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日本防卫体系向主动防御转型

2019-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日美防长会议,将加强双边军事合作。图左为美国防长艾斯培(Mark Esper)、图右为日本防长岩屋毅(Takeshi Iwaya)。(日本防卫省)
2019年8月日美防长会议,将加强双边军事合作。图左为美国防长艾斯培(Mark Esper)、图右为日本防长岩屋毅(Takeshi Iwaya)。(日本防卫省)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9月27日,日本防卫省发布2019年版《防卫白皮书》,至今已过2周。新闻性虽然淡化,但它的重要性不可轻忽,对区域安全将会带来重要影响。因此,有必要加重篇幅介绍最新版的日本《防卫白皮书》,以及它的战略含义。我准备用2个角度来做说明。

主动防御

一、日本如何看待未来的战争形态,以及她的应对措施。二、日本加深对中国威胁的疑虑,是否埋下冲突的可能呢?

首先。新版《防卫白皮书》指出,日本的安全环境正在发生变化,一些国家利用太空、网络和电磁波等新领域的资源急速扩大,将从根本上改变过去以陆海空等领域为基础的防卫态势。因此,日本需要全面建构新的防卫体系,以应对未来的战争形态。去年版的《防卫白皮书》,也提到太空和网络的发展趋势,甚至点名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在太空和网络领域所带来的威胁。但是不像今年,把太空、网络和电磁波的运用,摆在前所未有的历史高度。

这个改变是在去年12月18日,经过日本内阁会议批准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和5年《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2019-2023)中得到确立,同时还提出新的防卫概念-称为「多次元统合防卫力」,取代以往的「统合机动防卫力」,意思是把太空和网络等新领域定位为「攸关生死的重要领域」,跨越并整合过去陆海空自卫队的界线,进而展开「跨领域作战」。这是日本防卫体系从「被动防御」走向「主动防御」的一个分水岭。

2019年8月,美国正式成立太空司令部,预计2020年底之前成立太空军。从时间上看,日本防卫概念的转变和美国对太空战的转型是相互契合,若是结合美国网络战的经验,日本的防卫转型可以说在相当程度上与美军同步,即使不能同步,也能快速接轨,意味着今后美国与日本的联合作战模式将出现新的面貌,从陆海空的有形战力,向太空、网络和电磁空间等更高端的无形战力加以整合。

宇宙作战队

日本2019《防卫白皮书》指出,今年4月19日,日美两国在华府举行”2+2” 外交与国防会谈,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包括提高太空、网络及电磁波等新领域的能力,以及跨领域作战的合作。为此,日本将参加由美军主办的”全球哨兵”(Global Sentinel)太空状况监视多边模拟演习和”施里弗”(Schriever)太空安全保障多边模拟演习。

除此,日本还将在2020年设立「宇宙作战队」(暂定名),规模约100人,并邀请美国太空部队的教官赴日指导。《防卫白皮书》指出,计画在2022年建构完成太空状况监视(SSA),体制,除了负责清理对日本卫星造成威胁的"太空垃圾",还将在5年内提高在太空领域的情报收集、通信和定位等能力,以及加强扰乱敌方指挥系统和通信能力,进而确保日本的太空优势。

再来看日本对网络领域的应对措施。《防卫白皮书》指出,2019年度,将增加约70名网络防务队员,使网络防卫队的总人数扩充为220名,以应对敌方专业部队的网络攻击,并扰乱敌方使用网络空间的能力。同时,日本将与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防务部门进行网络磋商,另外,日本与北约组织(NATO)之间除了作为观察员参加网络防卫演习之外,从2019年3月起,日本防卫省开始派遣人员参与北约组织网络防卫合作中心的工作。

网电一体


日本将和美国加强太空监视合作。图为日本计划在自己的卫星装载美国先进的侦测传感器,以强化监控能力。(Breaking Defense)
日本将和美国加强太空监视合作。图为日本计划在自己的卫星装载美国先进的侦测传感器,以强化监控能力。(Breaking Defense)

在电磁波领域的应对方面,日本将切实管理和调整电磁波的使用功能,强化对电磁波的情报收集和分析能力,使企图进攻日本的敌方雷达和通信能力失效,并且建构情报共享的机制。据报导,日本陆上自卫队将于2020年底建立一支80人规模的电子战部队。航空自卫队以提高F-15型战机的电子战能力为主、海上自卫队将把情搜单位「情报业务群」改组为「舰队情报群」,以加强电子情报分析能力。

