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6日,中国武汉的一个公园里人们在休憩。(法新社)

专栏 | 不同的声音:0迷思

3月18日,封城近两个月的新冠病毒重击之下的苦难武汉,锣鼓喧天的庆贺“新增确诊病例为0、新增疑似病例为0、现有疑似病例为0”的三零“伟大胜利”。

专栏 | 不同的声音:武汉蒋彦永 哨音长鸣

作为二个多月史无前例的天灾人祸后武汉人送给抵埠习近平的见面礼,一篇关于武汉医生的被秒删的文章《发哨子的人》,在本周的中国网络上引发了一场反抗言论审查的群体性骚动。

专栏 | 不同的声音:探讨武汉新冠状病毒的“起火点”

鉴于中国当局迄今为止对武汉新冠状病毒死亡病例的个人背景资料,特别是死者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采取一级绝密保护措施,我们只能被迫以一种极为迂回曲折的方式,对武汉病毒的“起火点”,展开一场必须的,但显然是相当艰难的探索。

专栏 | 不同的声音:如何在封闭停摆中确保开放复工?

很多人对习近平轻浮且不靠谱的全面复工决定感到愤怒,开始把复工与反复工的官民心理拉锯战上升到复工与罢工的政治意义层面上展开讨论。节目的最后,一位自称“蒙面人”的油管个体户主持人发表了他对复工现象的解剖。

专栏 | 不同的声音:三位康复中的武汉疫区病人

【即使人们什么也不做,疫情迟早也会结束,因为病毒是会自然消亡的。到某个时间点,很多人体内都产生了抗体,或许他们根本没有出现病症就获得了免疫力,那时疫情就会消退。就像SARS的时候,6个月后就过去了…或许持续的时间会更短——德国吕贝克大学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希尔根菲尔德(Rolf Hilgenfeld)几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如是说】

专栏 | 不同的声音:2019-nCoV:一场相关病毒源头的跨国攻防战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肆意施虐,人们越来越急切地渴望得知:病毒的源头到底在哪儿!

不同的声音

“人对特定的音响产生情感变化,从而嵌入某种回忆,发出不同的声音。”

前苏联异议作家巴赫金认为:“单一的声音,什么也结束不了,什么也解决不了...把不同的声音结合在一起...汇成一种众声合唱...每个人都保持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声音...一种语言只有在另一种语言的映照下才能看清自己。各种声音都有机会自主地参与生命的体验,这个世界才是丰富多彩和可爱的。"

上自达官贵人,下迄贩夫走卒, 以至老妪孺子,《不同的声音》主持人成功与您一起构建回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