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大国攻略:中国在东盟收割成果 美国不想锦上添花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刚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东盟峰会,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右)握手。(法新社)
美国刚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代表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东盟峰会,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右)握手。(法新社)

11月2日到4日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35届东盟高峰会(ASEAN Summit)和相关会议,除了东盟十国领袖参与之外,中国总理李克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韩国总统文在寅和印度总理莫迪都出席。但是美国只派刚上任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和商务部长罗斯出席。是2011年奥巴马加强与东盟接触以来,美方代表团层级最低的一次,去年特朗普还派了副总统彭斯出席。尽管奥布莱恩是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特使身份出席,在11月4日美国与东盟的峰会(U.S.-ASEAN Summit)上,有七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联合缺席。美国降低层级使东盟国家对于美国对亚洲的安全承诺出现怀疑,也给了中国发挥更大影响力的空间。

印度浦那的富来明大学社会科学系刘奇峰教授认为,美国是刻意降低东盟峰会重要性,因为上一次在东盟外长会议时,美中对于南海问题,有针峰相对的对话,这次若拉高层级,可能出现冲突。美方可能认为该说的话已经说了,美方也应该已经知道“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可能有突破,中国收割成果,美国不想锦上添花。
RCEP是东盟峰会的主秀,美方如果派出层级太高的代表,有为中国背书办喜事的感觉。因此这应是战略战术的考量,不派太高层级出席,并由商务部长出席,是将此次峰会定位在经贸方面的交流。特朗普邀请东盟国家明年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特别首脑会议,是因为特朗普希望保持他的主场优势。

刘奇峰说,中国和东盟的交流交往历时已久,中国涉入东盟事务比美国既深且广,影响更大。尤其“一带一路”计划上,东盟和东南亚是被设定为核心的战略区域,很多互联互通的计划都在东盟进行,例如昆明到曼谷的昆曼公路,中泰铁路,印尼的高铁计划等,很多“一带一路”的重点和旗舰型计划,都在东盟国家进行。美国无法像中国着力这么深,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改变了奥巴马时代透过多边和国际机制进行外交的方式,特朗普现在采取的方式是单边的,把焦点放在安全议题,而非透过经贸架构建构安全议题,东盟峰会因此就没那么重要了。

印度若加入RCEP 会变成各国的终端市场


印度总理莫迪(左)在东盟峰会后宣布不参加RCEP。(法新社)
印度总理莫迪(左)在东盟峰会后宣布不参加RCEP。(法新社)

对于此次东盟峰会备受关注的重点RCEP,印度总理莫迪在东盟峰会后宣布不参加,刘奇峰分析,印度如果加入RCEP,经济损失可能增大,因为印度和东盟已签了贸易协定,也跟包括东盟十加六在内的日韩签了CEPA,但是经过这几年下来,印度发现签定这些贸易协定之后,他的赤字变多,在减让关税后没有得到好处,反而变成其他国家倾销商品的市场。

他说,若印度加入RCEP,不管在钢铁,铝,和电脑相关的印度主要工业商品的输出上,都会受很大打击。如果没有关税保护,就没有招架之力。印度市场将会充斥东南亚和中日韩的产品。总而言之,印度若加入RCEP,会变成其他15国的终端市场。

刘奇峰说,如果明年十五国顺利签署RCEP,对中国来说将是外交重大胜利。中国主导RCEP的态势非常明显,不管在经济或外交上,中国都借由这个峰会展现了它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力。  

刘奇峰认为,印度放弃加入RCEP,其实对印美关系更好。印度在印太战略中的角色,对美国来说会更为重要。美国会更为仰赖印度介入东亚和南亚事务。在经贸方面,印度其实对印美FTA比较有兴趣,因为印度对美出口有顺差优势,美国又有印度需要的技术。这点和RCEP不同。在RCEP里面,印度会变成各国的终极市场,印度也没办法从东南亚各国获取技术或超越目前层级的投资。

美中博弈战场 延伸到东盟峰会


第35届东盟高峰会(ASEAN Summit)聚焦RCEP和南海议题。 (法新社)
第35届东盟高峰会(ASEAN Summit)聚焦RCEP和南海议题。 (法新社)

这次东盟峰会,RCEP和南海议题是两大焦点。奥布莱恩在峰会上重申美国对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承诺,并批评中国在南海以威吓方式阻止东协国家开发离岸海洋资源,他说中国对南海的主权声索早已被常设仲裁法院(PCA)驳回,但北京以恐吓手段,试图阻止东盟国家开发海上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说,奥布莱恩援引的仲裁案指出, 南沙所有岛礁都不能主张专属经济海域。奥布莱恩提到的海域是越南的万安滩,奥布来恩是为越南讲话,越南的万安滩在中国画定的九段线内,中国采取军事武力的方式去越南探测,引起东南亚不满和紧张。

他说,这几个月来中国去干扰越南渔民捕鱼,甚至撞沉渔船,并且在万安滩干扰越南及包含俄罗斯、印度、西班牙、日本这些国家的海域的探勘作业,致越南权益受损,中国透过在南沙填海造陆来强化他在海域进行控制和骚扰的后勤补给。此外,中国也在西沙和万安滩干扰越南和其他国家依合同而建构的油气开发活动,这是未来中国和东盟国家进行南海行为准则谈判的隐忧。

他说,南海问题目前看起来没有像2012年黄岩岛事件那么紧张,但是美国至今并没有拿出一个能打击或遏制中国的具体作法,中国在完成南海行为准则谈判之后,未来会不会采取武力方式驱逐其他的国家海域探勘作业,不得而知。美国借着主张协助东盟国家,并不代表未来能解决问题。

撰稿人 陈美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