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裸退”的意义真的是没有那么伟大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里调侃了胡锦涛在十八大上“裸退”后至今仍然还沉浸在被外界高度赞扬的无比喜悦之中,其激动的程度或许都超过了他自己五十多年前参加《东方红》的演出并被众领袖们接见时的那种难以抑制。且看,先是有北京方面从中共政权内分裂出来的“境内敌对势力的代表人物”,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的秘书鲍彤先生高度称赞胡锦涛的“洁身而退”“是一个正确的重大选择。有了这一条,胡锦涛就奠定了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使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相形见绌”。然后又有胡锦涛当年在清华大学的小学弟,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前女婿,八九“六四”事件的重要被通缉犯,一度担任过海外民运总领袖的万润南先生更评价曾经是“十年平庸”的胡锦涛如今是“一朝辉煌”,因为他改变了“扶上马、送一阵”的陋规,为最高权力的交接立了新规。应该说,这也是一种“制度创新”,够得上“三不朽”的最高境界——立德…….
2012-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万润南先生还认为:因为胡锦涛的“裸退”,江泽民再也不能“作怪”了,以前江退而不休,是恬着脸;现在还想继续干政,就是不要脸了。

限于篇幅,更多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对胡锦涛“裸退”之伟大意义的高度评价的例子不再继续开列,而正忙着从中南海和八一大楼向外搬家的胡锦涛在看到自己退休之后居然招来敌对势力的如此钦佩,其内心深处何止是喜悦,也许已经因为受宠若惊而深深陷入了“受之有愧”的心理彷徨之中。

依笔者的看法,首先所有对胡锦涛先生裸退持高度评价者都不约而同地把这一举措的目的或作用之一是针对江泽民,仅仅从逻辑角度就推理不通。先不说江泽民退位之后特别是把军委主席也交出之后的这八年时间里一直都在幕后干政----甚至是在幕后行使最高决策权和最终拍板权的传闻统统只是传闻,唯一的“证据”就是江泽民在什么什么场合又露面了,比如十八大召开之前一些习惯说风就是雨,实在没雨也要“人工降雨”的外界媒体把江泽民在退位常委李岚清的陪同下到国家大剧院看场歌剧也当成干扰十八大人事决策的重要信号,这里我们不妨就假设江泽民一直在幕后干政甚至主政的传闻都是有事实依据的先前下从逻辑角度分析,从江泽民 交出军委主席职务到胡锦涛“裸退”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的时间,那么这八年时间里江泽民能够在没有任何职务的前提下持续保持幕后影响力,未来的八年或十年里也是已经没有任何职务的胡锦涛为何就不能?与十年前或者说八年前的江泽民相比,如今的胡锦涛已经被党章赋与了和江泽民同等的历史地位,而从军内实际影响力来讲,江泽民当年陆续提拔至大军区及大军区以上级别的所有军政主官早都已经是退役上将,如今的所有大军区级军政主官都是胡锦涛这八年时间来陆续授予的上将或中将,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共中央军委中的所有成员也只有二炮司令员魏凤和一人不是由胡锦涛授予的上将军衔。

再从年龄太大了想在幕后干政也会力不从心的角度分析,江泽民生于一九二六年,胡锦涛生于一九四二年,也就是说,今天的胡锦涛可是比八年前的江泽民还要年轻八岁呢。

人人都应该还记得,当年邓小平凭一份南巡讲话即令江泽民和李鹏政权重启改革开放的具体时间是一九九二年初,距邓小平交出军委主席职务的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份已经过去了两年又好几个月,继而在一九九二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大上,所有重大人事决策都是由已经卸去所有职务三年时间,当时只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邓小平拍板。对此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到网上查找一下十四大上新当选政治局常委的刘华清的相关文章,其中详细回忆了他当时突然被小平同志提拔至如此高位而受宠若惊 的内容。

自江泽民在八年前辞去军委主席职务之后,在中共政权陆续召开的十七大和十八大前后都有外界的好事者其乐无穷地不断出“爆料”江泽民如何在幕后继续为胡锦涛当家作主的所谓“北京消息”,不过是把过去的邓小平推理成了日后的江泽民。那么,如果说江泽民在什么职务都没有了之后还效法了邓小平继续在幕后行使决策权从逻辑上推理得过去,那么胡锦涛“裸退”之后岂不仍然存在着效法江泽民的可能?

