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情报交锋

2020-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处处长斯蒂德曼(Michael Studeman)。(路透社)
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处处长斯蒂德曼(Michael Studeman)。(路透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最近美台关系又有新的动向。

两位消息人士上周日向《路透社》(Reuters)透露,负责美国亚太地区军事情报的一位二星海军少将,近日对台湾进行了一次未经宣布的访问。报导说,这一个高级别的访问,可能会惹恼中国。

战场勘察

据透露,这位神秘访客是海军少将斯蒂德曼(Michael Studeman)。目前担任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处处长。

美国国防部主管印太事务的前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对《路透社》说: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过去几年,都低调的定期派遣一星准将级别的军官访台。他表示,面对中国的军事威胁,美国和台湾一直有密切的情报交流。

因此,美国将官访台,并非惊天大事。然而,这次斯蒂德曼访台,非常特殊。除了军阶比准将高一级,更重要的是他的职务:印太司令部情报处处长。曾经在台湾任职的美国在台协会前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表示,如果”真的是印太司令部情报处长斯蒂德曼,据他所知这样的访问没有先例。”

对照最近两个月,中共飞机侵入台湾西南空域活动密集而频繁,而且几乎以反潜巡逻机和多型电子侦察机为主,大量搜集电子情报,创历年纪录。斯蒂德曼访台,绝非偶然,预告今后的台海上空,将进入美中台三方情报交锋的阶段。

 

图为2018年在台北的一场会议。(路透社)
图为2018年在台北的一场会议。(路透社)

中共军事专家判断,斯蒂德曼访台的主要任务是,“战场勘察”和”“现地作业”。因为,美军已经感受到台海上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

美国的军事情报体系与运作分为三级:一、国家级,以国防部国防情报局(DIA)为主,加上中央情报局(CIA);二、战区级,以6个区域型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情报处为主,印太司令部是其中之一;三、战术级,是以美国各军种,军级以下部队的情报单位为主。

战区情报

因此,战区级的情报作业极为重要,承上启下,扮演国家级和战术级情报整合的纽带角色。好坏之间,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

1991年2月海湾战争结束后,当时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鲍威尔(Colin Powell)在总结经验时说:“从来没有哪位作战指挥官,能像我们的战场指挥官那样全面而完整的了解对手。沙漠盾牌和沙漠风暴行动的情报支援工作是非常成功的。”

作为战场最高指挥官,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施瓦茨科普夫(Norman Schwarzkopf)更直接表明:”美军和联合部队取得巨大的军事胜利和遭到极少损失,应归功于出色的情报工作。”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实际上,比粮草先行的是情报。没有情报,指挥官怎么下达命令?怎么指挥作战?

海湾战争爆发的前1年,中央司令部情报处就开始把伊拉克作为自己责任区内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最大的国家。战前,中央司令部的情报工作重点,是使战区和各军种部队的指挥官,能够清楚了解伊拉克的军事能力和意图,并且藉由情报处的联合情报中心,作为协调各军种部队情报需求的交换站和战区内情报搜集工作的管理者。同时,在联合情报中心内特别设立战斗评估中心,对未来24-96小时内敌人的意图做出评估,并提出确定目标的攻击建议。这是美军的创举。

 

中共运-8反潜巡逻机。(图源:台湾国防部网站)
中共运-8反潜巡逻机。(图源:台湾国防部网站)

另外,整个战区的侦察和空中情报搜集工作,由中央司令部的联合侦察中心负责,它配属在情报处的联合情报中心,而不在作战处。这样一来侦察与情报合一,便于满足战区的总体情报需求,也可以即时获取和分发作战部队所需要的情报。

当然,这不是个别的情报部门所能达到的,而是美国三个军事情报体系通力合作的结果。其中,国防情报局的统筹角色至关重要,当中央司令部情报处联合情报中心的人力资源不足时,由国防情报局调派专业人员补齐。

因为它的位阶高,可以协调海湾周边国家,在其境内设立国家级军事情报支援小组,共有11个,构成整个战区的情报网络通信系统,再连接到中央司令部的情报处和各军种部队。因为是在自己的责任区打仗,中央司令部情报处要比任何单位了解战区情况,也最能有效即时获取和分发作战部队所需要的情报。

