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解放军2027年

2020-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在第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视频截图)
习近平在第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视频截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今天来谈一个新的话题:解放军2027年,也就是解放军建军100年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智能化

相信一些听众朋友们听过,中共有”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前一个百年,是到建党100年时(2021)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一个百年,是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2049)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中共第十九届五中全会10月29日在北京闭幕。习近平在全会上又有新的提法。他要求解放军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这个提法正式写入全会公报,使得中共出现第3个百年奋斗目标。

这个目标是什么?全会公报没有说明。但是对照前后文,在字里行间,可以隐约看出一个总体发展趋向:就是解放军将要加快”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融合发展”。其中以”智能化”最为关键。

什么是”智能化”?目前在军事领域并无一个准确定义。在技术应用上,它和人工智能(AI)、5G、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前沿科技息息相关。

所谓“机械化”,是以武器平台为中心,强调火力、机动力和防护力,打的是钢铁。”信息化”是以网络为中心,强调感知能力和联合作战,靠的是芯片。”智能化”是以认知为中心,强调智能化作战,演算法是基础。三者的技术条件和作战要求,各不相同,却是相互迭加。钢铁就像人的躯体、芯片是人的感官神经,演算法是人的大脑。三者不可偏废,却又分得出,作为一个人,哪一部分最具关键。

弯道超车


解放军将加快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融合发展。图为北斗三代卫星导航系统。(视频截图)
解放军将加快机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融合发展。图为北斗三代卫星导航系统。(视频截图)

2019年7月,解放军公布《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内容指出,目前解放军的”机械化建设任务尚未完成”,而”信息化的水平亟待提高”。如今又把”智能化”融合进来。三条发展路线,同时并进,在解放军的变革历史上从未发生,美国和俄罗斯也找不到类似经验。其目的,是要在未来几年内,或许就在2027年,建成一个有人与无人作战系统相互编组而成的新的作战体系。

从国家发展策略上看,中国对发展人工智能(AI)下了大决心。200多年前,中国错失工业化革命,但在40多年前赶上信息化列车。如今面对智能化时代,中国不仅要与世界先进国家同步,还要以”弯道超车”(change paradigms,改变发展模式)领先先进国家。

2017年6月,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V. Putin)说过两句名言:”谁成为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的领导者,谁就将成为世界的统治者。””谁在开发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突破,谁就会主宰世界。”

就在普京讲话的隔月,中国国务院2017年7月公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制定三步走的战略目标,规划到2030年中国的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上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该规划提到人工智能与军民融合时,特别指出要强化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对”指挥决策、军事推演和国防装备”等领域提供有力支撑。而前两项,与一体化联合作战的指挥控制直接有关。

军民融合


翼龙-2无人机在也门斩首胡塞武装组织领导人萨马德(Saleh al-Sammad)而声名大噪。图为2017年翼龙-2在巴黎航展。(Flight Global)
翼龙-2无人机在也门斩首胡塞武装组织领导人萨马德(Saleh al-Sammad)而声名大噪。图为2017年翼龙-2在巴黎航展。(Flight Global)

根据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客座研究员卡尼亚(Elsa Kania)的研究指出,迄今为止,解放军一直致力于人工智能有关军事应用的研究、开发和测试,这些应用与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The Third Offset Strategy)和相关国防创新计画的优先事项相当接近。而且,解放军似乎高度重视在模拟、电脑兵推和联合训练中使用人工智能,以强化战场态势感知和指挥决策的能力。

在她看来,这可能是解放军战略方针重大转变的开始,其作法与以往针对美国弱点的不对称策略不同,而是转向以抵消为导向(offset-oriented)的竞争方式进行创新。同时,解放军正在寻求“跨越式发展”,不太可能寻求线性式的发展,或跟随美国军事现代化的轨迹,而是走一条不同的道路。

卡尼亚还发现,在军民融合政策的大力推广下,解放军经由民间力量,在数据融合、信息处理和情报分析等领域出现惊人成果。包括著名的网络公司如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以及在语音辨识与合成模组领域享有盛名的科大讯飞(iFlytek),或以人脸辨识系统闻名的商汤科技(SenseTime)等业者,都有可能或已经与军方展开合作,其中有些企业比美国同行更具竞争力。

