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美国会议员敦促特朗普政府为维吾尔难民身份提供保护

2020-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在白宫前举着“种族屠杀”的标语抗议。(美联社)
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在白宫前举着“种族屠杀”的标语抗议。(美联社)

数十名议员于十月二十六日周一,呼吁特朗普政府加快签证申请、给予难民地位并确保已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得到保护,并指出维吾尔人面临遭受中国政府迫害的危险加剧。

众议院中东,北非和国际恐怖主义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泰德·德奇(Ted Deutch)和资深成员乔·威尔逊(Joe Wilson)与31位国会议员敦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美国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查德·沃尔夫(Chad Wolf)扩大签证申请并考虑优先移民(P-1),提高总体难民限制,并为美国维吾尔人提供保护。

两党议员在一封信中写道,在中国政府的手中,维吾尔人“面临强迫性控制人口,强迫劳动,任意拘留,酷刑,身体和性虐待,大规模监视,家庭分离以及压制文化和宗教表达的风险。

信中并要求两位部门领导,应“考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历史教训,因为美国决策者未能尽其所能来协助难民以及面临迫害,国家压迫和集中营的难民” 。

周一的信中同时指出,中国政府遭指控虐待维吾尔人,对维吾尔人妇女实施强迫绝育和强迫堕胎,并破坏维吾尔人文化,包括拆除清真寺和强迫谴责伊斯兰教。

此外,信中还说,中国政府没收了大多数维吾尔人的护照,这使他们很难离开中国。并补充说,北京还使用广泛的监视技术来追踪在中国的维吾尔人,也骚扰与恐吓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

由于约有360万名签证申请者等待进入美国,特定签证的等待时间为5至18年,并且鉴于维吾尔人正遭受国家的持续迫害,国会议员敦促蓬佩奥和沃尔夫“考虑加快对申请的审议”适用于家庭,教育和就业类签证的人”。

他们说:“我们还请您考虑积极使用优先移民身份,以优先处理维吾人的难民转介工作,同时鼓励努力提高总统对难民接纳的决心。”

根据P-1优先移民,美国外交官可以识别有需要的人,并直接将其推荐给美国难民管理当局,而无需联合国的转介。国会议员说,这样的推荐将使位于东南亚,中亚和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受益,这些人面临着遭受中国迫害的高风险。

最后,这封信呼吁两位领导通过延期执行离境(DED)和人道主义假释来协助已经在美国的维吾尔人,以确保他们留在美国并远离中国。

信中也说,对维吾尔人实施更大的保护“将代表美国外交政策和人道主义的最佳传统的延续,并维护美国作为避难,希望和自由的灯塔,成为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灯塔。”

7月底,特朗普政府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XPCC)及其两名现任和前任官员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侵犯人权行为实施了制裁,以及包括地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内的几名中国高级官员–标志着华盛顿首次针对中国有实力的政治局成员。

包括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内的美国官员,还公开讨论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情况是否该被标记为种族灭绝。

美国独立联邦政府机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的专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如果两位领导应周一的要求采取行动,它将为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美国等待寻求庇护的维吾尔人开辟一条新途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维吾尔族寻求庇护者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自从五年前申请庇护以来,他们还没有收到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的回应。

他说,他的律师告诉他,这是一种普遍情况。 除了他,他认识的许多其他人也在等待。

十月二十六日周一,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杰夫·默克利,约翰·科宁和本·卡丹致函蓬佩奥,再次要求国务院正式确定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的暴行,是否构成种族灭绝。

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联席主席卢比奥(Rubio)和委员默克利(Merkley)援引卫星图像显示,北京正在增强其永久拘留该地区少数民族的能力,自2017年以来,该地区建造或大幅扩张380多个再教育营与监狱。

参议员们指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妇女经常被迫绝育和堕胎,以便中国政府可以控制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的家庭规模。

他们写道:“强行限制少数民族社区人口的系统性工作令人震惊,加上北京的大规模拘禁和强迫劳动政策,很可能构成美国法律界定的残暴罪行。”

他们赞扬对负责该地区政策的中国官员实施的制裁,但表示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实现变革。

2020年10月1日,维吾尔民众在美国白宫前示威反对中共的新疆政策。(法新社)
2020年10月1日,维吾尔民众在美国白宫前示威反对中共的新疆政策。(法新社)

这封信说:“我们再次要求国务院公开确定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否犯下了暴行罪,以及这些罪行是否构成种族灭绝。这样做将进一步集中政府的资源,以解决和揭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的罪行,并向国际社会展示美国的领导作用。”

参议员们还呼吁国务院采取更多行动,鼓励联合国“根据6月颁布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所要求的措施,采取有意义的行动,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状况发表公开报告。

今年早些时候,卢比奥和默克利与参议员鲍勃·梅南德斯,众议员詹姆斯·麦戈文,克里斯托弗·史密斯以及参议院和众议院的73名议员,一同向蓬佩奥和财政部长米努钦发出了有关该地区局势的信。

此外,当局在喀什市发现了新冠病毒的爆发,导致该地区遭到封锁,并对丝绸之路绿洲城市的数百万居民进行了强制性检测。

根据官方媒体的报道,来自喀什地区疏附县的一名17岁女孩是在十月第一个星期六在例行检测中发现的病例,该县位于遥远的沙漠贸易中心,有475万人。该女孩无症状感染了新冠病毒引起的传染病。

新疆卫生委员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疫情可以追溯到疏附县第三村庄的一家纺织厂。

官员们迅速对该地区实行封锁,限制进出该城市的航班,并要求对所有居民进行强制检查。截至周一晚上,已对450万人进行了检查,并确定了164例无症状的新冠病毒病例。

除了出行限制外,该地区的学校还被告知要关闭以避免传播,而居民则被命令留在居住小区,以便医护人员进行检查。任何想离开城市的人都必须出示证明他们对该病毒进行了阴性检测的证据。

消息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说,在7月该地区较早的一次疫情爆发中,当局实施了为期两个月的严格封锁,威胁到在宵禁中被拘留而违反宵禁的居民。

人权团体和专家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爆发疫情的潜在影响表示特别关注,他们说,当地获得医疗服务的机会有限,以及在拘留营中的条件狭窄,可能会使病毒几乎不受控制地传播。

北京将其已有三年历史的营地网络描述为自愿的“职业中心”,但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媒体的报道显示,被拘留者大多在恶劣的条件下违背自己的意愿,被迫忍受不人道待遇和政治洗脑。

随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滥用职权的证据不断增加,西方政府越来越呼吁中国在该地区采取政策。

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South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对几名被视为应对新疆维权行为负责的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其中包括担任地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

这项行动标志着华盛顿首次制裁中国强大的政治局成员,此举是在特朗普于6月颁布《 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UHRPA)之后制定的,该法案于5月底获得国会两院几乎一致的通过。这项法律凸显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任意监禁,强迫劳动和其他虐待行为,并规定了对执行这些政策的中国官员的制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