曾经也在海外民运总领袖位置上“裸退”过一把的万润南先生评价说,胡锦涛可能是出于无奈,因为损兵折将,他已经是无力回天。但这丝毫不能贬低他“裸退”的意义。历史上有多少进步,都是“被逼无奈”之举。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识时务就是明白大势所趋,顺势而为就是俊杰,就是英雄。

依笔者之见,万润南先生的这段评价中百分之百地切中事实的就是四个字,“顺势而为”。当然,这四个字若改成“顺其自然”或者“水到渠成”或许更为贴切。如此而已。

话说二十三年前,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召见江泽民等人通知他们自己已经和杨尚昆商量决定了就在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完成“全退”,并说他自己事后仍然认为如果当初在十三大上一退到底会更好一些。而十三大上邓小平之所以未能一退到底的原因,当时在中共中央的幕僚班子内工作并参加了中共十三大的吴稼祥先生撰文披露说,在一次主席团会议上,杨尚昆向大家表功,叙述他是怎样劝留邓小平的。他说邓小平要在13大全退的决心很大。薄一波发动中央顾问委员会各支部进行车轮战法,轮流劝小平同志不要退,都煞羽而归。薄只好请高人出马,找到了杨尚昆。杨见邓,只说了一句话,就把邓说服了。可见他的内功何等深厚。他说:“小平同志,你全退,我们赞成。但是,你想过没有,三军统帅谁来做?”他看了看邓的表情,然后轻轻地说:“你放心,我还不放心呢!”这分明是在告赵紫阳的状。邓全退,三军统帅自然是总书记赵紫阳,还用问吗?邓想了想,说:“我有个条件,你们不答应,我就全退。我推荐赵紫阳做军委第一副主席,我随时把军委主席一职交给他。你们答应了,我半退,只兼军委主席一段时间。”

时光转眼过了十五年,到了江泽民退位交班的时候,江泽民继续留任一段军委主席也不是他自己的动议,而是接班人胡锦涛率先在军委会议上提出,得到众军头的一致拥戴之后才又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出。而这一细节正是在江泽民二零零四年秋也把军委主席交给胡锦涛之后他的儿子江绵恒对外透露的。按照江绵恒的说法,十六大召开之前,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鹏、朱容基等人全都附和的胡锦涛对江泽民的劝留,根本不是因为江泽民本人不愿意放权,更不是江泽民和军队的高级将领们不信任胡锦涛,而是一种对外考虑,是为了防止外部力量利用中国共产党执政史上幅度最大的一次新老换届的机会对中国的政治稳定和新一届领导集体的执政能力作出错误的判断,同时也因为当时的台海形势,胡锦涛认为江泽民再继任一段时间军委主席有利于对内压制武力犯台的激进情绪,保证江泽民“以不变应万变”的对台政策继续得到贯彻执行,所以江泽民本人也才认为交班分两步走的做法利大于弊。

当时江绵恒还透露说,一九八七年召开十三大时,党内对小平同志仍然是“大当家”是有内部决议的,而江泽民在同意十六大上再留任一段时间的军委主席后,分别在当时那届常委会和十六届一中全会上新生产的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常委会上都明确解释过,他只是要在锦涛同志接班之后从军队和国防建设的角度再起一段时间的“保驾”作用,而绝不要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幕后当家人”。

相比于当年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之间,如今的胡锦涛和习近平之间的交接过程中,是习近平根本没有主动提出过党职和军职交接仍然是分两步走,还是提出过但胡锦涛没有接受,我们日后还会有文章做详细的分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