在智能和自主无人系统方面,解放军的发展涵盖了无人机、地面、水上与水下航行器,以及军事机器人和巡航导弹等。卡尼亚指出,解放军的高端智囊团队预期,未来的陆、海、空和太空领域都将充满无人战斗武器,进而在战场形成一个“多维、多域的无人作战武器体系”。

无人攻击机


有人机和无人机协同作战是未来空战形态。(Airbus)
有人机和无人机协同作战是未来空战形态。(Airbus)

最近十几年来,中国对外军售明显增加,但是能够对地区安全产生重要影响,又可以透过实战检验武器性能的主战装备,就是无人攻击机。主要战场在中东和北非地区。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数据显示,2008-2018年,中国向13个国家出口163架无人攻击机,而交付的美国MQ-9(死神无人机)仅有15架。美国军火商抱怨,他们的中国竞争对手因出售无人攻击机而大赚一笔。

2018年4月,1架由沙特阿拉伯拥有的中国制翼龙-2无人机,发射1枚反坦克导弹,在也门成功斩首胡塞武装组织领导人萨马德(Saleh al-Sammad)而声名大噪。为此,西方军事观察家认为,中国无人机正在改变也门的战争态势。

至今中国出售无人攻击机以中东市场为主,主要机型是翼龙-1/2和彩虹-4/4B,每台平均售价约100万美元至400万美元,而美国的MQ-9无人机每台售价约1,600万美元。因此,廉价是中国无人机开拓市场的最大优势。

不过,有数据显示,中国无人机的可靠性在实战中不如预期。它的指挥链路不够精密,操作高度也有限,性能不如美国MQ-9无人机,容易被击落,在利比亚和也门的战场上可以印证。

初期阶段

除了以上缺点,解放军似乎还未形成一套统一的人工智能作战理论和指导。美国专家指出,即便解放军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机会“弯道超车”,但就目前来看解放军仍处于人工智能的思考和试验的初期阶段。估计要摸索相当时间。但发展潜力不可限量。

从产业的角度看,在国际市场的数据掌控能力和人工智能硬体方面,中国和美国的差距还很大;在研究创新能力和人才资源领域,双方的差距更是明显,如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的人才总量为39,200人,不足美国78,700人的一半,且50%的美国专业人才拥有超过10年的工作经验,中国则有25%。

另外,中国人工智能商业生态系统的体量,相对小于美国,如2012至2017上半年,全球共有79件人工智能公司收购案,其中66家公司被美国公司收购,只有3家被中国的百度公司收购,而且被收购的公司只有1家是中国公司,美国公司则高达51家。

根据中国2017年公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到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的规模要超过人民币1,500亿元。然而,截至2019年底,中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的规模只超过人民币510亿元,远不如预期。人工智能企业超过2,600家,但是规模都不大。

出口管制

虽然如此,美国对中国发展人工智能保持高度警惕。2020年7月,美国两党政策中心(The Bipartisan Policy Center)与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的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SET),共同发布《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National Security)的研究报告,向美国政府提出25条行动建议,其中第24条建议特别指出,美国国务院和商务部应当与盟友和伙伴国家(特别是台湾和韩国)紧密协调,同时与美国现有的出口管制措施同步,防止先进的人工智能芯片流向中国和俄罗斯,作为军事用途。

报告指出,目前只有少数总部设在美国、韩国和台湾的公司,能够生产世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芯片。中国虽然投入数百亿美元,建立自己最先进的芯片生产能力,也取得一定的成果。但是,这些成果主要是靠引进外国的制造设备完成的,而这些设备主要来自美国、荷兰和日本。如今,美国要加强出口管制,特别是针对中国。

这些管制措施对今后解放军迈向智能化的进程产生多大影响,目前还不好说。然而,武器智能化已经浮出台面,一个融合有人与无人作战系统的新的作战体系,正在解放军的军改中逐步形成,进而改变传统的作战模式和战争面貌。换言之,解放军的对台作战也将随之而改变。这是大势所趋。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