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中共洗脑术的持久战让年轻人开始爱国了吗?

2019-10-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照。(美联社)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照。(美联社)

“在我的生长环境里,爱国和与国旗合影以前会觉得不酷,”一位中国网友在谈到年轻人的爱国热情时说,“现在不一样了。”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发表的署名文章援引18岁女大学生陆颖欣的话说,她在过去一周里一直在唱《我和我的祖国》。这首郑重其事的宣传歌曲创作于1985年,一般来说,本不会让陆颖欣和她的朋友们感兴趣,她们喜欢听泰勒·斯威夫特 (Taylor Swift)、韩国流行音乐(K-pop)和其他现代歌曲。

不过,陆颖欣和她的室友们日前看了一部票房大热的同名中国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电影通过普通人的视角,描绘了中国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包括首次核试验、香港回归,以及北京奥运会等。

影片的主题曲是这首1985年歌曲的翻唱,由嗓音空灵的中国巨星王菲演唱。陆颖欣说,这首歌让她们热泪盈眶。

接下来,她们在国庆70年观看在北京举行的阅兵式时,流了更多的眼泪,游行中充满了进步和牺牲的画面。

在微信社交媒体平台上,许多人争相将国旗添加到个人资料的照片上,导致网页崩溃。在短视频平台TikTok的中国版本抖音上,中国最有名的娱乐明星和普通人都上传了自己双手捧成心形放在胸前的视频。在三大视频网站之一的腾讯视频上,《我和我的祖国》的音乐视频已被播放了7300万次,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到目前为止在豆瓣上的得分是8.1(满分为10)。这部电影五天内的票房已接近2亿美元。

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峰在自己的微博社交媒体帐号上说,《我和我的祖国》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革命题材影片,“我们的文艺宣传部门,摸索了整整70年,终于开始明白怎样把宣传与文艺结合起来了。”

24岁的广州博主卢回两天内看了两遍这部电影。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写道,影片中的角色是有人性瑕疵的普通人,而不是人们通常在爱国电影中看到的大英雄。

“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国家越来越懂得跟我们交流,用我们喜欢的方式,”卢回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直到我喜欢并分享了这首歌之前,我都没有意识到我接受了爱国主义教育。”

那么,中共日渐精湛的洗脑术真的开始让年轻人变得爱国了吗?

现象和实际情况是两个概念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挥舞国旗。(美联社)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挥舞国旗。(美联社)

我们首先采访了中国大陆一位不愿具名的独立评论人士:

“首先,呈现出来的现象和实际情况是两个概念。一方面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很多所谓爱国主义的东西,但我们也听到另外的声音,所以很难说哪个声音是真实的。第二,过去几十年来中共在爱国主义的教育上很成功,不是说今天才成功,因为他们有一个完善的宣传体系,能够有效地让人们接受一些特定信息。”

此外,这位不愿具名的独立评论人士表示,爱国是一个非常朴素的感情,中共可以通过宣传手段把爱国感情激发出来,甚至可以达到为其所用。比如最近的NBA事件,可以看得很清楚:

“实际上,国内媒体在报道莫雷的讲话时,并没有把莫雷到底讲了什么话说出来,只是说他支持港独,那么大家就可以义愤填膺。另外,我们看到NBA的比赛,不管是在上海还是深圳,都有很多人去看,所以人们说与做的不一定一样。中国历来有‘什么山头唱什么歌’的说法,中国人在镜头前和公开发言时,是要表演说话正确。那么这个正确由谁来判断呢?当然是由党和政府来判断。所以人们说的与做的不一定真实,这是中国统治阶层几千年来的一个生存术。”

的确,人们很容易将这种爱国主义情绪的流露视为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洗脑成功的证据,或是对异见人士采用严密监视和高压手段的结果。

但真实情况要复杂得多。还有一些其他因素,包括香港的抗议示威。愤怒的示威者表达了对中国政府的厌恶,这让许多中国人既有抵触情绪,又为自己国家的成就感到骄傲。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大体来说,中国人有理由为他们的成就感到自豪。40年来,他们使国家摆脱了贫困,避免了困扰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战争和动荡。虽然现代中国有自己的问题,但大多数中国人认为国家仍然充满活力和机会。

一个政府或政党在进行宣传时 不全是谎言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摄烟火。(美联社)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摄烟火。(美联社)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一个政府或政党在进行宣传时,不全是谎言:

“如果全是谎言就无法维持下去,因此会有真实的东西来和谎言混合,使谎言不被察觉。中共有几种做法,其中之一是细节真实,但大叙述是虚构的、并且有暗藏的信息。比如当中国政府把美国的事情放在中国的文本中去讨论时,我们就要考虑他们对内容的操纵。”

