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长旺出示医疗报告单。(范长旺提供)

越战老兵维护集体财产被殴打受伤 政府姑息当地黑势力

因为维护集体财产,河南唐河县滨河办事处谢庄村原居民组长范长旺被当地黑势力殴打受伤,当地公安和政府时候采取姑息的态度,至今打人者没有得到严肃处理,村里集体财产没有收回。

斐讯金融平台爆雷投资人欲哭无泪 质疑政府参与其中且监管不力(上下)

斐讯联璧金融平台的受害者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栏目发来邮件,披露他们投资的斐讯联璧金融平台被发现爆雷资金无法提现的情况,认为是一桩金融诈骗案。

维权律师呼吁修宪身陷囹圄

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公开发表言论,呼吁修改宪法,不久被以“妨碍公务罪”被抓,之后又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的罪”被起诉。目前关押在江苏徐州的看书所,等待开庭。

政府启动工程截断道路 致重大车祸家属上访未果

贵州六盘水市水城县的车祸罹难者家属最近披露了他们的亲属因为政府修工程导致车祸发生,事后政府信誓旦旦承诺负责,但数年过去了,至今没有解决赔偿问题。

土地被两次强征 村民生计堪忧

日前,湖北随州柳树淌社区五组20多亩土地被推土机碾压,来了100多人。据说土地是用来建学校。由于前几次暴力征地,最后不了了之,村民放弃抵抗,但是他们不服气。

资深记者持续揭发腐败和环境污染 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名监视居住

今年六月底,居住在江苏省兴化市的前资深记者徐祥被当地公安带走,期间没有出具适当的法律手续,也没有向家属详细说明情况。徐祥妻子管红霞对记者介绍了6月26日徐祥被带走的经过。她介绍说,警方当时穿便衣,伪装成加油的到徐祥开的加油站加油,之后强行抓捕徐祥。

医疗事故导致少女成残疾 上访投诉成维稳对象

一个充满梦想的少女做了手术,从此人生发生悲剧性转折。她拖着残疾的腿,走上漫漫上访路。

河北威县五里台村离奇纵火案(下)

举报人车和房子被纵火焚烧,尽管证据确凿,公安拒绝结案。2018年三月十四日,河北威县五里台村发生离奇纵火案,村中热心给村民红白喜事当厨师的赵玉山家被人纵火焚烧,一辆价值28万的汽车被焚毁。房子也被部分点燃,他们一家人也受到惊吓。赵玉山儿子赵国军介绍说,纵火者是受人操纵的。

河北威县五里台村离奇纵火案(上)

举报人车和房子被纵火焚烧,尽管证据确凿,公安拒绝结案。河北威县五里台村的村民赵国军最近给记者发来邮件和大量照片,披露他家的房子和车被人纵火焚烧,虽然证据确凿,但公安拒绝破案。

儿子因缉毒死亡 母亲上访多年未果

陕西铜川印台区的岳俊英因为儿子2008年参与缉毒之后受伤死亡,上访要求缉拿凶手并抚恤家属,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镇保”虽转“城保”失地农民依然吃不饱 -----上海46万“镇保”农民调查(上、下)

今年入春以来,原上海郊县享受“镇保”待遇的失地农民代表多次集体到上海社会保障局上访,要求享受同等待遇的社会保障。这是他们第四十多次上访,但是,他们的上访一如既往地遭到官方的冷遇。

内蒙扎兰屯市洼堤乡蒙汉村民联合举报土地被侵吞

2018年6月4日,内蒙古扎兰屯洼堤乡德格吉勒呼村来呼和浩特上访的三位村民到内蒙古纪委递交举报信,反映他们土地被官商勾结侵吞的情况。但纪委接待员以合同纠纷为由拒绝接受。村民感到很沮丧。

多年案件久拖不决 四川访民上访抗议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令李发文上访呢? 据调查,昨天到市信访局上访李发文有自己的诉求。李发文是重庆市“江北丝绸有限公司”原股东,股权被非法侵占,股权涉及到土地、厂房、固定资产、机器设备等,有一百三十一名股东被侵权,涉及金额达1点28亿元。

南通维权人士单利华遭城管粗暴对待(上、下)

维权人士遭城管以执法为由粗暴对待,愤而向官方提出抗议。

上海耄耋老人失去家园 举牌上街抗议

耄耋老人失去家园,上访无果,走上街头抗议。2018年4月17日,上海维权人士丁菊英上街举牌呼吁:“结束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

调查报道

通过采访当事人,剖析复杂新闻事件的背景,报道形形色色长期悬而未决的上访个案和新闻事件,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展示中国官方媒体所无法全部披露的事实。白帆主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