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16):死亡节奏VS腐败定律

2020-10-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苏被整肃的官员:楊卫泽、章俊元、姜人杰、毛小平、季建业、姜明、冯亚军、娄学全。(合成图片)
江苏被整肃的官员:楊卫泽、章俊元、姜人杰、毛小平、季建业、姜明、冯亚军、娄学全。(合成图片)

西元2015年1月4日下午。南京。中共南京市委书记楊卫泽正主持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突然一个电话传来,江苏省委要他即刻到場。会议中途休止,杨卫泽回到自己办公室,坐立不安。

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

三天前是新年元旦,杨卫泽刚为南京第三十三届长跑运动会打响法令枪,并在这个六朝古都金陵的明代城墙上,对媒体言及前南京青年奥运会的成功和习总书记的兩度南京考察,他看上去兴興致盎然,意犹未尽,再引毛泽东的诗詞《忆秦娥、娄山关》以自況:“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他的同僚们当时就知道,经年以来杨卫泽焦虑狂躁、寝食难安,如今他确是在著力“迈步从头越”。

十一年来,他在江苏各城四地为官,从省交通厅起步,后依次到苏州市、无锡市、南京市,每每官职升迁,步步魔咒随行:

九年前,其前继任、江苏交通厅长章俊元被双规两年半后(2006年7月),以受贿行贿罪获刑20年。

四年前(2011年7月),其前任、苏州市委搭档、市委书记姜人杰双规两年后以受贿罪送交司法机关起诉,再折腾五年判决,终以执行死刑尘埃落定。

三年前(2012年4月),其前任、无锡市搭档、无锡市委书记毛小平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

一年前(2013年10月),其现任职搭档,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一去无消息。

官官相护,一遇见双规就破阵成为官官相害,导致人人自危。腐败,于是成为所有官员捏在“习圣上”手中的把柄。安危与否,全看所在圈子的敌我亲疏。杨卫泽偏偏是习近平手下败将残敌周永康线上的人。

阴影成合围之势,包围圈日益缩小:

五个月前(2014年8月),南京市溧水区委书记姜明被双规,后(2015年11月受贿重婚罪)获刑9年。

四个月前(2014年9月),南京市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被双规,后(2017年2月)获刑四年。

这个月没过完,南京市  六合区委书记娄学全遭免职和警告处分(2014年6月)的第三个月(2014年9月),沒來得及获刑,先在家中上吊自杀身亡。

一个月前(2014年12月),双规一去无消息的杨卫泽的南京市委搭档,南京市长季建业,突然有消息了:戴受贿罪,送交司法机关提起公诉。(注:以上资讯分别见中国百度百科、澎湃、腾讯、财新等网站。)

尸横前后左右,逃遁无路,杨卫泽的周遭,却分分秒秒静静悄悄。

双规残忍之凶讯,不胫而走,遍传朝野,以至于官方如中纪委网站宁肯婆婆妈妈地繁文缛节,以“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或者更温柔些叫做“接受组织调查”(如针对杨卫泽案)的说法,绕开双规这两个字组合而生的血腥杀气。

但是中国官场无数杨卫泽们,早已寝食俱废,与斯大林时期的肖斯塔科维奇一生都在等待枪决一样,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等待抓捕。只是等待枪决的肖斯塔科维奇把纪念苏俄卫国英雄和暴政抵抗者的墓碑,藏在他的音乐里,而中国等待双规的杨卫泽们把他们的黑金铜臭、印有毛泽东头像的人民币,藏在床底下、沙发里、墙壁夹缝中或者外国银行。

为自救,杨卫泽曾以鸣冤叫屈的口吻公开发牢骚,叹说“为官不易”。文章发表不到一个月,新华社根据习总书记的回应发表署名文章,标题是《叹“当官不易”者不宜为官》, (注:杨卫泽曾发“为官不易”自救言论遭习近平批评/环球网)他撞到人家枪口上了!

还有一次,他在会上故作幽默,说他现在“每天都被抓进去”,意思是每天都有传闻说他被双规了。结果,会场全体无一人发笑,气氛骤然紧张。

为官不易之屈已遭圣上批驳,“从头越”没有起跳板!此刻在办公室,他意识到省委的传令凶多吉少。为镇静自己,他连续不断地吸烟。可是尼古丁只有镇静作用不是避难之方。他别无选择,十五分钟后,他起身奉令去了省委。

在那里,他的日子到头了——当他终于发现来者是中纪委的便衣时,突然奋力奔向窗口,试图跳楼自杀——已然晚了,那把达摩克利斯利之剑矢然落下。他被按倒在地,旋即强制进入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开始了求死不能,求活不能的双规。二十三个月之后,杨卫泽先生被判处十二年六个月有期徒刑。漫长的囚徒生涯开始了。

这是对杨卫泽从轻发落的结果。双规没顶霎那间他死抗未遂,遂转角一百八十度,全力配合审讯。根据权威报道:

