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美国最高宗教官员承诺支持达赖喇嘛重返西藏

2020-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网站)
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网站)

近日美国最高宗教官员承诺支持达赖喇嘛重返“更多自治”的西藏,而中国当局则要求残疾藏人,必须谴责达赖喇嘛才能就业。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个争议性的情况。

六月三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在他最近一次针对北京迫害中国少数民族的抗议中保证,华盛顿将向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提供援助,以使他从流放地返回具有更大自治权的西藏。

在参加由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CT)举办的针对藏裔青年的在线论坛后,这位美国最高宗教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现在对西藏的宣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美国前参议员及前州长布朗巴克说:“西藏的问题需要提出并强调,西藏需要更多的自治权,藏人应该能够自由地实践自己的信仰,达赖喇嘛如果愿意的话必须能够返回西藏”。

“中国否认所有这些问题,但是在国会两党的支持下,我们将使这些事情成为可能,并将西藏问题置于最前沿。”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特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美联社)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特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美联社)

也在这次论坛活动上发言的美国众议员吉姆·麦高文(Jim McGovern)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由于在传授藏语,文化,自然资源和宗教自由方面受到限制,西藏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和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马可.卢比奥, 也抨击北京坚持要求由其选择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西藏宗教领袖的转世人选,以及他所指的部分旨在“消除独特的藏族身份”的政策。

卢比奥表示:“我们在批评中国共产党而不是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也在中国的压迫下遭受苦难。”

“我们声援西藏人民,并尊崇达赖喇嘛。我们大家在一起,我们希望总统很快将《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签署为法律。”


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美联社)
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美联社)

1月,一项旨在加强美国支持西藏政策的法案获得了众议院的强烈批准。 《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以392票对22票获得通过,现在需要参议院投票通过,参议院也在审查类似法案。《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由麦高文和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共同发起,签署成为法律后,将要求中国允许在西藏地区首府拉萨开设美国领事馆,然后任何新的中国领事馆才能在美国开设。
它还将建立美国的政策,选择西藏宗教领袖,包括未来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继任者,是西藏人在不受中国政府干预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

麦高文说:“中国政府不尊重互惠的外交原则。当我们通过《对等进入西藏法案》时,这不仅仅是一个声明。中国基本上不希望世界看到西藏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藏人如何受到压制,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特朗普总统于2018年12月签署了一项法案,拒绝向负责阻止进入北京统治的喜马拉雅地区的中国官员签发签证。该法案旨在推动美国更多地进入西藏,目前中国对美国的外交官和记者基本上不对外开放。

2018年《对等进入西藏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确定负责将包括藏族裔美国人在内的美国公民排除在中国西藏自治区中的中国官员,然后禁止他们进入美国。

该法律还要求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供一份被禁止进入西藏的美国公民名单。

稍早时候,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论召开的坛期间,布朗巴克Brownback和麦高文都鼓励年轻的藏裔美国人通过在美国政府机关申请实习机会来宣传西藏,并积极参加在他们祖先的领土上的竞选活动。

《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是美国国会为使中国对西藏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一系列措施中的最新措施,据信中共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拘捕了多达18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自2017年4月以来,该网络由大约1300个拘留营组成。

5月中旬美国参议院通过相关法案后,美国众议院也于五月下旬经由代理投票方式以413-1投票通过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标志着任何政府针对中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迫害维吾尔人的第一项立法。

该法案将制裁负责在该地区任意监禁,强迫劳动和其他虐待行为的中国政府官员,谴责中共的再教育营制度,并要求美国政府机构定期监视该地区的局势,以便在特朗普签署法律后立即实施制裁。

另外据报导指出,有关当局要求残疾藏人必须谴责达赖喇嘛才能就业。一项国家指示说,在中国政府部门寻求低薪工作的残疾西藏人现在必须通过政治考试才能获得就业资格,而申请者必须拒绝“种族分离”,并谴责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图片:1985年,摄影大师马克·吕布(Marc Riboud)在拉萨等藏地拍摄了许多照片。这是其中一张,在藏人家庭的佛堂里供奉着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像。(唯色提供)
图片:1985年,摄影大师马克·吕布(Marc Riboud)在拉萨等藏地拍摄了许多照片。这是其中一张,在藏人家庭的佛堂里供奉着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像。(唯色提供)

招聘通知书于6月11日在西藏自治区发布,将就业限制为“在反分裂的政治原则上具有坚定立场,批评达赖,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

该通知是自由亚洲电台获得的副本,通知中还要求求职者包括驾驶员,办公室清洁工,厨房帮手和其他类型的支持人员以“支持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招聘通知继续说:“残疾求职者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和法律。”

