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教案二审开庭 辩护律师指法官错漏百出

2013-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辩护律师面对二审判法官错漏百出,感到无奈及困惑。(新浪微博)
图片:辩护律师面对二审判法官错漏百出,感到无奈及困惑。(新浪微博)

河南省平顶山市叶县法院星期四二审开庭,审理数月前被以邪教罪名判刑的七名家庭教会成员的上诉案。辩护律师指责主审法官处理此案有违规及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行为。辩护律师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案件主审法官处理此案错漏百出,例如;没有在法定时间送达被告人及律师开庭通知,每位被告只准两名家属旁听庭审,以及向律师发出的旁听通知竟是法院“传票”等。

今年4月1日,平顶山市叶县法院一审以“邪教”罪名,判处当地七名基督徒三至七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三名被告提出上诉,本周四上午十点在叶县法院开庭再审。

被告的13名律师指,法官违反相关法律,多次表达抗议,全天的庭审均无涉及案件本身。

其中一名被告的代理律师赵永林周五告诉记者,审判长很外行,有法律明文规定的,他说没有法律规定,这种情况当天出现多次。

“发现他确实不懂,一开始合议庭成员提前通知我们三个人,但昨天开庭不是同样的三个人,他说换了一个,但没有通知我们,开庭时也没有通知被告人。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应在开庭前三日通知被告人,所以我们当庭申请了审判长回避。我说你这样做就是违法。审判长说,你这个律师提的意见没有法律规定。刑诉法就摆在桌上,我就给他念,念完了,他也不说什么。给我们律师也应该送达(开庭)通知书,不能送传票,但是很多人都收到传票,这点小事情你都搞不明白,作为二审法院的法官,怎么让我们相信你有能力审理此案。”

另一位被告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对本台记者说,他先是收到法院的开庭传票。

“法院对我们律师居然送传票,律师的名字被写在被传唤人一栏,一开始收到的时候,确实把律师吓一跳,后来我们提出之后,他们又向我们发了开庭的通知,但是这个开庭通知距7月29号开庭,我们收到的时间已经晚了,我是26号收到的,他这个通知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七个被告人在开庭前是不知道的。”

在庭上,王辉和王红杰两位律师,要求审判长公布合议庭组成法官的信仰背景,如都是无神论者,建议更换一名有神论者加入合议庭。他们的理由是,因为无神论者天然的反对一切有神信仰。对于因信仰入罪的本案被告人,面对三个无神论者来审判,很难让人感觉公平,审判长不予采纳。

陈建刚说:“我们要求审判一个因为信仰而被追诉的案件,最起码应该公布法官,你有没有信仰,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是民主党派还是共产党,还是无党派人士,因为这涉及到是否能够公正审判的前提。”

在下午的庭审中,审判长表示,对于没能依法向辩护律师送达开庭通知的错误,是为了快捷、方便,希望辩护律师“能理解”。有律师明确表示,对于二审法院犯下如此低级错误,不能接受。但审判长继续“出错“。

赵永林律师说:“下午开庭时,被告人还没有提到法庭上,他就让审判员都自称是院长签的关于驳回律师申请审判长回避的请求,当时我们律师就提意见,被告人都不在场,这叫开庭吗,把被告人提上来以后再念,给他提示他不听。说完后征求意见,我们律师就说,你刚才念的不合法,我说既然是院长的决定,院长叫什么名字,他又不告诉,再有我结合其他问题又提了六个理由,我再次申请(审判长)回避,我就觉得你没有能力审理这个案件,昨天一天都是这种情况。”

周四在法庭外,聚集了数十名被告人的家属。

据总部在美国的基督徒维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网站消息,法庭内六十个座位只给家属14个,其他位子被警察和外人坐满。第一排15个座位只坐了十名警察,其余位置空着。另外的位置坐了三十多个法院安排的“听众”。

陈建刚律师说:“法院限制旁听者,当天60个座位仅仅让14个家属进去旁听,有大批的人在法院门外,但是法庭里面反而来了很多按照法院说法是‘社会公众人士,他们愿意听’,这些人是什么时候进去的,他们为什么能够进去,反而家属进不去。”

去年4月14日,叶县动员了上百警力,以“呼喊派”邪教名义,对任店镇大营村基督徒聚会场所的基督徒进行围捕,当场抓走52人,其后七名信徒被判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