从实战中,可以看出美军区域型联合作战司令部情报处的角色和作用有多么重要。虽然,每个区域型联合作战司令部面对的战场环境和对手不同,当前的情报手段也大有精进,但是运作逻辑基本相通。如今,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首长访问台湾,其意义大不相同,重要性非其他职务的将官所能比拟。

台海危机

谈完美国。再来回顾一下台湾的经验。

1995年7月至1996年3月,台海发生第三次危机。解放军在海峡地区举行7波军事演习,先后向台湾本岛南北两端发射10枚东风-15弹道导弹。“掌握敌情”成为台湾所有战备的首要之务。危机期间,台湾国防部召开134次情搜研判会报,平均2天一次会报,由此掌握解放军的动向和意图,提出”应急战备”的方针,而非作战整备,保持外弛内张,维持台湾社会的稳定。若情报失准,难保不会发生意外。

 

中共运-8技术侦察机。(图源:台湾国防部网站)
中共运-8技术侦察机。(图源:台湾国防部网站)

当时美台之间是否有军事情报交流,目前没有解密,不好判断。但是,在战略层次上有交流。1996年3月中旬,就在解放军发射导弹的最高峰,台湾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丁懋时飞往美国,由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院次卿接待。美方表明,希望台湾在危机期间保持克制。

在军事方面,美国增派尼米兹号航空母舰赶来台海表达关切。台湾军方表明,愿意提供接舰和相关的护航措施,但是被美方拒绝。台方的判断是,美方可能不希望造成美台军事联盟的印象,避免刺激中共,可能也有保密问题,不愿透露航空母舰的具体行踪。

情报资产

这次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首长访问台湾,外界有很多解读,包括美台双方每年固定的”情报交换会议”,有可能因为当前的两岸关系而有所提升。

根据台湾《联合报》报导,美台之间的”情报交换会议”每年交替举行,通常一年在台湾、一年在美国,并不是由两军直接接触,而是由美国中情局的军职和文职人员,区分为陆、海、空与政经组,与台湾各军情部门代表交流。通常美方对两岸情势、外岛防区舰船出入的纪录,以及南海情资,兴趣较高,并要求台方提供。但是台湾提出的情报需求,美方多有保留。

这次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首长访台,据传是为巡视美台之间的情报资产。由于台湾各相关部门都闭口不谈,使得他的来访增添神秘色彩。台湾民进党籍立委蔡适应认为,斯蒂德曼来台交流,极有可能代表美方在印太战略上,有意与台湾分享情报,同时建立更完整的情报交换流程。蔡适应是立法院国防与外交委员会的委员,他的话或许可供参考。

这次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首长访台,我个人判断,至少有两层意义。

 

中共运-8远程电子干扰机。(台湾军闻社)
中共运-8远程电子干扰机。(台湾军闻社)

合作框架

首先是结构性问题。美中两国的战略竞争态势已经明朗,台湾作为美国重要的伙伴国家,又处在中国大陆的最前沿。如何建立一套针对中国的情报和监视侦察体系,并且把台湾纳入其中,是处在第一线印太司令部情报部门的首要任务。这次美国印太司令部情报首长访台,应该是一次初期的踩点,掌握美台双方各自拥有的情报资产,为今后的整合与补强先行了解,便于建立一套可行的合作框架。

再来是现实问题。从今年9月起,中共多型专业的电子战飞机开始频繁侵入台湾西南空域活动。10月份就有20天侵入,包括运-8反潜巡逻机出动15架次、运-8远程电子干扰机有3架次、运-8技术侦察机有2架次、运-9通信对抗机有4架次、运-8电子侦察机有1架次,加上空警-500预警机有2架次。频率之高,前所未有。

进入11月份,共机侵入台湾西南空域活动达到高峰。截至11月25日,单月就有18天侵入,出动各型专业电子战飞机达29架次,创历史纪录。可以说,台海上空多年来的平衡状态已被打破,台湾海空军的演训空间和防御纵深正在逐步被压缩,台海安全局势面临空前挑战。

由于中共飞机全部集中在台湾的西南空域,连接巴士海峡至东沙岛这一片空域,这里正好是美国军机由此进入南海或往北抵近闽粤两省的转折点。今天中共把重兵压在此处,针对性不言而喻。美军也不会就此退缩。如何反制?美台之间的军事情报合作,于今显得格外重要。

可以预料,今后的台海上空,将进入美中台三方情报交锋的阶段。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