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疫情与枪杆子之二

2020-03-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今天还是来谈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在中国,目前疫情出现趋缓迹象;在全球,疫情扩散的速度令人担心。

趋缓迹象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2月20日,本栏目谈过〈疫情与枪杆子〉的话题。初步介绍解放军在疫情防控期间所扮演的角色。当时,信息并不完整。直到3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新闻发布会,邀请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相关单位负责人,出面说明军队支援地方抗击疫情的有关情况后,才首次揭开解放军在疫情中的神秘面纱。今天在栏目后半段,我会进一步说明对这件事情的观察。

首先来看疫情的发展。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资料显示,截至3月5日凌晨,中国的确诊病例累计达80,409例,治愈出院的累计病例52,045例,累计死亡病例有3,012例。疫情出现趋缓迹象。3月3日,国家卫健委举办新闻发布会,可以发现媒体的提问,更多是关注各地复工复产的情况。舆论的焦点也开始出现转向。

新冠肺炎疫情是在2月27日出现缓和。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考察组中方组组长梁万年2月28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武汉是这次疫情的流行中心,也是最严重的地区,目前疫情快速上升的趋势已经得到遏制。武汉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峰是在2月13日达3,910例,2月27日降为313例。

湖北省除武汉以外的其他地市,局部爆发的态势已经得到遏制,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峰是在2月12日达1,400多例,2月27日降为5例。

就全国的情况来看,梁万年说,全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从最高峰2月3日的890例,到2月27日降为9例。而且,全国24个省份2月27日已无新增确诊病例。

全球大流行?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不过,零增长并不等于是零风险。梁万年指出,目前中国的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随着各地陆续复工复产,人口流动增加,一些地区有可能面临着疫情的死灰复燃或者反弹。

相较于中国,全球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出现激增。根据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取得美国军方一份文件显示,美方预计新冠肺炎「可能」(likely)在未来30天内成为一场全球性流行病。美国国防情报局所属的国家医学情报中心(NCMI)也提出大流行的风险警告,认为新冠病毒在中国之外的地区持续地人传人,而且疫情已从「可能的危机」(Watchcon 2)变成「迫在眉睫的危机」(Watchcon 1)。

上周,世界卫生组织(WHO)评估,目前还没有看到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不受控制地传播,也没有看到大规模的重症病例或死亡病例。尽管有可能发展到那一步,但是现在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性流行病,还为时过早。没想到,一周之内,疫情在全球的扩散是如此快速,很多国家措手不及。

衰于惊蛰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中国的古老历法有此一说:瘟疫始于冬、盛于春、衰于惊蛰。3月5日就是惊蛰,春雷响、万物生。天气回暖,不利于病毒的存活。很多人寄望于惊蛰的到来。不过,这只是客观的一面,人类若在主观上不做好疫情的防控和医疗救治,新的病毒将会冲破这个自古以来的自然规律。

3月2日,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局长陈景元少将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证实,从1月24日除夕夜开始到2月13日,解放军先后派出三批共四千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其实,最后一批的一千二百名医护人员于2月17日飞抵武汉。

这3批医护人员是从五大军种、联勤保障部队和武警部队所属医疗机构抽组而成,以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等专业为主。他们当中很多人参加过小汤山医院抗击“非典”(SARS),以及援助西非等国抗击埃博拉病毒(Ebolavirus)疫情等任务,具有丰富的传染病救治经验。他们接管火神山、泰康同济、妇幼光谷等3所医院。截至3月1日,共收治地方重症患者3,467人,治愈689人。

人民战争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解放军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视频截图)

目前,全国的确诊病例累计达8万多例,湖北占84%,武汉占62%。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说,武汉是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的重中之重,“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为此,国家卫健委从全国调集4万多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在湖北形成了重兵围歼之势。

解放军方面,至今在全国投入1万多名医护人员,共接管63所收治医院。主力压在武汉。不过,从2月17日后,解放军就没有增派医护人员到武汉,可能军队的医疗资源达到某种上限。除了防控救治,解放军在全国28个省军区(警备区),每天出动民兵约20万人,配合地方执行外来人员的管理、场所消毒、物资运输、防疫宣传等任务,以“人民战争”的方式来打这场防疫战。

反观国务院动员地方政府的医疗资源,非常惊人。截止2月28日,从全国先后调派330多支医疗队、超过4万名医务人员。其中,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等专业人员达到15,000多人。为什么要派这么多医护人员到湖北?因为都是传染病患者,不能向外转移,由其他省市分担,只能向湖北投入医疗资源,而且人多可以轮换休整,不致累垮医护人员。除此,国家卫健委还从全国抽调300名心理医生,为一线医疗人员提供心理辅导。相比之下,由于没有增派,解放军在武汉4,000多名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可能也绷到某种极限。

中部战区

再来看中部战区的角色问题。湖北属于中部战区,目前在疫情防控的指挥链上,几乎听不到中部战区首长的声音。按理说,这次疫情防控视同作战,而战区的职能就是专门负责指挥作战。习近平推动军改以「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为总原则,以重塑军委机关和战区为重点。然而,这次疫情防控,没有看到「战区主战」应有的作用。

在这次疫情防控中,中央军委从决策到执行一把抓。首先,中央军委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全军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再组成军队前方指挥协调组,加强军队和地方协同和军队医疗力量的一线指导。换言之,所有调派到湖北的全军医疗资源,都是听从中央军委在前方设立的指挥协调组,而不是中部战区的联指中心。这违背了「战区主战」的军改原则。

为何如此呢?这可能和疫情快速扩散有关,没有时间按既定的指挥链路执行疫情的防控和医疗救治。情况有点类似2月23日,习近平召开17万人县团级干部的视讯大会,命令直接往下传达,省去中间层级,以提高效率。

另外,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谁都没有经验,单凭一个战区也无从指挥起。毕竟,疫情防控与医疗救治,和训练作战还有本质上的差别。最后,经中央军委批准,中部战区命令驻湖北部队组织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调用军用卡车和直升机,承担武汉市民生活物资的配送供应任务。

调整演训

对于疫情是否影响解放军的正常演训?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2月28日在新闻发布会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解放军在练兵备战和疫情防控上都没有耽误(“两不误”)。但是就实际操作来看,疫情确实对正常演训带来影响,至少有下列几点:

一、中央军委要求部队调整年度训练任务,并且暂缓部分大项目的演训活动。二、训练的场地、时间和人员进行适当调控,现阶段以首长机关训练、部队战技战术基础训练和个人学习研究为主。三、区分疫情风险等级,进行差异化的训练。疫情严重的地区,从严控制人员大规模的集中训练;疫情较轻地区,以在营和周边封闭的训练场地进行基础训练。四、运用信息化和智能化等手段,探索新的教学和组训方式。其中,第四点较有创意。如果做的好,将对日后的战力提升带来帮助。

不过,解放军在台海周边的演训丝毫没有放松。尤其,在二月疫情的高峰期间,中共海空兵力曾3次从巴士海峡,前出西太平洋进行战备巡航,并在台湾东南部海域,检验战区多军种一体化联合作战能力,战机一度越过海峡中线。台湾要如何面对中共的恐吓,我在上集栏目中已有说明,希望您能够收听,不吝指教。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