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完成立法

2020-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路透社)
2019年5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路透社)

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是律师,前美国参议员和堪萨斯州前州长,自2018年2月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

他在6月24日与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主任阿里木.斯依托夫Alim Seytoff进行了访谈。聚焦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颁布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UHRPA),该法案于5月底在国会两院几乎一致通过。这项立法强调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任意监禁,强迫劳动和其他虐待行为,这是一个为期已三年的再教育营计划的所在地,再教育营收容了多达18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

在越来越多的要求特朗普总统,根据新法律将被视为对该地区的迫害政策需要负责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的呼吁中,布朗巴克表示,政府将会继续审查可用于追究北京当局的其他行动。他还强调,其他政府,尤其是穆斯林居多数的国家的政府,有必要效仿华盛顿的首开先锋,就再教育营向北京施压,不过他指出,仅仅关闭设施是不够的,因为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已经建立了一个警察州,阻止基于信仰的社区参与经济和社会活动。除此之外,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也呼吁特朗普总统,就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制裁中国官员。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次访谈中触及的主要问题和维吾尔人的呼吁。

当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主任阿里木.斯依托夫提问,维吾尔人想知道,既然这项法案已完成立法,下一步会是什么?布朗巴克回答说,我认为接下来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和国际社会,会继续更加关注新疆,将其指向中国,更多的国家和美国将对中国政府采取直接行动,直到他们取消对维吾尔人民所造成的人权问题伤害。这是当今我们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一百万穆斯林今天只是因为他们是穆斯林而被关押在一个主要国家的拘留营中。在任何时代,尤其是在2020年,以及像中国这样具有影响力的大国,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的确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一直对许多国家如此霸凌,以迫使他们不去讨论,但越来越多的国家愿意加速谈论这个问题,而且我认为,他们将开始采取越来越多的行动,因为美国将继续通过审查我们在相关举措中还能做些什么事情。这就是该法案所要求的-美国政府必须真正看待并看到我们可以采取其他措施,来解决这一可怕的人权状况。

老实说,我们需要做的最大的事情之一就是将这些信息传播到世界各地,尤其是伊斯兰教为大多数人口所信仰的宗教的国家。我们需要那些国家加紧谴责中国共产党迫害穆斯林信仰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真是难以想象的。我认为,不幸的是,这将是进一步逼迫的前奏,迫害可能是以高科技监视的方式,以及对人们参与经济和社会活动的限制。

阿里木.斯依托夫又问,您是否看到任何穆斯林为多数的国家也愿意对中国就此情况表达关切?

布朗巴克回答表示,土耳其已经谈到了这一点。还有其他几个国家也有。在伊斯兰国家,中国一直在伊斯兰国家中非常积极的进行公关联系活动,试图将这些拘留营改头换面,称其为职业训练,但我们有曾被胁迫关在这些地方的人作证的证词,他们被绑架,被迫拘留,他们无法实践信仰,被要求不要在孩子身上使用像穆罕默德这样的常见穆斯林名字,毁坏墓地和礼拜场所。因此,你不能在这方面美化欺骗。这是中国政府有意实行的宗教迫害,试图真正阻止全体人民实践他们的信仰。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特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美联社)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特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美联社)

布朗巴克在被问到他是否认为(根据新法律)制裁即将来临时表示说,我的首要希望就是中国停止迫害。它会像一个全球大国一样,将人权和宗教自由作为核心原则。但是不幸的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中国仍然是我们的宗教自由观察名单上特别关注的国家,这是最严重违反宗教自由的国家类别。然后,它们也继续成为其他国家践踏人权的推动力,他们没有捍卫人权,当然也没有捍卫宗教自由。不幸的是,他们迫害穆斯林,同时也逼迫藏传佛教徒,基督徒,法轮功–几乎任何参与信仰的中国人都遭到迫害。

我们不会预估制裁。采取这些步骤后,我们会宣布这些步骤,但是我们不会规划或预览何时会发生这种情况。

当阿里木.斯依托夫问布朗巴克,身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是否为他提供工具,以进一步敦促维吾尔人拥有宗教自由?

