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专家质疑西藏反贫困运动成效 德斯特罗出任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2020-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政府指定国务院民主、人权及劳动事务局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德斯特罗(Robert A. Destro)为新任处理西藏事务的特别协调员。(美国国务院网站)
美国政府指定国务院民主、人权及劳动事务局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德斯特罗(Robert A. Destro)为新任处理西藏事务的特别协调员。(美国国务院网站)

据西藏问题专家说,中国当局推动在藏族地区消除“绝对贫困”的运动,是以牺牲藏族的民族和文化身份为代价的,这侵蚀了少数民族的语言权利,并迫使成千上万的牧民进入荒凉的移民小镇,远离传统的牧场。

近日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宣称胜利,他说,去年有628,000名西藏人摆脱了贫困,74个县级地区从贫困名单中移除。

根据中国新华社10月15日引述吴英杰的话所取得的成效,从2015年到2019年底,藏族贫困人口的年均纯收入从1,499元(223美元)升至9,328元(1,376美元),而反贫困运动现在已将重点从消除绝对贫困转向巩固现有成绩。

新华社在报道中说:“西藏当局为将生活在严峻自然条件下的贫困人口重新安置到生产材料相对丰富,基础设施更好的地区做出了巨大努力。”

吴英杰说,搬迁工作完全是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这与该地区报道的强行驱逐,销毁或强迫出售牲畜及其他传统游牧生活的支持的报道相矛盾。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采访中,专家们对中国在反贫困运动中取得成功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访问学者帕登·索南表示,吴英杰所说,去年中国统治下的西藏,使很多人摆脱了贫困“没有真实性,无非是政治宣传”。

索南说,“从所有实际目的出发,扶贫计划只是监视和控制当地藏人的思想和活动的一种方式,该计划表面上看起来很有帮助,但其目的是为了破坏西藏人的生计,尤其是游牧民族和农民。”

他并说,“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摆脱贫困的人们实际上是否幸福,以及他们是否能够避免再次陷入贫困。”

索南补充说,在新冠病毒的全球传播中,中国可能希望利用这些活动来发布非凡的数字和数据,以显示其经济的稳定性, “只要我们和其他独立机构无法前往西藏核实这些数字,没人会相信中国共产党政府所说的话”。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众所周知,中国政府的统计数据不可靠,很难对其进行核查,因为政府不允许记者进行独立核实,并阻止像我们这样的学者和其他学者。”


理查森说:“我们从某些地区确实知道,扶贫议程已经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对藏族游牧民族。因此,人们可以轻易地想象中国共产党只是在说一句:“这个家庭仅仅因为他们已经重新安置而摆脱了贫困”。

理查森说:“因此,我不会将这些数字当作是面子”。她说:“扶贫议程也已被用来证明将学校的教学语言从藏语转换为中文的合理性。”

如今居住在波士顿的西藏前政治犯坚帕孟朗(Jamphel Monlam)说,现在以减轻贫困的名义在西藏发生的事情,是不道德且不可持续的。

他说:“中共的意图一直是关注其自身的政治利益。中共政府在西藏内部实施了许多政治和经济政策,但没有一个与西藏人民自己的愿望相协调。”

消息人士说,近年来在中国藏族地区的安置计划,已经驱使成千上万的藏人从其家中进入城市地区,在那里,他们经常生活在拥挤的环境中,大家庭聚集一处,并切断了就业机会。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于9月发布了报告指出,根据一位中国官员的说法,中国当局还把不计其数的西藏农牧民带到了再教育营,并对他们进行了强迫性的军事“职业培训”,然后将他们集体送往遥远的地方从事新的工作,其中有些地方远到中国内地。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郑国恩在该报告中说 “该计划的目标是通过增加农村可支配收入,来实现习近平的根本目标,即消除绝对贫困”。

