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华盛顿手记:2020武汉起“疫”:被追杀的声音 ——中共欺世而失信,中美脱钩在即(上)

2020-03-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脱钩的意思是脱离关系。中美之间脱钩的意思就是中美之间脱离关系。脱离什么关系?根据近来美国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动向,主要指的是在经济和贸易领域脱离关系。

为什么最近美国脱钩呼声突然高涨?因为最近自去年12月以来至今,中国政府处理武汉疫情的方式令美国各界极度失望。中国当局面临严重疫情,对世界卫生组织和自己的人民隐瞒疫情、掩盖真相、打压言论、放任病毒蔓延;不仅如此,在疫情大面积爆发至今,依然掩盖真相,导致新冠病毒蔓延到世界近百个国家,酿成一次人类史上罕见巨大的灾难,到目前为止尚无有效控制办法和解决手段。

参议员科顿:质疑中共渎职,重审美中关系,致力于解决医药依赖中国问题


2月28日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 汤姆•科顿(Tom Cotton)接受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采访,在记者问及他对中国政府处理冠状病毒的一般反应和看法时,他的回应极为迅速而明确,他说:

“不,他们做的不够!中国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渎职、不诚实和欺骗行为。如果12月初他们没有对世卫组织、对自己人民隐瞒病毒爆发的真相,他们就不仅可以更有效地保护自己的人民,还能阻止病毒像目前这样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即便是现在,他们仍然对自己的人民撒谎,他们仍然对世界撒谎。”

科顿在对这个问题的回应中指出:中共“应对病毒从其国家传播向世界负责”,他接着引申到中美关系话题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再度重新评估与中国全方位关系的一个原因,尤其是贸易方面的关系。” 科顿说:“我们有如此多的医疗设备和仪器,甚至基础药物都是在中国制造的,我想这是让大多数美国人出乎意料的事”。科顿近年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他认为美国医疗设备和基础药物依赖中国这一情况,将会在接下来几个月有改变。


汤姆·科顿参议员进入美国政界前,是一名律师和军人。从军队解职前,他赢得过六枚勋章,其中包括“铜星”勋章、“游侠勋章”、“战斗步兵徽章”、“跳伞者徽章”、“空中突击徽章”、“阿富汗战役勋章”和“伊拉克战役勋章”。(Public Domain)
汤姆·科顿参议员进入美国政界前,是一名律师和军人。从军队解职前,他赢得过六枚勋章,其中包括“铜星”勋章、“游侠勋章”、“战斗步兵徽章”、“跳伞者徽章”、“空中突击徽章”、“阿富汗战役勋章”和“伊拉克战役勋章”。(Public Domain)

美国民间军方:医疗供应严重依赖中国,本土基础医药产业基本消亡

相关的消息是,中国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导致美国药品首次短缺。而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一位前任高级官员说,新冠病毒疫情可能导致更多款药品出现供应短缺。这一情况引起美国严重警觉。据世界日报报导,早在去年(2019年)7月,美国医药专家们就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美国八成药物活性原料来自中国。美国药品市场中约97%的抗生素来自中国。专家担心,一旦中国切断药品和原料供应链,美国的医院和诊所最快几天,最迟几个月就会停摆。

本月初,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来自密苏里州的联邦众议员哈茨勒尔(Vicky Hartzler)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军方同样过度依赖中国的药品供应,这将会伤害到美军的战斗力。哈茨勒尔说:“美军大多数部门直接从中国、或者通过那些从中国得到药物基本成分的美国药商那里购买疫苗、抗生素和其他药物。”她指出,一旦与中国发生冲突,美国的国防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

参议员鲁比奥:中共以公共卫生为代价保全自我国际形象


关于中国当局处理新冠病毒危机欺瞒内外的做法,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Antonio Rubio) 2020年3月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不幸,这是就是集权政府做事的方式。他们,我想,更感兴趣的是国际形象,而不是处理病毒危机。我非常确定,如果中国更加透明,不向各国施压,要它们避免取消航班,这种病毒在国际上的传播速度本不会这么快、这么广泛。”他认为:“疫情的扩大是中国为保全自身形象,以牺牲公共卫生为代价,而采取行动的结果。”