听众朋友也许会问,日本在太空、网络和电磁波领域的建军规模不如想象中大,不足以应对新的变局。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初期规模。关键是,日本的防卫概念已经调整,配套措施已经上路,加上有美国的援助与协作,可以说潜力无穷。

中国威胁

现在来看第二个问题。日本加深对中国威胁的疑虑,是否埋下冲突的可能呢?根据去年的版本,日本把朝鲜视为最大的安全威胁,因为朝鲜连续发射40枚弹道导弹,虽然2018年6月首次出现美朝首脑峰会,但朝鲜对废弃核武的承诺仍需要观察。今年的情况则不同。日本从5个方面来看中国的威胁:包括中国军队急速现代化、在日本周边海空域的频繁活动、突破岛链在远海海域的活动、”一带一路”的扩张,以及中国接连迫使5国与台湾断交等,把中国的威胁提到首位。

《防卫白皮书》还特别指出,2018年度,日本航空自卫队军机的紧急起飞次数为999次,其中拦截中国军机的次数最多,达638次,比上年度增加138次。拦截俄罗斯军机的次数为343次,比上年度减少47次。相比之下,中国对日本造成的空情压力,显然比俄罗斯多。这还不包括在钓鱼岛附近海域的海上对峙。

这种态势发展下去,是否埋下冲突的可能呢?情况可能没有想象中的悲观。

2018年5月9日,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日本期间,中日双方正式签署”海空联络机制”备忘录并于6月8日正式启用;2019年2月下旬,双方一致同意加快建立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进程,以充分发挥机制作用。

其实,这段历史要追溯到2007年,当时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访问日本期间,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建立海上联络机制达成共识。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双方海空的一线兵力发生意外冲突,以管控突发事件。

管控危机


2019日本《防卫白皮书》把中国列为首要威胁。图为中国军队在日本周边频繁活动示意图。(日本防卫省)
2019日本《防卫白皮书》把中国列为首要威胁。图为中国军队在日本周边频繁活动示意图。(日本防卫省)

但该机制历经多年迟迟未能签署,主要原因是双方就该机制在适用海域的问题上有严重分歧。日方不希望该机制适用于领海和领空的范围,否则会给中国军舰和军机,有理由侵入钓鱼岛海域时,只要向日方”联络”一下就可以了。为此,双方磋商处于僵持状态,直到2018年才达成妥协。

由于是妥协下的产物。中国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员刘晓博指出,该机制有三项不足之处,需要进一步厘清和规范。

一、该机制的适用范围仍处于模糊状态。双方在正式文件中,并没有明确机制的适用范围是否包含领海和领空,而采取模糊化的表述。因此,当中国军舰和船只进入钓鱼岛领海时,日方保留采取强硬驱离措施的选项。这就有可能为今后的冲突埋下伏笔。

二、该机制缺少对空中行动的规则。因为该机制是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来规范,军用航空器可以参照执行。但是无法涵盖军用航空器在空中执行的特殊任务,如空中侦察、跟踪、监视、拦截和驱离。因此,当中日两国军机在空中遭遇互动时,需要更加专业的规则来加以规范。

三、该机制的适用主体存在漏洞。目前在钓鱼岛海域,中日双方对峙主要是中国海警和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舶和飞机,而这些兵力并不是中日“海空联络机制”的适用主体。而且,中国海警已经从公安机关,改由武警部队管理,并由中央军委领导。所以,今后中国海警在钓鱼岛海域活动,属于警察执法活动或军事行动?是否适用防务部门的“海空联络机制”,以及如何保证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对等关系,都需要进一步规范,以免发生意外和冲突。

第五个政治文件


总体而言,中日关系虽然存在紧张。但是随着2020年春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作为国宾访问日本,有可能签署两国《第五个政治文件》,使双方关系出现新的转机。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9月初对日本媒体表示,如果条件成熟,中国对签署双边第五个政治文件没有异议。届时,将会为中国和日本建立新的关系掀开极为重要的篇章。我想习近平会极力促成,藉此重新定位和改善中日关系。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