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从小学生缪可馨的悲剧 看“正能量”对思想的谋杀

2020-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今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

这名女孩的家人对媒体披露,缪可馨在坠楼前刚上完作文课,她的一篇读后感被她的袁姓语文老师打了要“传递正能量”的批语。后来,缪可馨的家人在微博上发布了相关线索图片,其中就包括这篇作文。

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的作文课,袁老师的命题是:“《三打白骨精》读后感”。缪可馨在作文中分析了唐僧、孙悟空、白骨精的角色,然后她总结性地写道:“不要被表面的样子,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在如今的社会里,有人表面看着善良,可内心却是阴暗的。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是,这篇文章被老师打上大大的红叉,认为这样写太“负能量”,要求“传递正能量”。而即便摘自《西游记》原文中的描写,也被老师圈出要删除。这篇作文删了改,改了删,仍然没有过关,直到孩子坠楼。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的报道说,这位袁老师事后曾为自己辩解说,她当时在课堂上说话语气平和,没有批评打骂。她第二次批阅缪可馨作文时建议:“可以围绕孙悟空打白骨精时,一次不成又打一次,再打一次,像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等方面,去谈谈感受。”

据网友在微博里披露,在家长群里,有家长发起投票说“袁老师没有错,你们点个赞”。家长们并不在现场,怎么会知道事情真相、知道谁对谁错呢?他们依据什么点赞,而点赞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现实是:家长们一排一排的点赞接龙。

直到后来,终于有家长小心翼翼地提出一点不同意见:“这时候点赞会不会对缪可馨家人增加伤害?我现在只想对缪可馨家人说节哀顺变。这个时候我作为家长选择沉默,不想给任何一方再增加伤害,希望大家理解。”

这一悲剧更引发了网民热议,有网友在微博发文:这个老师是不是觉得缪可馨作文里说的就是她呢?如果说,“传递正能量”戕害了缪可馨的灵魂,进而夺走了她的生命,那么,家长们齐刷刷为老师“点赞”,则是一群无灵魂僵尸以“正能量”为名在宣示着力量。

什么是正能量?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这名女孩的家人对媒体披露,缪可馨在坠楼前刚上完作文课,她的一篇读后感被她的袁姓语文老师打了要“传递正能量”的批语。(微信图片)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这名女孩的家人对媒体披露,缪可馨在坠楼前刚上完作文课,她的一篇读后感被她的袁姓语文老师打了要“传递正能量”的批语。(微信图片)

更让缪可馨的爸爸妈妈大惑不解的是:到底什么是正能量?

中国深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观察人士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

“正能量这个词是深圳有个叫宋三木的教授最早说的。这个人行径恶劣,奸污了很多他的女下属和学生。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正能量和负能量没有好坏,而是要一正一负。所以这个说法有很大的问题。”

尽管关于谁是正能量的始作俑者有很多种说法,但许多人是因为宋山木而熟悉这个词的。宋山木、那个曾经连续六年出现在中国春晚观众席并被央视给予特写的大胡子吊带男,据悉是山木培训创始人、山木教育集团总裁。2010年12月,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宋山木犯强奸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当时该案流传最广的细节是:宋山木在奸污女学员的时候,常说这样一句话:“你现在身体里面充满了负能量,我给你注入一点正能量。”

美化是正能量 写实是负能量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没有想到,一名强奸犯企图蒙骗受害人的流氓话语,很快变成了中共洗脑关键词。在中国,听话是正能量,质疑是负能量;美化是正能量,写实是负能量;举手是正能量,否决是负能量;看电视是正能量,上推特是负能量;雷锋日记是正能量,方方日记是负能量。

深圳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观察人士表示,说到所谓负能量,其实,在许多文学巨匠的作品中,批判性的居多:

“比如鲁迅大多数文章都是批判性的,而过往如杜甫,大多数作品也是反映社会残酷的事实。比如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以我们如果只强调某一方面又否定另一方面,这显然是不正确的。我记得我小时候写作文,那是文革后期,首先必须是写目前形势一片大好。现在看来非常虚伪,不是真正在写作文和思考问题。”

这位人士还表示,孩子跳楼自杀,说明我们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出了问题,我们给孩子施加的心理压力可能太大了:

