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三强案二审宣判 维持原判七年重刑

2019-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曹三强牧师(中),右为其母孙女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曹三强牧师(中),右为其母孙女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云南一家地方法院周四对中国牧师曹三强的上诉案作出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的七年徒刑。他的辩护律师之一告诉本台记者,当局把本案定性为危害出入境管理,并未提到他的宗教活动。

云南省普洱市中级法院周四对一审获刑7年的曹三强牧师上诉案作出二审宣判,决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家法院近期曾向他的代理律师发出通知,表示二审法庭将不开庭审理。

来自湖南的宣教士曹三强牧师从2013年开始在中缅边境从事慈善救济及兴教办学的事业。2017年3月,当他与一位同工从中缅边境返回云南时,出于旅行便利,使用了当地居民惯用的水路越境,被边防武警抓获。一年后,当地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判处被告人曹三强七年徒刑。

 

 

律师:罪名很牵强

曹三强的辩护律师之一李贵生代理了中国多起宗教自由案件。他周五向本台记者证实了二审维持原判的消息,但表示他还没有拿到判决书。

李贵生说,当地司法部门把这件事定性为危害出入境管理的刑事案件,与宗教没有关系。整套卷宗中既没有体现出曹三强是一位宗教人士,也没有提到当事人越境缅甸的动机。他补充说,为了提供有力辩护证据,他专门到访事发地了解情况。在他看来,当局对他认定的官方罪名都很牵强。

“我们此前到现场考察了两次,觉得‘偷越国境’这个说法很牵强,因为(中间)就是一条小河沟。当地人用这种方式出入境是很普遍的。”

官方只字不提宗教背景

云南普洱中院的二审刑事裁定书写道,2013年到2017年间,曹三强“动员、招募”他人前往一个位于云南孟连边境的村庄,并从那里偷渡到缅甸。记者注意到,这与他在中缅边境开展宣教和慈善活动的时间高度吻合。裁定书还提到了几位与曹三强一同偷渡到缅甸的人。网络信息显示,他们也都是基督徒。

李贵生与本案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杨晖一年前曾向云南普洱中院提交了二审庭前会议建议书。他们在文件中写道,案发地中缅边界地带有着上百公里的边界线,有边无防,每天都有不少人不走官方口岸越境。曹三强也没有从刑法意义上领导、策划、指挥他人偷越国境,不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

李贵生表示,他三个月前最后一次会见了曹三强,杨晖则在本月中旬见到了他。李贵生表示,值得欣慰的是,当地看守所并没有为难曹三强。

“曹三强的身体状况还可以吧,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虐待。看守所对他还是不错的,他的通信、会见都没有受到阻碍。因此,我觉得(云南)孟连县看守所虽然地处边陲,他们做的还是很文明的。”

2017年2月4日曹三强(后排右二)从美国回中国长沙过春节时与大学同学聚会。(对华援助协会)
2017年2月4日曹三强(后排右二)从美国回中国长沙过春节时与大学同学聚会。(对华援助协会)

从事宣教活动几十年

曹三强生于书香门第,20岁时邂逅基督教。当时一对美国基督教夫妇正在他的老家旅游,赠与了他人生的第一本圣经。随后在留学期间,他娶了一位美国妻子,并经常往返中国大陆展开家庭教会的工作。曹三强在华期间,创办了十多个圣经学习寄宿学校,培养贫困家庭的年轻基督徒成为家庭牧师。

现居美国的华人牧师郭宝胜表示,他十年前出席美国达拉斯的一场宗教会议时,组织者考虑到他们同是“敏感人物”,把他和曹三强安排到了同一个宾馆房间。在交流过程中,他进一步了解到曹三强在中国的宗教活动。

“当局实际上首先认定曹三强是一名来自美国的宣教士,然后他与中国的家庭教会有着密切联系,而且他又和一些海外人士也有比较紧密的互动。我觉得这些情况全都在当局的掌握之中,最后以这个借口作出重判。”

郭宝胜认为,当局对曹三强作出重判是对他此前在中国从事的各种宗教活动的一笔清算。他表示,法院裁定书之所以闭口不谈曹三强的宗教人士身份,是为了试图规避国际社会将此事上升为中国政府对宗教自由的打压,所以强加给他一个刑事罪名。

本台此前报道,曹三强曾经告诉他的律师,他不怕坐牢,并写信给他母亲说,看守所是他的灵修院和文学院。他每天拂晓都会做祷告,还会在闲暇时光读圣经、写诗。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