第一他如实交代自己贪腐行为;第二他主动供出中共纪委便衣们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第三他积极退赃以致全部追缴。故得以“从轻处罚”。(注: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一审被判刑12年6个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杨卫泽是2015年中国官场首位被整肃的副省级官员,也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江苏解甲入狱的第三名省部级官员。

杨卫泽不会、也没有上诉——双规的目的是政治打击,被规者心知肚明。一审判决后的官员大都不上诉。以最高级官员组群为例,2003年至2014年,36名省部级双规而受审的官員,近七成未上诉。三成上訴官員的诉状悉数被驳回。(注:3成贪官上诉 均被驳回/搜狐财经

始而长期寝食难安、随时待捕而惶惶不可终日;继之以自杀抵抗拘捕或于绝望中忍受双规的灭绝人性;终以赃款清缴、囚中服刑告结。这是杨卫泽经历,这是您周围至少十八个人中就有一个的那些权贵的现状或未来。然而腐败——如我在前两集的调查——并未因此减少丝毫。强国打出清廉旗号、收买无量民心,制造出另一个不堪的中国。

“自杀是中国贪腐官员的理性选择”。据悉,这是中国国有报纸的描述,是中国国有报纸《长江商报》的经典描述。之所以贪腐官员自杀是理性选择,长江商报独具慧眼,分析说:从经济角度看,自杀虽然付出的是一条命,但“收益大于付出”,也许能够保住一部分贪腐的钱财,留给自己的家人。(注:英媒:“自杀是中国贪腐官员的理性选择”/BBC)这是这家地方官媒在报道杨卫泽自杀未遂事件时的结论。

这一结论震惊了西方世界,被大量转述和报道。直到那时,西方世界才从这一行字中咀嚼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双规”的特色,以及荒淫无度的中国权贵们生活的另一面:蹲在地狱大门口废寝忘食,随时准备传唤进去。

而对于北明非常识而言,这个描述透露出另一个信息同样耸人听闻,这就是大陆经济利益压倒一切,甚至高于生命本身的价值观。 “自杀是中国贪腐官员的理性选择”,这个立论和结论的依据是:自杀之后的“收益大于付出”。

——人死与不死的砝码,不是生命本身,而是其所影响或导致的金钱收支关系,这种关系不仅支配生,而且支配死,不仅是生命的意义,也是死亡的理由。这种价值,这种考量方式,被称为“理性”。

“理性”是人类生活的重要的支柱。

理性的含义在西方随着社会变迁而演变。无论怎样演变,没有离开思想意识和社会人伦。近代西方文艺复兴以来,为了与上帝至上相对峙和抗衡,理性的含义回归人的自我,强调人权,人本,人为中心,发展出“人择原理”,“人本主义”。东方文化中,抽象理性精神历来不发达,但是“实用理性”从未缺席,面对现实生活,强调仁爱、孝悌、长幼和家族血亲社会秩序。

无论近代西方的“人本理性”,或东方的“实用理性”,人本或人伦是中心。但是当代中国,所谓“理性”不僅与东方“人文主义”传统分道扬镳,与西方“人本主义”精神也是擦肩而过,却从马克思唯物论,发展出“功利主义”、“物质主义”和“利益主义”。这其间,人,已经被排挤出局,失却其先天之尊和后天之本。生为财,死为财,福祸倚财,性命由财。财富人之主,人为财之奴。贪腐官员畏罪逃罚自杀,权衡身后事,依然是财富分配和物质利益。迷财迷到丧失基本常识和智慧,无法意识到,正是唯财富是念这种价值和生活方式,导致最终失去一切包括失去财富。当一个人,一個阶层或一个族群,屈从于万般皆下品,唯利是图的价值时,终必沦落为除了金钱,一无所有的赤贫者。

回到腐败在中国雨后春笋,不可尽灭的话题:“我党”“我国”腐败官员不惜精神、文化、传统一穷两白三无知,唯钱是问,死都不怕,还怕双规吗?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反腐强国中强人们的生存状态。愿所有服刑官员在狱中能享有囚徒基本权利、免遭体罚酷刑和精神心里孽待,并能借助人生逆转之力,换个角度看权力——以暴力夺取谎言维系的你曾经的权力。一朝出狱,诚实地面对自己,像人一样好好生活。

习近平反腐:“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借打击腐败官员,清除异己。八年过去,如今朝野上下海内海外,对此早已形成共识,北明非常识不拟重复。下次这个节目如有机会,我可能直接进入习近平的人格、习性、思维方式、认知结构,以此解析他的治国理念和治国政策。

北明推特:https://twitter.com/BeiMingRFA
北明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BeiMing2013
【北明非常识】全部链接: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beimingfeichangshi
北明【华盛顿手记】全部音频: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huashengdunshouji
收看相关视频youtube,请翻墙搜索关键字:“北明非常识”、“华盛顿手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