早在一个月前,这位参议员曾对美国之音强调:他“不想把这个问题政治化。”他希望中国能真正与外界合作,保证透明。他说,因为“这个问题生死攸关,事关疾病。”,他指出:中国如果是“负责任的大国,就会共享病毒样本,共享病源的真实信息,共享防治疫情的最佳实践,以便世界其它国家可以协同应对这一威胁。”


参议员马可·鲁比奥和他的妻子。鲁比奥是一位古巴裔美国人,他的种族与出身可能是他深谙共产主义和极权政治的原因。也由于他对美国拉美政策的影响,他被称为美国“拉丁美洲虚拟国务卿”。(Public Domain)
参议员马可·鲁比奥和他的妻子。鲁比奥是一位古巴裔美国人,他的种族与出身可能是他深谙共产主义和极权政治的原因。也由于他对美国拉美政策的影响,他被称为美国“拉丁美洲虚拟国务卿”。(Public Domain)

美国睡醒:中共治下的中国崛起是对自由世界的挑战

对自由世界而言,中国崛起的种种事实并非是一种文明叙事,乃是在军事、地缘政治、网络安全、学术自由、言论自由、意识形态等领域对自由世界构成的一系列挑战。中国大陆认为颇长民志气节的“一带一路”项目,实际上是中共利用其庞大经济,将自己的权威扩张到他国,欺凌或收买这些国家的典型例证。美国舆论认为,中国政府正在“利用西方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反对西方”。具体到美国本土,这些年中国当局以强制技术转移和遍布美国的间谍(whole-of -nation approach to espionage)的方式,盗取美国公司、研究中心和大学的创新和创造力,实现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非法财富转移(鲁比奥2019年4月30日在罗纳德•里根研究所邀请发表的讲话)。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2019年的一项统计数据,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导致美国每年损失多达6000亿美元。此外,美国对华经济长期以来的贸易赤字,产业依赖和在文化学术领域的不对等交往现实,也是美国近年突然从美国式中国梦中睡醒的原因。

对美国各界而言,12月以来至今中国政府隐瞒真相、压制言论、稳定与权力第一的独特的处理疫情的方式,是对这些年在美国落入谷底的中国政府外交信誉的最后一击。美国因此日益抛弃对中国政府的一厢情愿。更进一步,他们开始注意到“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这两个概念的对立性,并时而在公开场合说明并强调,当他们批评“中国”时,他们指的是中国政权、政党,而不是中国民众。

“美国之声”:我们支持中国人民?还是中国共产党?

“我们站在哪一边?”2月29日“美国之声”( AMERICA'S VOICE)记者关于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提问,明确展示出一个前所未有视角——关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这种从中共权力集团内部斗争切入分析中共内政、外交行为的方式,在美国舆论界是前所罕见的:

“中共唯一的合法价值就是能够赚钱谋利。而且一旦这个能力失去,他的合法性也就失去了。而在中共内部正在进行的一场实际上最大,可能是最大的权力角逐——主流媒体都没有报道过的,就是中共政治幕后红白两个派系的权力斗争。这是一组老人,彼此相互纠缠。习近平和王岐山是白派系的人,江泽民和薄熙来是红色派系的人,他们现在正在利用这场病毒危机进行权力角逐,武汉病毒给了红色派系扳倒习近平的可乘之机。看看过去这两个月中共做了什么?他们捣毁了佛教寺庙和穆斯林清真寺,昨天晚上他们逮捕了黎智英和其他两名资深香港社会的领袖,罪名是散布谣言反对政府。但是当然真正的是红白两派的权力斗争,所以我相信还会有更多的混乱出现。他们一定会让更多的人返厂复工,因为经济像现在这样持续下滑,中共政权合法性一样处于危机。而当然,让中共最害怕的是中国人民的起义反抗。武力镇压人民对中共而言再平常不过了,这是他们能掌权70年的唯一方式,这是一个完全掌控在一群腐朽老人手中的社会。我看到他们处理瘟疫危机时的无能,同时看见他们又在国内封锁信息,而不开放,没有疑问这场危机将会愈演愈烈。”

美国之声记者在这个访谈中先声夺人,她的陈述受到了受访专家的赞许。接下来她指出:“中共的优先考虑是对权力的掌控,他们不在乎中国在这期间会死多少公民。当今病毒危机已经蔓延到欧洲和美国这里,他们也不在乎周边国家的安危。”


