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意外扯出冒牌三文鱼,口水战喋喋不休。(路透社)

专栏 | 绿色情报员:冒牌三文鱼的口水战

“在我们西北这边的话,生产的虹鳟鱼,打的也是三文鱼名号。”甘肃的养殖业者捞起活跳跳的虹鳟说。不过,北京新发地市场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中国餐厅业者却纷纷跳出来,撇清卖的不是三文鱼,而是虹鳟鱼。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疫情下被穷死的动物园

2020年新冠肺炎瘫痪全球,湖南长沙商场内的动物园大门深锁,困在笼中的白狐啃食羊驼的尸体;2003年SARS大爆发,福建厦门的海沧野生动物园也发生类似悲剧,群狮争食残杀小狮子。这两起命案有什么共通点?杀手不是“病毒”,而是“动物园”。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穿山甲有事(下)保育坟场的挽歌

中国边境的尽头,大批的装箱穿山甲,命在旦夕走私闯关;另一头被截获的穿山甲,躲过一劫送进救护中心。你说,到底谁的命好?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穿山甲有事(上) 药典除名不再片甲不留?

“我在法庭上说得非常清楚,只要败(诉)了,我们一定要继续坚持。”“穿山甲斗士”周晋峰博士6月11日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口气强硬说。

专栏 | 绿色情报员:畜禽“白名单”没说的魔鬼细节

一场世纪大瘟疫,加快中国修订动物相关法令,今年2月祭出史上最严的“禁食令”,看似关起野生动物消费大门,短短3个月,农业农村部出台畜禽养殖的“白名单”,却又打开了后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