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横竖也是一死 武汉市长誓要与习近平拼个鱼死网破

2020-02-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就在习近平当年旧部、上海市长应勇接替湖北省委书记和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武汉市委书记还是网络“谣传”的时候,武汉官网上适时推出一篇为“已经失联多日”的武汉市委第一副书记兼武汉市长周先旺“评功摆好,鸣冤叫屈”的文章,标题是《“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文章一出,立刻成为网络“爆款”。

文章的大意是:全中国的舆论都在谴责武汉市长,可有谁想过武汉市长的难?武汉早在去年12月就将疫情上报,不发布疫情信息并非市长的责任。而且,市长顶着压力“封城”甚至愿意“革职以谢天下”,你们怎么就不能推己及人一下呢?怎么就不能多一点理性,“当你们看到,那双因为过度劳累而被泪水打湿双眼时,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

多维新闻网的相关报道文章写道:公开资料显示,“汉网”是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及旗下《长江日报》、《武汉晚报》、《武汉晨报》等十余家报刊在互联网上的主要代表,可以理解为武汉当地一众官媒的互联网平台。因此“汉网”上的这篇文章,被很多网友讥讽为“甩锅”、“本地媒体开始忠心护主了”。

多维网适时发表的评论文章《疫情之下奇文迭出 文风崩坏的地方喉舌》,先是“肯定了”汉网上这篇文章想要说的两个核心观点并不能说有错:一是在疫情信息发布太晚的问题上,武汉方面不一定是主要责任;二是武汉市长为“封城”承受了很大压力,但为了控制疫情,他宁愿背负历史骂名。

但是,多维网的评论作者指责道:“道理不怕讲不好,最怕讲道理的姿势太难看。”

多维网的评论作者认为:应该说互联网上难以消除的非理性情绪,会在对任何人、任何事进行评价的时候都存在变形和偏差,可有那么多更为重要的议题等待报道时,武汉当地媒体却急着为市长喊冤,不能不说是一种“正能量”的错位 - 连娱乐明星都知道“挣的钱当中一半是挨骂的钱”,地方官员如果连一些非议都承担不了,不如挂印走人。何况武汉市在疫情爆发初期,也绝对不是一点失误都没有。中共中央党校副教授强舸就曾撰文说到,即使疫情不能发布,并不等于法律禁止地方政府或医疗机构在地方两会期间发布病例通报,更不意味着需要把疫情当作舆情来处理;查封可能的传染源海鲜市场、取消大型聚集活动(如武汉百步亭社区春节前的万家宴活动)也并不需要启动疫情响应。武汉本地媒体在疫情远没有到论奖惩之时,就迫不及待的要为市长“暖暖心”,是舆论监督的失焦。何况这篇文章,还正好给那些本就对中国不友好的国际媒体提供了“弹药”,让这些机构去发挥一些“武汉市长不甘当替罪羊”、“挑战北京”之类的内容,一定程度上反而成了“高级黑”。

事实上,武汉官网上的这篇文章已经不再是什么“高级黑”了。文章作者已经以近乎直白的表述,为已经因为官方宣传引导而成为“千夫所指”的武汉市长 - 虽然至今仍然没有被公开宣布撤职,但却已经被失踪的周先旺击鼓鸣冤。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该文章直白写道 : “很多人说,疫情在全国的蔓延,武汉市长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早在疫情发生12月,武汉已将相关情况上报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一行也深入到武汉调研,给出了初步结论,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当钟院士说出人传人时,这位市长又是冒着多大的政治风险,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指令?”

用法广报道文章的说法:这里已经不是简单的甩锅,这段文字大有一箭双雕之势。一,武汉市并非不动作,而是早在12月份就向北京中央上报;二,武汉市长的举动并非盲目,他向北京上报不仅是自己的决定,而且遵从了专家的建议。这等于表达了市长在疫情面前既有担当又有科学精神,何错之有?

法广评论文章的作者认为:武汉去年12月起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至今扩散全国及世界,中共当局被批涉严重隐瞒。不少分析人士称,正是中共当局封锁言论,延误了对抗武汉疫情的宝贵时间。“汉网”如此发文,有人认为武汉当局不至于公开向北京挑战吧?有人认为是市长周先旺为他的后路抗争。

截止本文完稿的前一天,因为刊登了如上这篇文章,该网一度打不开了。等汉网重新可以打开的时候,这篇文章根本找不到了。而中国境内媒体被笔者及时查找过的,至少是新浪网一家曾及时转载这篇文章,现在也刪了!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过:至今已经和陈秋实一样被失踪 - 网络上已经有传闻说,目前就和陈秋实“暂住隔壁” - 但暂时还没有被公开宣布“党纪政纪处分”的武汉市长周先旺,早在上月27日就大胆地趁着接受央视专访时及时对外界披露说:“我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我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但是,“是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但是”,周先旺欲言又止的下一句话很大可能会是:……但是,到我们被中央“授权”的时候,也就是上月的20号,一切都已经为时太晚!