郑国恩说,尽管官方文件将该计划描述为基于自愿参与,但在招聘,培训和工作匹配期间,存在明显的强制因素。他说,“由于贫困是根据收入水平来衡量的,而劳动力转移是增加收入的主要手段,从而使人们摆脱贫困,因此,地方政府将贫困人口围拢起来并纳入计划的压力非常大。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十月十四日任命资深人权倡导者和民权律师罗伯特·德斯特罗(Robert A.Destro)担任该部门的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该职位自2017年以来一直悬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于2018年10月8日与中国外长王毅在北京会面。(美联社)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于2018年10月8日与中国外长王毅在北京会面。(美联社)

蓬佩奥在华盛顿对记者表示,现任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助理国务卿戴斯特罗将同时担任这两个职位,并补充说戴斯特罗将敦促中国恢复与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对话。

按照西藏政策法(Tibetan Policy Act),特别协调员德斯特罗将主导美国为促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达赖喇嘛或其代表之间的对话进行的努力;保护藏族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并敦促尊重他们的人权。他还将支持美国为解决藏族难民的人道主义需求和推动高原各藏族社区可持续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进行的努力。

国务院并在声明中表示,美国始终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藏族群体的压制,其中包括缺乏有意义的自治、各藏族地区人权形势的恶化以及对中国境内藏族宗教自由和文化传统实施的严厉限制。特别协调员德斯特罗将联络藏族领导人和国际伙伴及专家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他还将促进国务院为联络和支持全球海外藏人和众多勇敢地为他们发出保护人权呼吁的维权人士开展的工作,其中包括宗教或信仰自由。

从2002年开始,达赖喇嘛的特使与中国高级官员之间举行了9轮关于在中国西藏地区实现更大自治的会谈,但在2010年停滞不前,此后一直没有恢复。

蓬佩奥说:“有系统地侵犯其本国人民的最基本人权,并在西藏一贯镇压,这是我们从中共确定的核心挑战之一。这就是特朗普总统指示我们所有人努力工作并尽力维护的:最大程度的自由,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尊严,当他们面对中国共产党正在发生的大规模侵犯人权行为时,无论是在西藏,新疆,内蒙古还是香港,我们都只是向中共要求我们对每个国家的同等要求-维护其每个公民的基本自由,人的尊严和宗教自由”。

蓬佩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近期联合国的投票结果,使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获得一席之地,“这是暴君的胜利,也是联合国的尴尬”。

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将美国从人权理事会撤出,原因是美国所说的会员制规则“允许选举世界上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者拥有人权理事会议席。”

蓬佩奥表示,当机构不可挽回时,特朗普总统领导的美国根本就不会参加。


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夫妇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一起在紫禁城观看京剧演出。(美联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夫妇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一起在紫禁城观看京剧演出。(美联社)

华盛顿倡导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副主席布丹次仁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采访时,感谢特朗普政府任命了负责西藏问题的特别协调员,并指出该职位是由2020年《西藏政策与支持法》规定的。布丹·次仁说,“但是,我们担心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局助理国务卿罗伯特·德斯特罗的职位比该职位所要求的职权低,这可能会向中国政府发出错误的信号。不过布丹次仁补充说,尽管任命助理国务卿,还是表明美国政府致力于通过谈判解决西藏问题。因此,直到2021年1月特朗普总统的本届任期届满,由本届政府任命的新任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都有责任,并且必须尽最大努力促进美国保护西藏和关注西藏事务的目标。

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办事处代表欧珠慈仁(Ngodup Tsering)指出,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CTA)已多次呼吁美国政府在国务院任命负责西藏问题的特别协调员。

欧珠慈仁说:“在此期间,中美关系恶化了,我们相信这一任命表明了对西藏的支持。中国共产党政府多年来一直压制和折磨西藏人民,我相信这一任命也是加强美国对华立场的举措”。

特朗普政府的西藏政策已经获得了总部位于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支持。

2020年7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根据2018年12月特朗普总统签署的《西藏旅行对等法》,对被认为对限制外国人进入中国藏区的政策负有责任的某些中国官员进行签证限制。

该法律还要求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提供遭拒绝进入西藏的美国公民名单。

华盛顿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中国外交官,学者和新闻记者在美国旅行不受限制,而中国则严格限制美国同业进入西藏与其他地区。

中国当局对该地区保持严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动以及民族和宗教身份的和平表达,并使藏人遭受迫害,酷刑,监禁和法外处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