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70年国庆广场阅兵 天安门母亲群体发声

2019-10-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2019年10月1日,中共国庆70周年庆典,中共中央本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等与前两届常委江泽民、曾庆红、胡锦涛等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阅兵。(法新社)

今年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当天,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70年以来最大的国庆阅兵式。在阅兵式上,有20架直升机组成“70”字样,率先从天安门广场上空飞过。随后,一万五千名踏着正步的士兵以及一系列新型洲际导弹、超音速侦察无人机和新一代坦克等重型武器也相继而过:

一样的广场,不一样的场景。30年前的八九六四,也是在天安门广场,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进行武力清场,向手无寸铁的示威学生和市民开枪。长达50多天的学生运动最后被中国政府血腥屠杀而镇压下去。

30年后的今天,凶手未得惩处,逝者无法安息,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六四遇难者家属30年来也依然在不屈抗争。他们头发变白了,年纪也越来越大,迄今为止,已经有55位难属离世。但是,今年十一前夕,一些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却被当局管控,而中共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盛大阅兵式,让天安门母亲们再次联想到30年前的六四惨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庆祝中国国庆70周年的阅兵式上。(美联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在庆祝中国国庆70周年的阅兵式上。(美联社)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对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尤维洁女士和张先玲女士进行了专访。

30年前,尤维洁女士失去了她的丈夫,她有一年多的时间,没办法从痛苦中走出来。她说,我们当时非常关心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她的丈夫就决定去看一看学生的情况。丈夫是半夜一点多骑自行车去广场的,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尤维洁女士在家附近听到一阵枪声,到早晨6点多有一个送信的小伙子找到她,说她丈夫在同仁医院,被子弹打在膀胱上,骨盆粉碎性骨折,两天后在医院去世。从1995年开始,尤维洁女士就一直参与六四难属的签名活动,向国家提出要求平反六四冤案的诉求。

尤维洁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说出来我心里都不快,六四时对我们上岗是因为六四事件,我们属于遇难者亲属。作为国庆,我本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为什么十一也对我们上岗?政府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 我是平民百姓,但政府却没有把我们当一个正常的公民对待,是不是把我们当敌人看待呢?我是不是被当成不安定的因素或者一分子呢?”

尤维洁女士说,从政府层面上,国庆70周年,国家却用监视的方式对待国家伤害过的人:

“我很想问问政府,你这种举动该作何解释?我本身是受到伤害的,在十一前后这个时间段里,国家不把我们当公民看。虽然上岗的人没有干扰我的生活,但我看到楼下监视的人在那里坐着很不舒服。这个楼里只有我是六四难属,我楼里还有人问监视的人说,你们24小时坐在这儿有人给你们工资吗?我的邻居也觉得很奇怪,这个楼里出现了什么状况,会有人坐在那里?国家用这种方式监视我,是对我的不尊重。”

尤维洁女士说,因为六四惨案纪念日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大家都在各自生活做自己的事。丁子霖老师在9月20号左右给她发了个短信,说在十一前夕会被上岗: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要因为“向钱看”无视中国的人权状况。(尤维洁独家提供)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要因为“向钱看”无视中国的人权状况。(尤维洁独家提供)

“我告诉她,我也发现不认识的人24小时坐在我的楼下。十一前夕我给张先玲老师发了个微信,问她那里的情况,她说她那里没有人监视,但有很多监视的设备。一家媒体本来想打电话给张老师,但是联系不上。张老师说,虽然没有看见人,但楼里的监控很多,也许监控代替了人工。”

由此,我们也许可以想象到十一前夕北京的整体气氛,尤维洁女士说,虽然她生活上基本没受什么影响,但她不应当受到上岗这种带引号的礼遇。这当然会让尤维洁女士联想到六四,她说:

“因为八九六四当年也是发生在天安门广场,70年国庆大典提到的全是政府的功绩,对六四这么大的惨案,至今政府只字未提,还用这种方式来对待我们。军队不是用来屠杀自己国民的,政府却在和平时期来做这件事情。而且,至今政府还振振有词,一会儿说六四是反革命暴乱,一会儿说是政治风波,不倾听国民的意见。这种伤害国民的事情,政府为什么不道歉?”

尤维洁女士说,六四难属只是在寻求法律上的正义和公正,仅此而已,但是这么多年天安门母亲群体受了这么多的伤害,现在还采取上岗监视的措施:

“我其实应该很爱自己的国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国家的执政者,敢于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或者罪行,政府应该把这个事情放到桌面上,对我们和全体国人说清楚,还有文革和反右等等,政府都没有很好反思,反而在70年大庆在我楼下上岗值班,对此我内心无法接受和理解。”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的儿子王楠,六四期间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摄影时遇难,她说,儿子遇难时19岁,当时她52岁,现在张先玲女士已经82岁了。她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不像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和尤维洁, 她在今年十一前后一直都没有被监视:

“但一个特殊的情况是我的手机现在打不进来,即使打进来也被断掉,我也接不了。有时响两下,我接起来就没有了,然后显示说是境外来电,说要谨慎接听。不过天安门母亲里面,丁子霖和尤维洁两位是被上岗的。我们也不想去猜,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犯法,我们不怕他们,只是他们怕我们而已。在这种没有人权的国家里,说什么也没有用,你爱看着就看着吧。”

70年大庆,中共在赞美政绩上做足了功夫,据媒体报道,在阅兵式上有价值高达几千亿美元的军事装备经过天安门广场,但是,政府对六四惨案却只字不提。张先玲女士说,其实有四个字就可以解释中共的心态:

