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村考验广东的改革开放

广东陆丰市乌坎村村民因土地问题发起的抗争事件,在中国和国际社会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香港媒体评论表示,广东省当局如何处理有关的事件,将是对广东多年来改革开放的一个考验。有评论人士则认为,这一事件也是对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一大挑战。
2011-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乌坎村民的抗争事件,不但引起港台华文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欧美各大主要媒体的高度注意。对此香港明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广东当局如果处理不当,出现暴力血腥镇压场面,则广东省改革开放先锋的招牌将被砸成粉碎。

文章表示,乌坎村村民和当地基层政府就土地的争议已有两年多时间,村民多次寻正规途径上访不得要领,随后才引发集体上访抗争。在村民的愤怒和压力下,以中共乌坎村支书为首的村官全数逃离,而村民自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处理村务,并代表村民和当局交涉,显示出乌坎村民的有理有节,如果广东当局非要严厉镇压,其改革开放形象要付出巨大代价。

广东一位知情人士刘先生介绍说,乌坎村事件之所以久拖难决,本身即说明广东省高层对如何处理有分歧。

 “这件事情之所以能拖这么长时间,一定是在更高一层有分歧。最新的消息说广东省委谈话要妥善解决。就是那个原来的当了四十年的支书薛昌已经被双轨了,然后答应规划土地,还给赔偿。但是唯独卡在尸体归还的问题上,因为这个是属于武警、警察这条线上的。”

熟悉海陆丰情况的学者董先生介绍说,海陆丰在广东是一个独特的地方,其宗族观念强,行事凶悍,性格也比较倔强,在历史上一直是令当局头痛的地方。

 “天上有雷公,地上海陆丰。海陆丰它是斗狠比较出名,它在历史上受海盗打击,所以他们沿海的村民都会自保,宗族会请一些武术教练,这种乡风都是很厉害的。”

他认为,在目前全球瞩目的情况下,广东有关当局很难采取严厉的镇压手段,而乌坎村民也同样面临两难局面。

 “如果它强力镇压,有这么多国际媒体对它来讲真的是不得了,明年又是十八大,汪洋他也不敢这样去做。今晚是比较重要的,如果今晚它不去出击的话,那么后面妥协的可能性非常大。而且村民相对来讲,他有出路也就不敢把这个事情闹大。毕竟还是害怕中共。”

广东的刘先生分析说,乌坎事件如何善后处理,恐怕将关系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日后的政治前途,尤其在明年中共十八大的位置,汪洋目前面临很大挑战。

 “这件事情发生,外媒纷纷进驻广泛的报道,现在几乎全世界都这道这件事。所以汪洋借这个事件一举成名,下面主要就是看他要成好名还是恶名。”

不过董先生则认为,海陆丰以及潮汕地区农民因土地问题和官方有很多纠纷,如果乌坎村民抗争取得全面成功,无疑将鼓励当地村民效仿,当局担心广东从此永无宁日。

 “今年除了乌坎,汕头的难民村,还有龙头村、还有很多地方都早就开上上访。9月份的时候石碣镇专门跑到龙头镇去看他们是怎么抗争的。”

香港明报的文章透露说,广东省当局透过汕尾市委书记提出让步方案,即承诺不派军警进村,政府愿意赔偿村民征地损失,但拒绝交还村民代表薛锦波的尸体。文章呼吁广东省当局以大智慧和领导力,化干戈为玉帛,巩固广东的改革开放地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