话说得也已经是再直白不过,那就是瘟疫肆虐武汉已有月余的1月20日之前,湖北也好,武汉也好,地方官员们是没有主动权的,一直都是在被动等待中央的指令和批示。一直到中央用“属地负责” 四个字,向地方甩锅。

也正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说:众所周知,当周先旺如上谈话内容被央视播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之后,这段关键内容很快被删除得干干净净。接下来,就是周先旺本人的被失踪。

武汉人民的父母官象陈秋实一样被失踪后,先有湖北卫健委党政主官同时被宣布撤换;两天后,又有湖北和武汉的党委一把手双双被免职。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都这个时候了,习近平还是念念不忘关键时刻的表现机会一定先照顾自己的政治亲信。

依照中共政权对地方上的一贯“究责”方式,从来都是最高追责至行政一把手,而在“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最高政治原则之下,地方党委一把手却从来都是平安过关。

而这一次对湖北和地方官员的究责方式所不同以往的则是,先对党委一把手下手。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武汉市长周先旺。(Public Domain)

从公开报道中看,这次湖北省委书记的换“帅”大会上,被换掉的蒋超良根本没有与会,但现任省委副书记兼省长王晓东是会议主持人,并在会议上对新书记表示欢迎和无条件臣服。可见,这位省长大人的位置暂时还是坐得稳的。

与此同时,武汉市委书记换“帅”的会议是如何举行根本没有报道。但因为武汉市长上月27日接受央视采访“甩锅中央”之后的第三天曾有一次露面,从此再无音讯,凡是应由武汉市政府出面的场合,均已经由常务副市长代劳的事实,即使有一个宣布武汉市委书记换人的市委干部会议,周先旺也不可能会被允许露面。

一个值得注意到细节是,湖北卫健委的党政主官被宣布免职的官方消息中,没有称此二人为同志;而宣布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的官方消息中,都称他们是“同志” ,内文中都说明是“不再担任”,给人以和“正常换届”没有区别的印象。

如此说来,在瘟疫大难度过,习近平政权腾得出手来“办理后事”的时候,被免职的湖北卫健委的两名党政主官的党纪和政纪处分恐怕是免不了了;而仍然还是被称同志的蒋超良也好,马国强也好,虽然异地官复原职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了,但在分别被保留正省部级和副省部级待遇的前提下被安排闲差,继续发挥余热至退休为止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宣布一个严重处分的可能性。

也正如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所说:毫无疑问,除非习近平政权因为此次武汉瘟疫而垮台,届时周先旺等人在被治罪的过程中,会被给与为他们自己申辩的机会。否则他周先旺也好,其他所有被事后“问责”甚至“问罪”的官员或“专家”也好,肯定会被永远噤声。象李文亮医生一样,也被感染上病毒继而又不治而死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罪名就如台湾中央社相关分析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周先旺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暗示地方所有的政治决定都需要中央上级批准,导致无法快速行动。


2020年2月2日,原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中)视察新建成的武汉市火神山医院。(路透社)
2020年2月2日,原中共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中)视察新建成的武汉市火神山医院。(路透社)

上月底周先旺面对央视受众大胆“甩锅”之后,《中国事务》网站主编伍凡曾评论说:武汉市市长已经公开讲,中央要负责,你压制我不准我报道,不准我去公开,现在公开了却要我们负责。这个市长带头抗命中央了。

用法广记者的话说:武汉肺炎疫情这么严重,为什么中共中央、国务院迟迟不表态?显然是因习近平没有表态。而中共官媒一直把疫情的全部责任,压在湖北和武汉的主政官员头上。但其实这些地方大员们深谙北京政治,他们是随着习近平的声调起舞的。

多维新闻网的相关评论文章中批判说:正如今次一团糟的湖北、武汉主政官员,平日动不动高调讲政治、表忠心,但在肺炎疫情这样的重大公共危机面前,却表现得手足无措、荒腔走板、昏招迭出,不仅在面对人民生命安全时无动于衷、缺乏担当,在处理危机时更显愚蠢与无能。

多维的文章将此现象归咎于过去几年,由于反腐败、巩固中共中央权威的需要,中共在选人用人层面上尤为强调政治意识形态,异常突出“四个意识”、“两个维护”……, 但因为过于强调官员的政治忠诚,以至于轻视乃至忽略了官员的执政能力和专业才干。

作为中共大外宣媒体,“点到为止”已经难能可贵。而读者们没有一个人不明白多维这篇文章的标题所指责的“意识形态挂帅的负面效应”,最主要责任人,最高责任人谁?

所以,周先旺的“甩锅中央”,说到底就是“甩锅习近平”。用媒体人何频的话说:“周先旺清楚自己会成为代罪羔羊,所以向权力结构抛出挑战。”而这个权力结构用四个字概括,那就是“定于一尊”。

如今深知自己横竖已是一死的周先旺,赶在自己被当成替罪羊抛出的前一刻,做出了不惜拼一个鱼死网破的垂死挣扎。因为他毕竟是习近平体制下的庸官一个,笔者无意替他点赞,但对以为武汉市长鸣冤为题,实为点明瘟疫失控乃制度之殇的汉网媒体人,实在应该重重点赞!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