“因为我们很多家庭可能都希望孩子在学校受表扬,记得以前我的女儿上学时得的奖状并不多、也经常被批评,所以有时我去参加家长会时都觉得脸上无光。有人在成长过程中心理承受能力强,有些人弱一点,因此我们应该更多地尊重孩子,而不是否定孩子。”

这位先生认为,如果一个孩子从学校老师那里得到的都是否定的意见,就很容易对孩子心理造成打击,加上孩子本身就不成熟,也许就会选择极端。所以整体上来说,是我们整个舆论环境和意识形态出了大问题。

正能量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2020年6月4日,两节作文课之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的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冲出四楼教室,翻越栏杆后坠楼身亡,年仅十岁。(微信图片)

美国耶鲁大学退休中文讲师康正果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这位袁老师,几乎就是个杀人犯,他接着说:

“自从正能量这个词出来以后,我就感到非常恶心,这是这些年在网上用的最滥一个词。正能量本来是个物理上的词汇,并不带有任何褒贬的含义。但自从习近平爱用正能量以来,都跟着一窝蜂用这个词。所以正能量这个词害人不浅,很多五毛都在用。这个老师用正能量来压学生,就如同犯罪。”

康正果先生说,更可笑的是,这位语文老师竟然和毛泽东唱反调:

“毛泽东看了三打白骨精以后,写下七律·和郭沫若同志,批评了郭沫若,那就是:‘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康正果老师说,毛泽东这首词,也没有被公开批判,而这个袁老师又是一个追求正能量的人,在她的眼中毛泽东的话肯定是正能量的。那这个孩子为什么写的和毛泽东的语气一模一样,就变成了负能量?

“问题是习近平就是一个白骨精。习近平隐瞒疫情,一意孤行,他的所作所为在大量中国人眼里,就是一个白骨精,正需要一个金箍棒出来,把他打得原形毕露。所以说,这个老师是非常矛盾的,她既捍卫抽象的正能量,又对学生所写的事实进行抨击,这个老师有点过敏了。在目前中国,从著名的教授许章润到作家方方,还有普通的网民,都把习近平当白骨精一样看待。所以,中国所谓正能量的敏感氛围就把这个学生害了,我们再也不应该用正能量这个词了。”

中共的正能量其实就是他们的既得利益

天津工人王忠祥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中共所谓的正能量,其实就是他们的既得利益:

“他所说的正能量完全是围绕着他的利益,只要你让他能顺利地去实现他的目的,他就认为是正能量。你要是让他的利益受损,不管这个利益是公还是私,他就给你定义为一个负能量。这就像我们在网上发帖,抨击那些违法乱纪的人,官方就认为你这是负能量、你在威胁稳定。”

钟美美案是“正能量杀人”又一案例

化名乌拉旮旯·钟美美的东北初中生在社媒平台发布模仿老师言行的视频片段(视频截图)
化名乌拉旮旯·钟美美的东北初中生在社媒平台发布模仿老师言行的视频片段(视频截图)

王忠祥先生接着谈到,前一段的钟美美案,是又一例“正能量杀人”的案例。不久前,初中生钟美美因为在视频上模仿老师惟妙惟肖而大火,被称为“影帝”,但随后,却又删除了那些模仿讽刺老师的视频。一个原因是,中间有相关负责人约谈了钟美美及其家长,希望他创作更多“正能量”作品。原来老师发脾气不是负能量,模仿老师发脾气才是负能量。王忠祥先生说:

“实际上,无论从孩子的表现还有内容,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积极的,对于纠正教师的风气,也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你如果不让这个孩子来表现,那个老师的形象就好了吗?素质就提高了吗?你把孩子的行为给压制了,让孩子们不敢再去表现这种丑陋现象,同时你自己又不提高、不改进,还是涛声依旧,继续那种很不文明很低俗的没有素质的表现,那不就是一件坏事了吗?”

