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研究的研究员石正丽(法新社)

专栏 | 不同的声音:言多必失之二:三个女人一台戏

本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位女科学家极为难得的共聚一堂,看似不经意却又显然是有点刻意的在同一时刻搭台唱戏,翩然步入海内外媒体的镁光灯下。

专栏 | 不同的声音:一盅盅窜了味儿的鸡汤,煎熬着病孱的心灵

本年度五四鸡汤:《后浪》。由青团委托逼站(bilibili)烹调,添加国家一级演员大料何冰三分钟快枪,不想连汤带水搅和起一地鸡毛,在一个已然永失言论表达空间的世纪荒蛮之地,骤然扬沸起一锅不小的“说话奇迹”。

专栏 | 不同的声音:居家隔离故事会(1):颜智华

2020年,病毒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全人类范围内的死亡和恐惧,同时又以其“不可或缺的世界级创造力”,奇迹般的为地球催产出席卷苍生的一腔温情——居家隔离。

专栏 | 不同的声音:听伤寒玛丽讲那中间宿主的事情

伤寒玛丽虽然是人类的一员,但却带有绝大多数人类不具备的对当时的不治之症的天然免疫力:伤寒杆菌的终生携带者,但至死都与这个一百年前的世纪瘟疫和平共处,和在二十余年的禁闭隔离中安然老去。

专栏 | 不同的声音:言多必失:从一年多前石正丽的一场“缉毒”演讲说开去

【石正丽和她的团队花了十三年时间,最终确定了SARS病毒起源于蝙蝠。“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中部还是西部,只要听说有蝙蝠的地方我们都会去,足迹遍布了我国28个省市,像大海捞针一样。这样一做就是十多年的时间。” ——《一席》YiXi】

专栏 | 不同的声音:方方谠

(财经十一人:为何《武汉日记》没有出中文版?方方:本来应该先在国内出版,之前也有十几家出版社向我提出。但是后来有人挑动公众对我叫骂,而且谁帮我说话就去围攻谁,从而导致国内没有一家出版社敢出。)

不同的声音

“人对特定的音响产生情感变化,从而嵌入某种回忆,发出不同的声音。”

前苏联异议作家巴赫金认为:“单一的声音,什么也结束不了,什么也解决不了...把不同的声音结合在一起...汇成一种众声合唱...每个人都保持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声音...一种语言只有在另一种语言的映照下才能看清自己。各种声音都有机会自主地参与生命的体验,这个世界才是丰富多彩和可爱的。"

上自达官贵人,下迄贩夫走卒, 以至老妪孺子,《不同的声音》主持人成功与您一起构建回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