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跨性别就业平权第一案

2019-1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国首个跨性别平等就业权案开庭。(网络视频截图)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国首个跨性别平等就业权案开庭。(网络视频截图)

 

随着平权运动的兴起,中国性少数群体在职场受到的歧视问题也逐渐进入公众视野。近日,杭州一法院受理了中国首起跨性别平等就业权的案件。这是中国跨性别就业平权第一案。

多家媒体报道,这起案件的主人公小马是一名跨性别者。她于去年完成性别重置手术后,被公司以“多次迟到”为由辞退,也没有获得相应赔偿。

中国首起跨性别平等就业权案开审

小马认为,“迟到”的说法她不服,相信是自己改变了性别而受到公司歧视。随后,小马一纸状书,起诉公司侵犯了她的平等就业权。案件日前在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浦沿法庭开庭审理。

 

 

本台记者联系到了小马试图询问,但她以个人原因不愿接受采访。

了解情况的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别项目专员鹿苹告诉记者,案件还在审理当中。

“还没有宣判。小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是因为跨性别的身份被歧视,包括雇主对她说的歧视性的话语小马都保存下来了,预计她的案子可以走很远。”

中国新增平等就业规定

鹿苹特别提到,小马就是通过新的法律来进行维权。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国首个跨性别平等就业权案开庭。(网络视频截图)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国首个跨性别平等就业权案开庭。(网络视频截图)

“中国2018年新增了平等就业权的相关条例,小马用了其中不能基于性别为理由阻碍劳动者就业的规定作为出发点。”

针对相关条文,陕西律师常玮平向记者介绍说:“最高院去年年底出台了民事案由的增添规定,增加了两个二级案由,一个是平等就业权纠纷;一个是性骚扰侵权责任纠纷。平等就业就是针对民众基于一些包括国籍、性别、性倾向等无法改变的因素,无法得到公平的就业机会,但这些条件和工作职位本身要求的能力不相干。”

常玮平还补充说,最高法新增就业平等权案由的原因可能和反性骚扰的“米兔”(#MeToo)运动以及性少数的平权运动有关。

小马案有正面效应

跨性别群体长期处于传统中国社会的边缘,他们在职场遭遇不公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法律也成为他们抗衡歧视最有力的武器。

香港跨性别资源中心主席梁咏恩分析说,小马的个案无疑也为跨性别群体的职场待遇问题产生一定的正面影响。

“小马的事情可以使外界更加了解跨性别群体面临的困难。我们也希望通过诉讼改善公司雇主对跨性别群体的接纳度,让他们知道跨性别者也是有普通人所拥有的人权。”

无论从中国最高法院修订法律,还是有法院受理相关案件来看,中国在保护性少数群体的就业权利上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进步。

常玮平认为,虽然这样的形式上的变化值得认可,但任何一个法规的实施都无法脱离中国整体的法制状况和水准,法官的水平和理念都不可能短期内上一个台阶,很难判断法律的实施是否能遵循国内法和国际标准。

 

记者:韩洁 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