“我们站在哪一边?”“美国之声”( AMERICA'S VOICE)记者关于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提问,明确展示出一个前所未有视角——关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视频截图)
“我们站在哪一边?”“美国之声”( AMERICA'S VOICE)记者关于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的提问,明确展示出一个前所未有视角——关注中共内部权力斗争。(视频截图)

中国当局对2019新冠病毒的旷世奇绝的处理方式,虽然与多年前对萨斯疫情处理方式雷同,但是因为已经演化为人类全球化灾难而方兴未艾,迫使国际社会重新审视中国当局这种偏离常识轨道的执政逻辑,并自我反省。美国之声记者说:“我非常希望看到我们重新审视和中国共产党的密切关系。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并未给中国人民到来实际的福祉,我们是在和多年来绑架的世界人口的最大国家的一群人合作。”

这个长长的提问终于以一个问句的形式一锤定音:

“让我们、让我们划清界限,考虑清楚:我们到底支持谁?我们支持中国人民?还是中国共产党? ”

参议员斯科特:谨记,威胁来自共产中国!


面对防疫失败导致病毒在中国爆发并扩散到近百个国家的严峻局势,更直接的指控是针对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2月28日,共和党弗罗里达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应邀在哈德逊智库(Hudson Institute) 发表演讲,他历数这位领导人的劣迹,直言不讳地说:

“中共的总书记习是一个独裁者,也是一个人权侵犯者。我们不能继续假设习总书记是一位推行自由和平经济合作的世界领导人了。”

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言及中国,曾经脱口而称中国是“后极权国家”,在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以“口误”诠释这位总统对红色中国解除警报的潜意识。虽然美国至今尚无能力看清楚中国经济畸形的崛起奥秘何在,但后来的美国对华政策证明,克林顿政府以及后几届政府确实把中国当成在经济崛起中文明转型的国家了。不过近十年来,尤其是习近平独揽中国党、政、军大权以来,生于民主、习惯文明而以己及度人美国人,似乎第一次发现,毛泽东就地轮回转世了,极权政治无论在正教俄国还是在儒家中国都是一样的,绝对的权力只乐于自我服务。斯科特指出:“他(指习近平)所奉行的政策只对中共有利。在绝对极权的掩盖下,他是新时代的毛泽东。”

痛定思痛,斯科特反思美国对华友好政策的失败,告诉哈德逊智库的听众们:

“不幸的是,近几十年华盛顿出台的政策,都没能解共产中国的问题,我们仅仅是改变了战场。很久以前,自从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共产中国以来,美国一直奉行合作和一体化政策。……很多人愿意相信,如果(我们)向共产中国和中国人民展示尊重人民意愿的民主制度下的自由市场经济、人权和个人尊严,他们会自然地向我们的方向靠拢。是华盛顿决策者们承认这种努力完全彻底失败的时候了。相对于将共产中国引导向一个民主价值观的方向,这种经济合作的政策,只是给了共产中国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国竞争的资源,在此期间,他们持续将产业国有化,从美国公司中偷盗、践踏基本人权,暴力镇压异议人士、并将对宗教自由的迫害政策化。我们对共产主义中国的姿态只是强化了一个势不两立的对手。有人对此冲突的看法是,这是一场零和博弈,他们赢了,我们输了。”

这位美国政治家分析说:“对北京而言,他们的目标是持续不断地向世界渗透其影响,而削弱美国及其他热爱自由的国家。共产中国不想加入国际社会,而意在统治它。”


里克•斯科特参议员法学院毕业,2011年至2019年期间是佛罗里达州第45任州长。他也曾在美国海军服过役。这是他在哈德逊智库演讲。(视频截图)
里克•斯科特参议员法学院毕业,2011年至2019年期间是佛罗里达州第45任州长。他也曾在美国海军服过役。这是他在哈德逊智库演讲。(视频截图)

中共在病毒危机中的表现,扭转了或加深了美国政治家对其政权的本质认知,斯科特严格区分中共与中国这两个不同的概念,并在演讲一开始就告诫大家一定要谨记这一区别,他说:

“今天我们在这里谈论正在面临的来自共产中国的威胁。请记住,威胁来自共产主义中国。这一点我们要谨记。”

总所周知,美苏冷战因柏林墙倒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解体,苏共退出历史舞台,此后上个世纪世界冷战结束至今已经31年之久。但是斯科特参议员在本次演讲中告诫人们,要直面世界格局的改变和美中关系新的严峻现实,他说:“结果是: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新的冷战已经开始。”

(待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