作人、知名前政治犯顿珠旺青获释三年半之后,于星期一抵达美国旧金山和亲人团聚引起国际关注;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对此强调,顿珠旺青的出逃表现出藏人反抗中共监控的勇气,另外现居瑞士的顿珠旺青同事果洛久美也对他抵达自由国度表示欣慰。

知名藏人前政治犯顿珠旺青于2008年3月26号因制作反映藏人真实声音的纪实影片《远离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而被中国当局拘捕,2009年12月28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14年6月5号刑满获释。三年半后,顿珠旺青历经艰辛成功逃离险境,于星期一(12月25日)经瑞士抵达美国旧金山和妻子及儿女团聚,引起流亡西藏官方与非官方组织以及国际社会与媒体的强烈关注,包括印度达拉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和设在美国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人权观察、对话基金会、保护记者委员会以及设在英国的国际特赦组织等都纷纷对顿珠重获自由表达了欢迎与祝福。

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星期四就此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因为中国政府是先把你关在监狱里,然后再从监狱里放出来,又把你关在一个等于是社会的大监狱里面,一直让你处于警察或其他力量的监控之下,其实就是给人杀鸡儆猴或给人觉得为西藏民族做事最后自己会下场很惨等等,中国政府想要传递这样的信息,所以顿珠旺青不管他进监狱也好,还是这次的出逃,他都是冲破中共监禁、禁锢或者不允许的情况下,去创出这样一个自由,可以说是一个楷模。”

达瓦才仁强调,顿珠旺青的出逃表现出藏人反抗中共监控的勇气。他说:“全世界都知道,不要说是政治犯,就连一般的西藏人拿不到护照或拿到护照很困难,顿珠旺青能够逃出来,最直接的影响是他的家人,他们一家人能够团聚在一起,这是最大的形象,第二个形象当然是西藏人民,都一定会感到鼓舞,很多热爱他、喜欢他的人看到他们一家人团聚会感到无限的庆欣。当然对中共来说,不管是用网络也好,或者是派出所,或者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禁锢西藏人的自由,说明顿珠旺青再一次给中共的打击是,‘这样的控制,限制不了西藏人的勇气和自由。’中国政府已经监控得很严了,能够监控的它其实都做到了,而顿珠旺青逃出那样的监控,只是说明中共有很多的能力,但是它没有办法把西藏人完全控制。他其实表现了对这种监控反抗的勇气和这样一种实践。”

今年43岁的顿珠旺青(又写:当知项欠)是青海省海东地区化隆县人。他把境内藏人的真实心声录制下来传送境外而遭受牢狱之灾以来,一直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极大关注,并于2012年9月2号,获颁澳洲华人组织“齐氏文化基金会”授予的“推动中国进步特别奖”;2012年11月20号,获颁位于美国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授予的“2012年国际新闻自由奖”; 2013年5月26号,获颁美国视觉艺术家协会授予的“捍卫言论自由奖”和“天安门精神奖”;2014年5月2号,被选为美国人权基金会“哈维尔创意异议人士奖”的得奖者。

现居瑞士的顿珠旺青同事、知名前政治犯果洛久美星期四向本台表示,为顿珠旺青能够获得真正的自由而感到欣慰。

果洛久美说:“顿珠旺青如何逃离西藏暂时不清楚,他将在数天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届时会讲述有关经历。我曾和他一起制作影片而受到监禁和酷刑,在我逃抵印度的一个月之后,顿珠旺青刑满出狱,而我从印度到达瑞士后,在近三年来造访世界多国介绍西藏现状,每次都会为了健康状况欠佳的顿珠旺青获得出境就医的机会而进行呼吁,他在境外的妻子和多个人权团体为此也做了很多努力。现在他已经抵达自由国度获得真正的自由,并将获得最好的治疗,让我感到万分欣慰。”

果洛久美曾因与顿珠旺青合伙制作纪实影片《远离恐惧》于2008年3月、2012年2月和2012年9月共三次被当局拘捕和虐待,后从夏河县一派出所成功出逃,隐藏深山一年零八个月,其间遭当局悬赏人民币20万元通缉,最终于2014年5月从境内逃抵印度。他于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日”被记者无国界授予“100位新闻自由英雄”称号,2015年在瑞士获得政治庇护。

在被问及受国际高度关注的前政治犯果洛久美和顿珠旺青先后逃离中国到西方国家,是否对境内其他尝试出逃的藏人前政治犯带来影响时,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回应说:“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在中国里面当有一点点自由的时候,他们利用这样的自由为西藏人民发声,然后他们坐了监狱或者被监控的时候,他们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这样一个动作,甚至连自己谋生都变得困难的时候,他们用逃出的方式来冲破了中共对他们的阻碍、控制或是监禁,所以他们的这种表现都是西藏人不屈不挠的这样一种精神。至于境内其他被放出来的藏人,因为你不管做或者不做,中国政府对藏人的控制、打压,连个借口都不需要,所以我根本不认为这会对其他藏人造成什么特别的影响。”

(特约记者:丹珍 责编:吴晶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