布朗巴克回答指出,我认为,该法案的主要重点是使政府专注于这些正在发生的恐怖虐待。这就是它正在做的。总体上,这些工具可供主管部门使用。法案中有一些新的报告要求,供行政管理部门和情报界提供给国会,这些要求将会完成。

但是我认为,这里的真正价值也在于表达国会对此事的清晰和强烈的印象。众议院有一票反对票,而参议院一致同意通过。国会明确表示,这是一个两党共同的话题,对此深表关注。

阿里木.斯依托夫最后向布朗巴克提问,随着《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签署成为法律,他是否认为这将对中国施加压力,迫使其关闭再教育营,并释放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时,布朗巴克说,是这样,我希望这将迫使中国政府采取积极行动,关闭再教育营。但是我要指出,仅仅关闭再教育营是不够的。现在,他们通过摄像头,人工智能和面部识别系统在新疆的人口中心创建了这个警察区-老大哥。为了成为警察区,即使在不再有人被监禁的地区也要保持状态,这实际上使他们的生活受到有效限制。

我已经向很多人宣讲过这种情况。我相信这确实是压迫的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老大哥”制度,如果有人想参与自己的信仰,他们将无法参加在自己土地上的经济或社会活动。这就是中国政府在新疆创造的东西,是共产党对该地区的维吾尔人和(更广泛的)穆斯林人口所做的事情。因此,即使再教育营关闭了,警察的状态依然存在,甚至人们缺乏实践宗教的能力也很明显,这是最先进的技术,将来在中国和其他独裁国家有可能做到这一点。除非世界倒退并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飘扬在美国国会前的美中国旗。2019年5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路透社)
飘扬在美国国会前的美中国旗。2019年5月2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路透社)

此外,旅居美国和加拿大的维吾尔人近日也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根据他签署的立法,立即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进行侵犯人权行为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大约60名维吾尔人6月21日聚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前,举着牌子赞扬特朗普总统于6月17日颁布的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于五月在国会两院获得几乎一致的通过。

除了谴责中共的再教育营外,新法律还要求美国政府机构定期监测情况,以对诸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等高层官员实施制裁。它还解决了中国政府对居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的骚扰。

活动中,维吾尔人高呼包括“立即制裁”在内的口号,与此同时,在美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前,十几名维吾尔人也团结一致地举行了一次类似的集会。

位于华盛顿的流亡团体维吾尔裔美国人协会(UAA)的秘书长依丽菲达尔.哈妮姆Elfidar Hanim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采访时说,除了对美国政府通过该法案表示赞赏外,在集会中的维吾尔人“也要求尽快实施这项法律。”

她说:“维吾尔族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共同愿望是制裁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和副书记朱海仑,他们发起了针对维吾尔人的拘留营政策。我们绝对想让美国政府知道,这是我们在“感谢集会”期间提出的要求的一部分。”

根据《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被视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施行迫害的中国官员,例如陈全国等人,可能会看到其在美国的任何资产被冻结,并受到《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所规定的签证限制,该法案最初旨在处理俄罗斯的权利滥用问题。

但是,如果特朗普总统认为这样做会与美国利益背道而驰,那么该法案为特朗普总统保留制裁,提供了巨大的余地。他的政府已经有能力就侵犯人权行为对中国官员进行制裁,并且选择不这样做,原因是担心它会破坏长期以来美中贸易协定的执行。

在6月19日下午对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采访中,特朗普表示,他推迟对参与拘留营的中国官员实施美国财政部的制裁,因为这样做会干扰他与北京的贸易协议。

他说:“当你处于谈判中间,突然之间,你便开始对它施加额外的制裁,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他补充说,他对中国施加了关税,这远比你可以想到的任何制裁措施严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