王忠祥先生说,孩子的表现不是坏事,但是你要打压这种揭露和讽刺,打压这种自由的批评,然后老师的缺点错误又不加以改正,那才对社会真正有害。

中共宣传正能量就是不让社会有一面明亮的镜子

深圳那位先生有同感,他说:

“钟美美学班主任老师惟妙惟肖,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他讲的是真的为什么不可以说呢?难道我们每个人都经不起照镜子?古人说,每天要对着镜子照三次以正衣冠。我们现在就是习惯了只能接受表扬,不能接受批评,哪怕是以一种幽默的艺术形式来批评都不行。这是我们整个教育出了问题,不鼓励创新、不允许批评。”

康正果老师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俄罗斯著名讽刺作家果戈里有一篇作品叫《死魂灵》:

“果戈里因为写过一些讽刺沙皇和官僚的作品,所以受到攻击和批评。他有一句名言是:脸歪莫嫌镜子丑。也就是说,你自己长得很丑恶,照了镜子还嫌镜子把你照丑了。”

康正果老师说,钟美美确实是非常明洁和准确的一面镜子,他把老师的丑态百出模仿得惟妙惟肖,使得这个老师看了以后,恼羞成怒。他接着说:

“在我们这个社会,大从方方的武汉日记,小到这样一个小学生,都有着他们自己明亮的眼睛、良知和杰出的表达能力,能够把这些丑恶的现象反映出来,就引起了伪正能量的反感,以至于钟美美这个学生网红了一阵,就被下架了。说明这个社会还是不允许明亮的镜子存在,而且纵容这些丑态百出的人,到处去表演,还自以为得计,习近平也是这样的人。”

中国人不是没有是非观  而是“被没有”了

中国媒体披露,给缪可馨批作文的是该校五年级5班的语文老师袁灯美。让人悲哀的是,悲剧发生后,同班家长们居然纷纷为这位语文老师点赞。在家长群里,有家长发起投票说“袁老师没有错,你们点个赞”。

随着事件的发展,有语文老师以前的学生举报,这位袁姓语文老师不但违规私办校外辅导班,长期打压不参加辅导班的学生,还惯常当众侮辱抽打学生,据说缪可馨就是因为没有参加这位袁老师补习班而遭到老师报复的学生之一,而正是这样的教师却常年被评为学校的先进教师。

中国深圳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观察人士对此评论说:

“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从家长教育到学校都出了问题,家长群里如果有批评学校和批评老师的,那么很快就会受到围攻。我觉得很多家长在这个环境下是没有是非观的,也没有对生命的起码的怜悯。”

天津工人王忠祥说,他虽然没有条件像记者一样去深入挖掘,但他相信传来的信息应该是一个事实,那就是学生家长们为了拍老师马屁只能顺着老师说:

“我听说是那个家长群给老师点赞, 并不是整个社会舆论给老师点赞,社会舆论对老师是一面倒的斥责和谴责,对老师的做法非常不满。还有人披露,这个老师过去在学校就有这种恶劣作风,让学生很不高兴。有个这位老师教过的学生就提到,这个老师以前有辱骂学生和侮辱学生人格的言行。”

王忠祥先生还表示,尽管政府三令五申不允许教师在学校之外,给学生搞有偿补课,但现在仍然是明里暗里在搞。他说,现在中国很多的监督制约都不严格,就导致现在这种事情存在着,但是大家都视而不见,因为说了就是负能量。这大多数由此沉默,造成了很多社会的不良现象,甚至悲剧的产生。

正如一位网友指出,武汉作家方方发表封城日记以来,中国互联网上就出现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正负能量激辩,方方的写实被左棍群众视为传播负能量,所有对权力的监督、抨击和质疑,都被扣上一顶传播负能量的帽子。经历过毛泽东极权暴政统治全过程的方方,当然有足够的免疫力做到我自巍然不动。但对于涉世不深,从未经历过极权腥风血雨的少年儿童,被扣上传播负能量的帽子,后果就很可能会失控。

另一位网友沉重地写道:“如果缪可馨还活着,我会告诉她说:“请不要把‘传递正能量’这样的批评放在心上,即便它来自你的语文老师。那种‘正能量’是三聚氰胺,是地沟油,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有那样的‘正能量’。”可是,她已经走了。我支持缪可馨爸妈的声张,孩子不可能回来了,但是,公道要回来。即便,这看起来比死而复生更加遥不可及。”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TWITTER)地址是:HANQING8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