夏明教授以中国的新闻联播节目为例,他说,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三个人看这个节目的话,他是三人中的一个:

“为什么呢?第一,习近平作为领导人,他是从新闻联播里面找到他的伟大感觉的,因此他一定要看;第二是做这个节目的人,要让最高领袖满意和高兴,那就是像王沪宁这样的人,因为他每天要督战。当所有中国老百姓都不看的时候,我这个研究中国的人也会看。”

中国的新闻联播节目编排很有意思,往往是先说中国的伟大成就,比如吉林建高速公路通车,然后说青藏高原的高速公路质量有多么好。夏明教授接着说:

“而在最后结束前会放两条新闻,一个是芝加哥雪天一下雪,路面漏洞无穷、老百姓抱怨连天,但车行的老板很高兴,因为好多人来修轮胎就赚钱了;然后会放日本的台风造成决堤,日本又死多少人,却没有报道有关台风的背景材料。”

中国原始洗脑核心基础来自俄国的巴甫洛夫。

所以,中国原始的洗脑核心基础,来自俄国的巴甫洛夫。夏明教授说:

“巴甫洛夫生活在俄国帝国末期,后来被苏联共产党捧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还专门给他建立了实验室。他撰写的四百多页研究成果全部给了苏共,但从来没有发表,成为苏联内部使用的著作。这一著作的核心基础是,如果我们运用条件反射的学说,是有可能把人变成狗的。”

50年代,中国在北京专门召开了巴甫洛夫心理学国际研讨会,认为其学说可以给中国带来启迪,比如应用到宣传上,所以,洗脑这个名字是中国的原创。夏明教授说,美国有位作家写了一本有关中国洗脑的书,采访了上百个在韩战中被俘的美军,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政府用控制你的生存条件来进行洗脑:

“比如把你关进一个集中营,对你进行恐吓、饥饿威胁、不许睡觉、用疲惫战摧毁你的筋骨;只要接受他们的谎言就给予你回报,最后你会被完全洗脑,这是使用条件反射的一个做法。”

中共对任何反对被洗脑的人进行抹黑和封杀

中共还对任何反对被洗脑的人进行抹黑和封杀,对任何批评他的学者的权威性进行诋毁。夏明教授说:

“一个方式是中共邀请你来中国,比如埃德加・斯诺,在大饥荒不久后的1964和65年,他被邀请来华,他所看到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中国儿童个个脸像红苹果。为什么?是因为中共给他设置了一个他们想让他看到的环境。埃德加・斯诺因此写下《河的那一边》,中国变成一个美丽世界。中国政府还邀请国际观察员参观中国的模范监狱和新疆的所谓职业培训营,等等。”

对不愿意接受其控制和贿赂的记者,中共则进行打压。夏明教授举例说,比如最近纽约时报有个记者,因为报道习近平的侄子在香港的各种腐败情况而被吊销执照,华尔街日报、彭博新闻社和路透社的记者都有同样的遭遇,还有BBC记者被打、摄影机被砸:

“而对那些无法搞定的人,中共就干脆不让你进入中国,然后会说你根本没有看到真实的中国,你有什么资格谈中国?如果你私自跑到其他的地方去看他们不想让你看的,他们就会惩罚你,说你故意搞破坏。”

中宣部是最大的系统造污机制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的国旗和升起的气球。(美联社)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的国旗和升起的气球。(美联社)

夏明教授说,中共还运用大数据来操纵人们的思想和思维,在大的社交媒体上,中共对不同的声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你的帐号,让你发不出声音:

“而当你在海外社交媒体脸书、推特、油管还有各种网页发声时,中共就会制造出各种杂音来消除你的声音,他们运用国家垄断的宣传机器,比如百度、腾讯、新华社和央视等,还操纵所谓水军、五毛大军,集中火力来攻击异议人士。”

所有在海外有影响力的中国民主运动领导人都被诋毁过,而中共宣传机构作为一个排污机,还会系统排污,夏明教授说:

“比如改变中共历史、对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生活情况进行造谣等,污染整个信息渠道,中共领导下的宣传部,就是最大的系统造污机制。”

中共成功地模糊了爱国与爱党之间的界线?