“他们这叫做贼心虚,政府为什么吹自己做了这么多的好事?我们没看见,我也不关心、不想看。我今年80多岁,1949年解放那一年我12岁,我也懂事了,我当时上初中二年级,一切的好坏,我都看见了、也经历了,我也从糊涂走向了清醒。前几天我给一个朋友发过微信,我说我1949年的时候还是一个纯真的少女,被洗脑洗得很干净,觉得我虽然出身不好,但是前途一片光明;1959年我感到有些困惑,但是我想可能是我思想没有改造好,不能适应困难,只要咬牙挺过去就好了,前途还是光明的;到1969年时我说我糊涂了,我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太奇怪了,我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1979年时我说我终于看到一点希望,我认为我们的国家在一些开明领导人的领导之下,我们会越来越好;到1989年,我终于明白了,如果一个社会不是公民社会,如果老百姓不是公民,中国不会好。从此,我就要当一个公民, 站起来说话。”


“六四”后第29个“清明”:难属张先玲祭爱子(张先玲提供)
“六四”后第29个“清明”:难属张先玲祭爱子(张先玲提供)

张先玲女士说,70年了,中共这个执政党也不是一件好事没做过,但这个执政党的根本理念是错误的:

“因为在70年里,你是把这个社会推向进步的路上往前走呢、还是推向错误的方向?一个几千年的封建古国,要改造成一个民主法治文明的国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70年不算短也不算长,国家要总结一下,你哪些做法是把国家推向兴旺发达文明进步,那些事做错了、犯了罪,都应该写出来,这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执政党。70岁作为一个人来说应该已经很成熟了,作为一个国家来说也应该是成熟的,无论如何要总结一下,不能总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这样只能惹人家看不起你。”

张先玲女士说,70年大庆政府花了很多的时间、财力、人力和物力,而且十一那天是万人空巷:

“因为人都被撵跑了,而且还公然出通知说,能看到长安街的地方人都要离开,要不就派人到你家监视你,窗户不能开、窗帘要拉上。所以街上没什么人,可以说是万人空巷,公共汽车站也没什么人,就跟当年非典泛滥的时候差不多。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是人造非典。”

据本台报道,十一那一天,北京大片地区被戒严,没有收到官方邀请的普通百姓更无法现场观礼。对大多数中国普通民众来说,观看建国70周年大阅兵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电视或手机。法新社的消息说,军事博物馆附近的公安人员,甚至拒绝让手举国旗的儿童和老年妇女进入天安门广场,当局还阻止人群接近阅兵列队要经过的长安街。

还有法国媒体报道说,10月1日中国掀起爱国潮,狂赞阅兵强大,但四川一名男子却在聊天时,因为发表了阅兵“有啥看的”等言论,隔天就被警察传唤到案,并且判处行政拘留7日。

张先玲女士说,这样的欢庆,很难说是一个欢字:

“欢庆应该是让大家很高兴的事,何必那么戒备森严呢?谁家办喜事还请一帮保镖、在外面排着,不准客人接近或不准家里人走动,有这样的吗?所以欢庆这个欢字,我就不知道应该怎么理解。”

张先玲女士说,她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就会比较明白。她说,再大的阅兵也好、礼花也好、人群欢呼也好,后面的真相是什么?她接着说:

“今年很多人都在说这是劳民伤财、自娱自乐,搞得底下有那么多人在表演、领导人在上面站着看,站不住就来两个人扶着也要站在那儿看,这不是自娱自乐吗?至于底下的老百姓,有多少人从心里欢庆?但有一点你可以看到,我们国家大部分老百姓虽然在封闭的情况下生活,也还是有觉悟的。我在50周年大庆时,曾经给电视台打电话提过意见,就是不能说祖国母亲50华诞,我们祖国母亲至少已经几千年了吧,怎么才50华诞呢?当时电视台总编室的人接电话,同意我的意见,说要转告领导,但后来就没有音讯了。那时候我说这个话,有些人还觉得有些奇怪。而今年政府出面澄清这个事儿,说因为祖国母亲几千年了,可以说新中国70华诞。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这是社会大众的进步促使了官方的进步。”

但是20年过去了,现在官方才出面澄清这个事情,张先玲女士认为,政府觉悟得也太晚点了。她接着说:

“我总觉得一个人、一个党和一个国家,不要总是自吹自擂。政府不是提倡实事求是吗?有时你承认了你的错和你的罪行,大家只能更加看重你。知耻者近乎勇,你敢于承认你做的耻辱的事情,那说明你有勇气和自信;你总是吹你自己好的地方,那你是真有自信吗?不提六四就是做贼心虚。”

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死了很多人,唯独六四不同。张先玲女士说:

“六四是国家动用军队来屠杀老百姓,这是国家犯罪。以前的好多运动也不对、要搞清楚,但那些都是政治阴谋陷害,或者搞运动把人打死,或者底下的权力机构随便枪毙人,或者是武斗,或者是逼得人家自杀,属于阴谋陷害。六四是中央军委下令国家的军队,荷枪实弹打死和平示威的老百姓,这是国家向人民犯下的一种滔天罪行。”

张先玲女士说,她今年已经82岁,她希望能活着看到六四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完成一个做母亲的心愿。她说,虽然不知上天能否给她这样一个幸运,但她坚信,六四惨案昭雪的一天终会到来:

“我现在尽我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至于政府什么时候能够认罪、什么时候能够有勇气知耻,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但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努力。”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