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驻华外国使节在西藏的“限行”之旅与中印冲突

2020-07-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1日,印度抗议民众在焚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画像。(美联社)
2020年7月1日,印度抗议民众在焚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画像。(美联社)

正当国际社会聚焦关注西藏的人权状况时,中国政府最近安排了外国驻华官员前往四川西藏地区的“限行”之旅。这次的参访以及近期的中印军事冲突,对涉藏事务的影响如何,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据一个倡导组织近日表示,中国西部当局最近对外国外交官进行的西藏地区参观活动,并未显示出生活在北京统治下的西藏人所面临状况的真实情况。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于6月23日表示,由中国四川省外事厅于6月17日至18日组织的这次旅行,主要集中于对风景名胜区,旅游中心和一所传统艺术研究学校的访问。

该组织并引用欧盟外交事务前负责人费德里卡·莫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在2018年向欧洲议会发表的声明中说:“旅游业和相关设施是藏族在中国统治下面对的问题中最少的一项。西藏经常发生侵犯宗教或信仰自由,对进入该地区的限制也严格执行。”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说,由中国政府精心挑选的政府代表团对旅行进行严格的限制和控制,“作为(中国)隐藏当今西藏现实的全球战略的组成部分。”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呼吁其他国家的代表团成员,注意他们的访问可能被用作宣传手段,并准备在公开场合对付任何此类国家媒体的自我宣扬。”

一位欧洲外交官在接受采访时对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计划,但我们也确实与一些当地人进行了交流。”他描述了此次巡回参观的经过,来自澳大利亚,奥地利,法国,德国,以色列,巴基斯坦,波兰,新加坡,瑞士和美国的21名外交官参加了这次旅行。

这位外交官说:“显然,中方有他们想表达的某种叙述”。他补充说,如果旅行团成员看到引起他们注意的任何东西,他们会立即向组织此行的中方人士提出关注。该名外交官又说:“显然,中方宁愿我们不谈论这类问题,但我们愿意。”

在欧洲,越来越多的欧盟成员国呼吁制定法律,要求欧洲外交官,记者和研究人员可以无限制地进入西藏旅行,西藏是一个主要禁止外来者进入的地区,而中国公民可以自由地在整个欧洲国家旅行。来自欧洲19个国家的57名议员。六月在欧洲媒体和报纸上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他们的政府应该通过一项法律,禁止不允许外籍人士在西藏旅行的中国官员进入欧洲,

2018年12月,美国特朗普总统签署了《西藏旅行对等法》,该法律规定负责限制禁止包括藏族裔美国人在内的外国人自由前往西藏的中国官员,将被禁止获得美国签证,不得进入美国。


2020年7月4日,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抗议中国压制香港自由。(美联社)
2020年7月4日,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抗议中国压制香港自由。(美联社)

该法律还要求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供一份被禁止进入西藏的美国公民名单。

而在发生致命的边境暴力后,有关人士敦促印度政府重新考虑对西藏的政策。

印度和中国军队最近在两国之间没有标记的边界上发生了致命的冲突,这促使人们呼吁印度当局重新考虑其对西藏的政策。在中国征服西藏之前,西藏一直是中印两大势力之间的缓冲地带。

西藏驻印度流亡议会副议长益西·平措(Yeshi Phuntsok)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印度现在必须“大胆”考虑有关西藏问题的政策。他说,

“在解决西藏问题之前,中印军队之间目前正在酝酿的喜马拉雅边界冲突将继续存在。因此,找到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途径是印度安全的关键” 。益西·平措并说:“我们正在要求印度政府通过支持达赖喇嘛代表与中国领导人之间恢复对话,以中间道路基础,帮助解决这些问题。”中间道路是指达赖喇嘛的提议,他在1959年西藏人对中国的控制起义流产后逃到印度,并承认北京统治西藏以换取更大的自治权。然而,包括西藏青年大会(TYC)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内的五个西藏非政府组织于6月18日在印度举行会议,谴责他们所谓的中国对边界的侵略,并呼吁印度支持西藏恢复其先前的独立。 。

西藏青年大会主席贡布顿珠(Gonpo Dhundup)于6月18日在《印度时报》上发表的报导中说:“现在是印度承认西藏为独立国家和被占领国的时候了。” 《印度时报》并援引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国家主任的话说:“独立的西藏是解决中印冲突的唯一办法。”

