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绿色情报员:你被铅“涂”毒了吗?

202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涂料丰富人类生活,鲜艳色彩掩盖的是环境污染和公共健康危机。(路透社)
涂料丰富人类生活,鲜艳色彩掩盖的是环境污染和公共健康危机。(路透社)

 

缤纷鲜艳的涂料为墙面、门窗或栏杆刷出美丽的外衣,背后却可能暗藏铅毒。中国和台湾的涂料接连被验出铅含量超标,更致命的真相是,中国估计约有3,100万儿童在铅暴露的风险当中。

含铅涂料治理难收官

每年10月底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铅中毒预防周”,今年以“加快含铅涂料淘汰的全球进程”为主题。2020是含铅涂料治理的关键年,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致力推动今年底前各国都应建立含铅涂料的监管框架,不过,迄今只有75个国家制定法规,仅占39%,眼看着进度大落后,铅中毒的暴风圈挡不住,像诅咒似入侵日常生活。

“美国有句俗谚:你小时候吃太多油漆碎片了吗?这句话常用来揶揄对方讲了蠢话。”台湾零废弃联盟创办人孙玮孜博士说,“因为研究发现,铅暴露与低智商和暴力倾向有显着关联性,而美国早在1978年就规定涂料规范,总铅含量不得超过90ppm(百万分之一浓度)。”

中国是涂料生产和消费大国,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2019年中国涂料行业总产量为2,464万吨,同比成长逾40%,再次刷新历史纪录。孙玮孜指出,国际污染物消除网络(IPEN)调查发现,水性涂料没有含铅的问题,油性涂料则可能加入铅化合物,2014年起该组织和各国非政府组织(NGO)展开一系列调查计划,揭露油性涂料的高含铅内幕。

 

根据中国NGO组织2017年公布的调查结果,高达7成家用涂料含铅量超标。(美联社)
根据中国NGO组织2017年公布的调查结果,高达7成家用涂料含铅量超标。(美联社)

铅毒漆遍及中国和台湾

摊开中国和台湾的分析结果,含铅超标的涂料普遍存在市售通路,危险程度令人触目惊心。孙玮孜表示,中国从2014年着手进行家用涂料的含铅量调查,2017年公布结果,在141件不同颜色的油性涂料样本,70%的涂料总铅含量超过美国规范上限90ppm,其中黄色涂料测出最高的铅含量,数值为116,000ppm。

台湾调查报告则于在2016年出炉,检测47件油性涂料,多数样本用于居家建筑,少数几件为船舶或公园游憩设施用的防锈漆。“47件涂料样本的平均铅含量超过30,000ppm,铅含量最高的是一款红丹漆,高达44万ppm。”参与调查研究的孙玮孜掩不住惊讶口吻,“以颜色来看,红色、黄色和橘色涂料的铅含量都非常高。”

孙玮孜说,铅在油性涂料扮演防锈、添色和干燥三大角色,红丹漆添加的红色氧化铅,具有防锈蚀功能;铬酸铅可让涂料色彩鲜艳,呈现出橙黄色,不过,铬酸铅为六价铬,国际早已认定是致癌物;醋酸铅则用作干燥剂,16世纪甚至被拿来当“代糖”,柔化红酒的酸度,专家推测,知名作曲家贝多芬的死因可能是红酒里的醋酸铅,因为他的头发在毒理分析中验出高浓度的铅。

三千万中国儿童高血铅

今年7月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纯净地球组织发表研究报告《致命的真相:铅污染暴露,破坏了儿童未来发展的潜力》,研究显示全球约有三分之一儿童受铅中毒影响,大约有8亿儿童的血铅含量超过5ug/dl警戒标准,而中国有3,100多万儿童的血铅水平超标,在排行榜中名列第五。

“这绝对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这份报告的主要作者之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政策专家尼古拉斯•里斯(Nicholas Rees)说,“我们早就知道铅的毒害,但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儿童受到影响。”根据这次调查研究,亚洲和非洲尤其是重灾区,而涂料是其中一个铅污染源。

 

最新研究发现,全球约有三分之一儿童受铅中毒影响,而中国有3,100多万儿童的血铅水平超标。(翻摄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最新研究发现,全球约有三分之一儿童受铅中毒影响,而中国有3,100多万儿童的血铅水平超标。(翻摄自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铅暴露没有所谓的安全值,儿童尤其是高危险族群。”台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职业医学与工业卫生研究所临床教授苏大成说明,“以婴幼儿的身体比例来看,头部特别大,这意味着在发育过程中,神经系统在小时候占有较大的比例,而且小孩子吸收快,同时会在地上爬、到处摸,容易暴露在铅毒害风险中,导致智力和行为发育受到影响。”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曾经调查分析,家居和装饰用品是儿童最常见的铅污染来源。苏大成指出,涂料隐藏的铅毒不但可透过呼吸道、消化道进入人体,还可经由胎盘和哺乳传给婴幼儿,除了墙面、门窗涂料外,色彩鲜艳的儿童玩具、餐具也是居家潜在的铅毒来源。