中共对人们洗脑的持久战,成功地模糊了爱国与爱党之间的界线。特别是这次国庆70周年大阅兵,中共的党旗和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在阅兵式上首次与国旗一起出现。确切地说,党旗走在了国旗的前面。为了模糊这些界线,中共向互联网时代有效力的符号求助。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中共过去的宣传符号包括雷锋,这名无私的战士1962年被一根倒下的电线杆击中后死亡,年仅21岁。而现今版本的雷锋是阿中,一个外表整洁的漫画人物。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创造了阿中,这个来自贫困家庭的男孩曾受到同学的嘲笑。但他努力学习,成了一名尖子生。接下来,漫画把阿中比作中国,说尽管它饱受欺凌,但也从落后走向了强大,在这里,欺凌者是外国势力。

“他就是中国,”这套漫画宣称,以防有人没搞懂其中的象征意义。

今年8月,中国网民在脸书等社媒上发起针对香港年轻抗议者的数字战争时,开始使用“阿中”这个昵称。后来,中共面向年轻人的机构共青团的微博帐号也开始使用这个昵称,并将其进一步扩散。

夏明教授就此评论说:

“首先, 这里涉及表象和现实的关系,比如这次大阅兵好像让人们自豪感提升。但是现实是什么?既然你的阅兵这么伟大、天安门广场可以容纳上百万人,你为什么不让上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观看阅兵呢?两边长安街也可以再站上几百万人,可你为什么不允许几百万老百姓免费参观呢?如果你不邀请老百姓来看,那你至少应该允许旁边住家的老百姓,把头从窗户伸出来看看啊?但你为什么命令大家把窗户都关起来、而且必须把窗帘拉上呢?所以表象和现实显然有很大差异。”

中国的两面:靓丽的样板中国和悲催的普通人中国

第二,夏明教授说,阅兵和大国崛起的合唱中的主流声音,是来自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

“最近国内有统计说,大陆有1亿5千万人是有护照的,可以出国,这就是一个精英层。另外,中国有9千多万中共党员,有2千多万政府公务员。大中型企业科研机构和大学,大概有1亿5千万人。中共会说,你看精英阶层活得这么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但是,中国有城市户口的人只有37%,60%的人是农村人口,即使在深圳和香港,也有很多农民工,深圳的流动人口比常住人口要多。但中共把深圳的人均收入、住房、受教育程度、儿童死亡率和老年人的长寿指数全部算上,然后他们会说,深圳比你纽约好啊。”

所以,夏明教授指出,大阅兵时无论是在天安门城楼上站着的、还是在观礼台上看的,全是中国的精英层,与80%的中国人、60%的农村户籍的人、尤其是与一半以上生活在西部边远山区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夏明教授说,前几天有国内学生在脸书上和他联系,说他们现在上课,老师根本不敢讲:

“因为学生都在拿着手机录老师,老师怕被举报,只能讲一些不犯政治错误的乏味的东西,就把课程打发了。现在中国高校士气很差,物价上涨,原来校门口卖蛋煎饼的,现在全部关张,因为鸡蛋涨价经营不下去。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就被强制离校往工厂里分,必须到工厂报到后才能拿到文凭。这是大学生讲的真实的中国。”

所以,一个是精英打造出来的靓丽的样板中国,另外一个是很多无法发出声音、向外界呈现他们悲催惨状的普通人的中国。夏明教授接着说:

“所以我们的责任是要与中共的宣传机器对垒,展示贫穷和黑暗的中国是由靓丽的中国造成的,所谓靓丽的中国不代表中国的全部、也不代表中国的平均水平。”

中共体制其实就是党国军三位一体

夏明教授指出,无论是党旗在前面、还是国旗或军旗在前面,中共体制其实就是党国军三位一体,没有军旗就不会有党旗,没有党旗就不会有国旗。他接着说:

“中共一直在有意识地扼杀中国人理性的成长、激发和操控人们情绪的泛滥,其中典型的就是煽动群盲情绪,无论是文革还是大型集会,通过一致和服从,让大家忘记理智,释放破坏性情绪和走向仇恨。”

所以,夏明教授说,中共的宣传不是拥抱普世价值,相反,是让人们产生恐惧和仇恨:

“比如说美国人在试图颠覆我们、亡我之心不死,所以我们要恨美国人,因为美国不想要我们好,我们要做好准备与他们决一死战,而如果我们超过美国了,就可以教训美国人,比如说我们要加强军备,我们的东风41可以覆盖全部美国等等。”

夏明教授最后指出,为什么今天中国社会没有信任没有爱?为什么中国以前传统的温良恭俭让都在消失?其实都是与中共的宣传和控制有关,中共为了服务于其一党和一己之私,毁坏了整个中国的社会风气,而这其实就是中国人正在付出的代价。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