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诅咒美国的人等来的只会是“天灭中共”

2020-04-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4月6日,武汉汉口火车站的行人戴着口罩在走动。(法新社)
2020年4月6日,武汉汉口火车站的行人戴着口罩在走动。(法新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宣称中国政府完全透明,钟南山为习近平政权再立新功》,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钟南山是如何信誓旦旦地为习近平的中国疫情“透明说”背书,居然声称相对于十七年前对萨斯疫情的隐瞒,“这一次从中央政府那是完全透明的”。文章被多家海外华文媒体转载后,网友反应强烈。

必须承认,笔者几乎每天都会浏览的几大在美国的华文网站里,对中共当局歌功颂德的文章和网评数量,相比美国和欧洲疫情爆发之前成倍增多。笔者上篇文章后面的跟帖也是一样。较为典型的如“百家争鸣2012 ”说:钟南山,好样的!他为中国人民做得太多了,贡献非常大。这次中国的数据是乡-镇-县-市-省-中央,层层上报汇总,层层数据透明,做不得假。要作假也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数据完全真实。武汉官员就是因此被发现和撤职的,当然不作为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dqdeer 的跟帖内容是:“了解一下中国国内是怎样隔离的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要人云亦云 ,海外的媒体没有几个说真话的。4月8日连武汉都要解禁了, 中国各地的做法基本上是过度防疫了,好多傻不拉几的穷破地方也***隔离的很认真。”

更有多份跟帖的内容是拿美国做比,口口声声中国比美国透明。比如一个叫“技术员”的发表评论说:“就算跟美国比,中国政府还是要透明一大截的。”

网名“shuangxihe”附和说:”没有比较就没法讲,如果比较对象是美国,可以讲透明的彻彻底底。”

一个叫“NewExplorer” 发表评论说:“在美国,只有病到要住院才给你检测,否者不给你检查,回家隔离。因为检测试剂有限,那还管得上无症状者? 本人一直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了解这些情况。中国做得已非常不错了。”

笔者在这里代表更多身在美国的华人网友反问一句:“为什么还要继续赖在这里,不赶紧回到你的伟大祖国,你的习近平主席的怀抱里去呢?”

有貌似为钟南山打抱不平的网友调侃说:这老头也学会高级黑啦。真想帮包子的忙,会说“完全”透明?


中国传染病专家钟南山。(路透社)
中国传染病专家钟南山。(路透社)

也有似乎真心理解钟南山等“体制内”专家们别无选择之苦衷的,比如有网友说:“赞同你大部分观点。唯此苛刻钟院士的求全责备牵强附会不能苟同。八十多高龄的钟专业贡献是疫情发布促成条件之一,你不能抹杀他对中国百姓的贡献”。“钟老头毕竟是体制内的人,可以理解。一月份国家卫健委总共往武汉派了三批专家组,前两批都选择了隐瞒和欺骗公众,钟老头率领的第三批公开了‘存在人传人’的事实。作为体制内的人,钟能做到这一点已属不易。”

笔者理解这几位网友是从善解人意的角度出发,但当时钟南山公开“人传人” 的信息应该不是“斗胆”,而是秉承“坚持正确舆论引导,防止引发社会恐慌”的上意。正如网友“DavyZhong” 的评论所说:“终南山就是罪該万死的政府隐瞒疫情的具体实施者,中国大多普通民众还认为他说了病毒是人传人的真话,其实专家组之前说的谎话都是他規定说的,否则这些专家不可能比普通医生还不如,在明显的事实前坚持隐瞒疫情。”

一位网名“基层草民”者反驳前面引用的“百家争鸣2012 ”的评论内容说:“你说的是理想状态下应该出现的情形。事实上它在病情出现的初期并没有出现,这正是人们质疑并感到愤怒的。张继先医生和其后的艾医生都感知并报告了多个‘异常’病例,但是那个7亿巨资建立的疾病监控系统未能按照设计及时地对这些宝贵信息加以系统处理。相反,它粗暴地压制并企图销毁信息资料,致使系统性地大大推迟控制疫情正常生活反应。有人推诿说,这个疾病是前所未有的,人类需要时间对其认识。莫要忘记,这个系统建立的初衷就是对包括任何新疫情出现进行及时感知检出并加以控制。当年SARS的出现,就是一个人类没有实质性应付经历的新病毒。不需要有什么专业知识,常识足以告诉人们:从一线医生觉察并警告异常病例出现到正式发布疫情的时间过长,在此期间出现训诫李文亮等在内的一系列行政举措、瞒报(湖北武汉瞒上或中央处于政治原因隐瞒社会)大大拖延了对疫情的防范,这是中国社会应当汲取的教训。”

综合如上网友们的评判,笔者本人在从专业角度同样也肯定钟南山的前提下,赞同网友Huilianghu5所说:“钟南山不必为甩锅比赛中的任何一方辩护,不涉及专业问题就不必多言。”

事实上,同钟南山齐名的中国大陆与这次疫情相关专业的专家们,虽然也都受“体制内” 所限,但他们的言论,特别是面对媒体的公开言论内容,确实在“性质”上与钟南山有明显区别。

比如钟南山率先引导舆论把病毒源头引向“国外”之后 ,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就立刻公开表示 他不认同新冠病毒来自外国的说法。张文宏当时回答《中国日报》记者的问题说,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了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