“铅在血液中的半衰期为30天,在骨头可高达25年,而铅对人体所有器官都会有不良影响。”苏大成提醒不可忽视铅毒害,最近他带领的医学团队也发现铅暴露和心血管危险因子有密切正相关,“其中一篇研究分析738位、平均年龄21岁的年轻人,当铅暴露增加,代谢症候群增加4成左右,动脉硬化也相对增加,而另一篇研究也发现,铅暴露会增加DNA甲基化,导致早期动脉硬化。”

 

国外涂料规范大多采用“总铅量”,中国新版的国家标准也将跟进。(路透社)
国外涂料规范大多采用“总铅量”,中国新版的国家标准也将跟进。(路透社)

可溶铅和总铅的争议

相较发达国家,几十年前已规范涂料的含铅浓度,中国和台湾不但法令出台慢半拍,含铅量标准也未跟国际接轨。孙玮孜指出,中国现行的室内和装饰涂料法规,规定铅溶出量不得超出90ppm,不过,根据中国NGO的调查结果显示,同颜色涂料的可溶性铅含量和总铅含量并没有正比关系,所以采用总铅含量较具科学准确度。

在专家和民间组织积极倡议下,今年中国接招修订涂料的国家标准,建筑用墙面涂料和木器涂料的铅限量指标由“可溶铅”修改为“总铅”,总铅限量设定为90ppm,新标准将于12月正式施行。“我们很意外修订速度这么快。”不愿具名的中国环保志愿者说,“接下来,我们会继续观察标准生效前和生效后,了解市场涂料是否有变化。”

台湾的含铅涂料泛滥却长期无法可管,直到2018年7月才有规范把关,标准更令专家跌破眼镜。孙玮孜表示,台湾规定室内用涂料的铅溶出量不能超出90ppm,室外用涂料则采用总铅含量,以600ppm为上限,若超过规范量应标注警语“含有害重金属,不得使用于室内及儿童容易触及之处”,不过,2019年底市面仍可见没有标示的高含铅涂料。

以台湾和中国现况来看,涂料产品标示不清、铅含量超标等问题依旧存在。孙玮孜认为,监管单位可能没有严格稽查,或是稽查很被动,另外,店家贩售涂料大多依品牌来陈列,并非以涂料功能来作区隔,消费者也可能因误买而暴露在铅中毒风险之中。

 

尽管含铅涂料规范出台,老旧建筑难以摆脱铅毒隐患。(美联社)
尽管含铅涂料规范出台,老旧建筑难以摆脱铅毒隐患。(美联社)

老旧建筑难甩毒窟

此外,老旧建筑若未系统性去除含铅涂料,难以摆脱铅毒隐忧,以美国来说,含铅涂料规范已施行近半世纪,根据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估计,超过360万住宅中的儿童仍面临铅中毒风险。今年2月《国际环境研究与公共卫生期刊》一篇研究指出,生活在老旧房屋的黑人儿童,血铅浓度超标的可能性比生活在同样环境中的白人儿童高6倍。

“疾病的根源就在你们家,一方土水一方病就是这道理。”苏大成强调,“当居家环境含铅量过高,自然会受铅毒害影响,一旦油漆老化剥落,要尽快刮除、去除污染源。”

中国和台湾很难躲得过铅污染危机,居家环境、校园和公共空间早已“涂”下沈疴毒患。孙玮孜曾检测台湾老公寓的铁栏杆,表面涂刷乳白色油性涂料,铅检出量为10,479ppm,他也曾调查老公园的儿童游乐设施,9个游具样本中有7个铅含量超过5,000ppm,最高的为23.5万ppm。

孙玮孜提醒,“这些含高浓度铅的涂料剥落后会继续破碎,进入土壤或大气中,最后进入人体的风险不容小觑。”

消费者如何不被“铅”绊,主动防堵铅暴露?孙玮孜建议,室内涂料最好选择环保乳胶漆,或是水性乳胶漆。苏大成也指点三大类“排铅食物”,第一类是含钙、铁、锌食物(豆制品、肉、蛋、奶等),它们进入肠胃道后,跟铅具相互竞争机制,可以把铅带走;第二类是蛋白质食物,蛋白质成分可与体内铅结合为可溶性化合物,进而阻止人体吸收铅;第三类是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可以减少铅在人体的含量,降低铅对健康造成的伤害。

 

 

撰稿:麦小田  责编:许书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