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论坛两千》上演讲 评论中国模式

十二月十八号捷克前总统哈威尔去世,流亡美国的著名中国异议人士杨建利博士,上周受邀参加哈威尔创办的《论坛两千》,并且发表演讲,成为最后一位参加哈威尔举办的活动的中国人。
2011-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周一,流亡美国的著名异议人士杨建利博士,受邀到捷克参加了捷克前总统哈威尔创办的《论坛两千》活动。十八号传来哈威尔逝世的消息。杨建利先生成为最后一位参加过哈威尔举办活动的中国异议人士。这次《论坛两千》活动的中心题目是亚洲和中国的人权问题,因此杨建利先生在论坛上的演讲是这次会议重要的演讲。关于这个演讲,杨建利先生在记者对他的采访中做了详细介绍。他说:“我讲的内容呢,是以最近几年大家都在谈论一个题目,叫做中国模式,而且认为中国模式已经成为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经济危机的最主要的替代物。我到欧洲来,欧洲正弥漫在一个债务危机的气氛中。大家都觉得应该是由中国来帮忙,来救援。因为中国的经济很好,更加增强了人们的这种所谓中国模式的意识。所以,我就专门花时间来介绍了什么是中国模式。”

 
关于中国模式,杨建利先生分析说:“在六四屠杀后,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建立了两个中国结构,一个叫做中国有限公司,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一般老百姓的中国。这两个社会在中国存在分裂程度超过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而在我所知道的世界历史中,没见过如此分裂的两个社会的例子。最明显的是,贫富悬殊已经超过了任何国家,还有政治上的互相隔离,没有任何共同政治语言,政治生活,比如说像奥运会,上海世博,还有国庆,所谓的这种中国的主要的政治活动,政治生活,基本上把老百姓排除在外。北京是在半个城戒严的过程中,在进行着奥运会。上海世博也是同样。这两个社会已经分离到这样的程度,没有共同语言,互相仇视,中国的民运人士、人权人士实际上就是要把这两个中国最终地结合到一起。在什么原则上结合在一起呢?就是在普世价值上结合在一起。”
 
为此,杨建利先生具体描述了中国社会的结构,“我向与会者介绍了中国政府所使用的一切策略,包括所有的独裁者都使用的谎言和暴力。在这之外,它发展了一套维稳的系统,我把它比喻成一个鹰。头是一党专制,它是不可挑战的。身体是高速经济发展,只有用这个来证明它的统治的有效性和合法性。那两个翅膀呢,一个是腐败,因为它必须用腐败的办法来换取精英对它的效忠。另一个翅膀就是对于下层老百姓,用完全警察国家的方式来进行统治。两个爪子,一个就是打击异议人士,像刘晓波、陈光诚、艾未未等等这些异议人士。另外一个爪子是控制信息,控制人们的言论。”
 
最后,杨建利先生向与会者分析介绍了他对于中国时下公民运动的看法,“最后一部分,我向与会者介绍了中国现在公民运动空间在什么地方。同时,在会上我也向大家呼吁,关乎刘晓波的自由问题。因为就像昂山素季一样,她的释放和不释放是一种信号。迫使中国政府尽快地考虑释放刘晓波问题,也就是迫使它尽快地要破局。刘晓波的释放意味着中国政治改革的开始。同时,中国的局一旦破了,我们需要民间领袖,来完成当时的公民论坛所扮演的角色。刘晓波作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大家目前最接受的民间领袖。这样我们才可以在公民运动不断发展过程中,能够真正促进中国的民主变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