针对当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等人故意把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与美国正在爆发的流感联系在一起,张文宏也直言新冠和流感不会混淆。他说,“新冠在CT上有非常特征性的表现,所以我认为很容易加以区分。”

因为有了钟南山明显是要“祸水外引”的言论在先,当时的《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要求张文宏直接回答:大家说目前还没有找到新冠肺炎“零号病人”,而有报道说新冠肺炎可能早就有了,基因族谱里新冠肺炎病毒有5个家族,中国只有其中一个家族,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新冠肺炎病毒并非起源于中国?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public domain)
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public domain)

张文宏答称: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但我始终坚持一定要有确切的依据……。上海出现确诊病例后,我们课题组对上海的病毒株做了全基因组的测序,我们的结论跟世界卫生组织的那个结论是一致的,上海的病例是从武汉传过来,传过来以后哪怕有第二代也没有出现变异。所以这次在中国大地上,流行的就是这一株。那你今天要问我,世界上有没有其他冠状病毒在流行,出现在哪里?什么时间节点出现,这些数据都要有非常坚实的测序的结果,而且必须在国际上发表。

诡异的是,如上两家刊出对张文宏采访的中共官媒网站,今天都看不到了这个采访内容。但在在网易和谷歌还可以搜到。

除了张文宏,其实也还有其他生活在中共“体制内”的抗疫防疫专家多少敢说出一些真话。

本月三日,中国工程院院士、级别上似乎比钟南山要高的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公开接受采访。中共官媒梳理其核心观点如下:1、通过这次大疫,我们民族必须增长的智慧就是对医学科技的高度重视。目前我国的抗疫战主要打的是社会组织的仗,而非科技仗。我们应该少一些说漂亮话的人,多一些目光冷静、头脑清醒、行动稳健迅捷的科学家。

2、我国目前疫情防控效果明显,但在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对其传播规律也缺乏想象力,所以还不是歇口气的时候,还要对疫情是否反复保持足够警惕。

3、一些西方国家施行实质性的 " 群体免疫 " 策略,以牺牲年老体弱者的生命为代价,换来人群整体免疫水平的上升,疫情之后能够放心打开国门。而我国将人民生命健康放在首位,不放弃一个患者,后期可能面临被动局面,对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国际交流和开放带来不利影响。

各位读者和听众,请注意特别关注王辰教授如上三点的第一和第三。所谓打的是“社会组织的仗” ,其实就是习近平所说的“制度优势”。用“制度优势”而不是“科技优势”去抗疫,“后遗症”会是什么?结论就在王辰教授如上言论的第三点上 - 后期可能面临被动局面。

正如网友“春暖花开2016 ” 的评论中所说的那样:“ 总算有个清醒的人,讲了清醒的话!(习近平当局是)政治防疫,而不是科学防疫。与其说关心老百姓生死,不如说是在极端情形下的维稳。西方国家对于疫情期的停工停产进行了全国范围大规模经济援助,中国那些普通老百姓不知得到了什么补助,这才是关心老百姓生死的事。”

本文结束之前刚刚看到的是,一篇标题为《全球第一惨!美国新冠确诊病例约占全球四分之一》的报道文章引来众多中共“爱党爱国人士”的兴灾乐祸。清醒者当然也不乏有之,比如网友“孤舟渔翁 ” 认为:面对病毒,人类最终会实现群体免疫,即使是生产出疫苗也是一样。哪个国家率先实现了群体免疫,哪个国家就会率先恢复生产,恢复经济,哪个国家就会占尽了先机。”


2020年4月6日,武汉的民众在隔着隔离墙购买日用品。(法新社)
2020年4月6日,武汉的民众在隔着隔离墙购买日用品。(法新社)

但凡有良知的人类一份子,无论你的国籍是哪里,无不期待,无不希望这次的新冠病毒在较短时间里都就能够完成它的从始到终。如果是这样,那么应该承认它始发于中国,所以在中国先结束,继发于美国和世界上所有中国以外的国家,那么即使某个或者某些具体的国家疫情间所遭受的苦难甚至比曾经的武汉更为惨烈,这个痛苦的阶段也终将会结束。

笔者和无数中国普通百姓一样,希望疫情的大规模爆发对整个中国来讲,永远是过去时了。但这恰恰也能证明比中国爆发得晚,所以也会比中国结束得晚的美国也好,世界其他各国也好,先后都会把这个瘟神永远请出自己的国家。正如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刚刚说过的:美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会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但到了这个程度后情况会开始好转。目前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这个程度,我们已经看到了隧道尽头的曙光……。

一个自名为“多村地主”的“爱党爱国人士”居然在文学城网站上,转载笔者上篇后面跟帖扬言 “只能说天灭美国”;另一个网名“路边的蒲公英”者更是叫嚣,“撼山易,撼共产党难!”

笔者的回答是:“天”肯定灭不了美国,当然也灭不了由十多亿中国百姓组成的那个中国。但是,“天”兴许会灭掉那个强行统治十多亿中国人民的习近平政权。这场瘟疫给美国及世界其他国家造成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有多大,这一惨烈后果对中共习近平当局的继续生存与否的威胁就有多高。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