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会确定经济“内循环” 会前北京异议人士“被旅游”

2020-10-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确定经济“内循环”(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确定经济“内循环”(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本周一在北京召开,京西宾馆会场戒备森严,北京多位异议人士上周五被当局带走,强制他们出外旅游。据大陆学者分析,五中全会确定未来五年中国经济以“内循环”为主的发展方向。

“五中全会”本周一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当天早上,京西宾馆附近一带,流动岗哨明显增加,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在场徘徊,宾馆大门外停着特警车辆和警车。为加强保安,北京多位异议人士上周已被带离住所。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上周五对本台说:“我听说翟岩民、何德普,他们可能都去外地了。何德普去贵州,翟岩民可能会去河南,查建国老先生拒绝旅游,他腰、腿疼,可能会被带到近郊。李蔚可能在家里监视居住。”

 

 

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对本台说,他会被强制旅游:“因为要开‘五中全会’,北京的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带到外地去旅游。我也是,马上就要走了。所以现在不能接受采访了,非常抱歉,估计要到月底或下月初。”

 

图为,中国安保人员在京西宾馆入口处守卫。(美联社资料图片)
图为,中国安保人员在京西宾馆入口处守卫。(美联社资料图片)

中共政治局会议早前决定这次全会议程包括讨论拟提请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的文件,审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14个五年规划,以及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会议亦会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未来的经济工作。

内循环循环不起来 外循环被封闭

河北大学文史学者丁杰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解决当前经济问题是当务之急,当局提出的内循环经济将被确定为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模式:“内循环加外循环双循环体系,这种内循环循环不起来,外循环基本上被封闭,只能和亚非拉小国循环一下,还是撒币模式。内循环面临几大经济危机。说到未来远景目标就是国进民退,下一步必须确定所有制的体系,否则未来人心惶惶,没一个说法也都搞不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丁杰认为,相比过去五年,未来这五年是中共面临最大挑战和压力,规划目标最难符合当局预期的五年。因为中美关系将左右中国的发展速度。他说:“中美关系作为考量范畴,是可能讨论的,但是不会有什么决议,因为中美关系不是五中全会能解决的问题,基本上是在更小的圈子,在核心层解决的问题。”

中央党校前副校长李君如接受中新社专访时说,五中全会“意义非同寻常”。他说,“这个5年规划制定得好不好、执行得好不好、能不能如期甚至超额完成,关系到后面25年的现代化。这30年的第一个5年怎么走,就看今天。”

 

图为,靖西饭店附近的汽车站旁,保安人员待命。(路透社)
图为,靖西饭店附近的汽车站旁,保安人员待命。(路透社)

中全会为二十大人事变动作铺垫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历届五中全会都会研究制定经济规划,也会讨论人事变动,为两年后的全会作准备:“比如今年的‘五中全会’其实为中共二十大的中央委员,政治局人选作讨论,其实就要在这次五中全会要产生。他和十四五规划,中央和地方官僚的讨价还价,这种博弈关系是密切结合的。”

对于网络传出“五中全会”将讨论省部级官员的人事安排,吴强认为这些要到最后一刻才会见分晓:“当然有些名单要到‘二十大’上才会公布,但有一些需要在‘五中全会’之后发生变化的,包括公安部长的行政职务,也可能在‘五中全会’之后有新的一些变动。”

按照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五中全会”会议由中央政治局主持,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会上发表讲话,中央委员、候补委员约四百人参加,大会的主题是研究制定“十四五”规划。


记者:乔龙 责编 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