在美国的中国分析员拉玛嘉(Ganze Lama Kyab)在最近的采访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中国人甚至要求残疾的西藏人现在必须具备政治资格才能找到工作,这“显示出中共的高度不安全感。”

“这突显出,在西藏,中国政府的当务之急是政治上的正确性,这是招聘的首要条件。任何不遵守中国官方政策路线的人现在都没有机会在西藏谋生,”他说。

消息人士在较早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中国藏族地区寻求于当地担任辅助警察工作的藏人,也因各种疑虑而被禁止就业,招募人员被告知取消从事“分裂活动”或拥有离开西藏流亡国外的家庭成员的资格。一位现居住在印度的西藏昌多府前居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我的弟弟试图加入中国警察部队, 但由于我现在在印度,他们拒绝了我的兄弟的申请 ”。

与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有关系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西德·达瓦表示,想要加入中国军队的藏人,也必须没有参与西藏政治活动的记录。

达瓦说:“中国镇压西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忠诚和奉献精神违反了国际法,也违反了言论自由和敬拜自由,甚至违反了中国自己的法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

在被中国领导人视作危险的分裂主义者的情况下,达赖喇嘛在1959年针对中国统治的西藏民族起义失败中逃离了西藏,流亡印度,

藏人展示达赖喇嘛的照片,公开庆祝他的生日,并在手机或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他的教义,常常受到严厉的惩罚。同时,中国当局对西藏和中国西部的藏族地区保持严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动以及和平表达文化和宗教身份的行为,并使藏人遭受监禁,酷刑和法外处决。

与此同时,尼泊尔与中国的亲密关系削弱了藏人的人权保护。

近日人权组织表示,尼泊尔与中国的密切政治关系,使在这个喜马拉雅国家的藏族难民无法确定自己的地位,容易遭受滥用权利,并受到行动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限制。

尼泊尔与西藏有着很长的边境线,是至少2万名流亡者的家园,这些流放者始于1959年。当时,由于一次反抗中国统治的起义失败,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的喜马拉雅山麓避难。

尼泊尔被中国视为其“一带一路”倡议(BRI)的合作伙伴,以通过基础设施投资促进全球贸易,加德满都政府援引了中国数百万美元投资的承诺,以限制藏人在该国的活动。

根据两个人权组织写给联合国的报告指出,藏人难民通常缺乏适当的证件,由于加德满都与北京的深化联系,所有情况都恶化了。最近到来的难民,面临被驱逐回中国的威胁,他们的言论自由被压制。

自1994年以后到达尼泊尔的藏族难民,没有法律地位,常常面临不平等的待遇和权利限制。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和巴黎的国际人权联合会在尼泊尔的人权记录接受审查前这样告诉联合国。“虽然先前的难民身份卡系统承认居住在尼泊尔的藏人的合法身份,但尼泊尔政府于1994年停止发行该卡。在尼泊尔的西藏人面临的所有人权问题,都源于这种基本缺乏法律认可的问题,”报告说。

任职于尼泊尔人权组织(HURON)的一位名叫桑波的藏人说,尼泊尔政府继续拒绝向新近抵达尼泊尔的藏族难民发放难民身份证。

桑波说:“非政府组织,西藏福利办公室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在当地的办公室,都向尼泊尔政府发出了新的难民身份证要求,但均告无效。”

他补充说,没有这些卡,西藏人甚至被剥夺了上学或谋生的所有权利,即使自己创办企业也是如此。

根据尼泊尔人权组织在2017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至少有12,331名生活在尼泊尔的藏族难民没有证明文件,其中40%的人在进行研究时未满16岁,并出生在其收容国。在提交给联合国的报告中说,作为尼泊尔的非公民,西藏人被剥夺了进入该国中学和大学的权利,并被禁止在公共部门工作。

人权组织写道,在私营部门,“西藏人受到歧视,因为雇主经常认为他们会在雇用藏人方面面临严重后果”。报告还说,那些从他们曾经独立而现在被中国政府统治的家园逃离压迫的西藏人,现在仍处于不断被驱逐出境的危险中。不计其数的潜在难民,在他们试图穿越安全地区后,由尼泊尔交还给中国边防军。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联合国倡导团队负责人凯.穆勒Kai Mueller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中尼两国最近在刑事事项和边境管理系统上签署的条约尤其令人担忧。他说:“我们担心这可能导致在尼泊尔的藏人的权利进一步受到削弱,例如,如果尼泊尔政府将藏人送回中国当局手中,这可能会导致迫害,酷刑或监禁” 。穆勒并说:“我认为,国际社会应就尼泊尔的趋势和进一步发展进行非常非常密切的监督,尼泊尔是一个越来越与北京保持一致的国家,从而导致尼泊尔的权利全面恶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