今年6月,印度和中国安全部队在印度西北山区拉达克山区加勒万河谷发生冲突,导致双方数十名军人在暴力攻击中死亡,其中许多人被棍棒殴打致死,这标志着在超过四十年的时间里,两国军方在对抗中的第一批伤亡。

双方均指责对方挑起冲突,印度和中国均表示对方的部队已越过其领土。据《印度时报》报道,双方兵团级别的会谈在冲突后开始进行。发生冲突后,在印度,对中国的看法已经转为强硬,越来越多的草根民众呼吁印度政府抵制该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的商品。印度政府禁止中国公司开发的59种应用程序,包括抖音,微信和微博,根据印度新闻信息局六月二十九日发布的理由是担心它们从事的活动“有损于印度的主权和完整性,对印度的捍卫以及国家与公众秩序的安全”。

2020年7月4日,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抗议中国压制香港自由。(美联社)
2020年7月4日,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抗议中国压制香港自由。(美联社)

拉达克目前的对峙只是中国和印度2200英里长的未划定边界或实际控制线发生的一系列猛烈冲突中的最新一次,5月9日,印度士兵用拳头阻止了一次尝试,当时中国军队在锡金北部的纳库拉关口越过印度领土。

2017年6月,印度派出数百名士兵进入不丹,以捍卫盟国抵御中国在洞朗(Doklam)向南修建一条道路而做出的努力。僵局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双方撤退为止。

中国和印度,现在都是核武大国,于1962年进行了一场边界战争,双方都有数百人丧生或受伤。

印度国防分析师兼退休将领卡马斯(PG Kamath)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自1947年脱离英国独立后,印度就再也没有想过要巩固其北部边界,因为西藏是“一个友好,和平与文化相关的国家”。

他说,这被证明是中国在1950年入侵并占领西藏,使中国军队升至与印度仍未划定边界的战略错误。

退休将军和印度军事训练的前负责人维诺德·萨伊加尔(Vinod Saighal)表示,印度随后通过承认对西藏的合法占领来帮助中国。

他说:“如果印度不承认中国对西藏的占领,那么世界上没有其他人会这样做。”他补充说,鉴于中国在西藏的存在,印度可能很快就会“改变方向”。

他说:“这次中国做得夸张了。”

而印度陆战研究中心退休主任,前负责人德鲁夫·卡托奇(Dhruv C. Katoch)也补充说,中国陆军是扩张主义强国,“这显然不符合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的喜好。但我认为,任何(印度)政党都不会改变西藏的现状。我觉得当今重要的是要有对藏族人民的支持,在印度民众中对藏人事务的关注正在增加”。

在中印边界对峙的两国军人(视频截图)
在中印边界对峙的两国军人(视频截图)

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丹增·勒谢(Tenzin Lekshay)对此说法表示同意,印度政府对西藏的政策可能难以改变。

“但是藏人应该抓住机会,使印度公众更加了解西藏局势。我认为提高对西藏问题的认识也将有助于我们的事业。”

印度是来自西藏的85,000名难民的家园,多年来,印度将中国视为经济伙伴,这向藏人发出了喜忧参半的信号。

2018年,在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议的前夕,印度政府发布了一项指示,禁止印度政府官员和领导人参加由藏人行政中央(CTA)组织的活动,该活动标志着藏人流亡政府于2019年在印度成立60周年。

位于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主席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近期呼吁中国从西藏撤军,并允许昔日独立的喜马拉雅国家恢复其作为缓冲国的历史地位。洛桑·森格在接受《今日印度》采访时说“当西藏独立时,印度军队不需要6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完全没有必要。因此,一旦西藏实现非军事化并宣布一个和平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印度和中国将拥有永久和平”。

许多人认为,占领西藏已有70多年的中国,现在不太可能从与其竞争对手印度的边界撤军。西藏活动家丹增·敦都在最近的采访中说,只有恢复西藏的独立,才能充分解决西藏的地位问题,并有助于促进边界和平。

丹增·敦都说:“藏族人民对独立的要求,不仅是因为我们不信任习近平主席及其控制的国家机制,而是因为我们相信只有恢复西藏独立,才能真正保证西藏人民的生存与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和土地。”

丹增·敦都还说:“我们只能尊重中国,把它当作我们的邻居,而不是我们的老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