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安徒生的童话与中国的现实 ----“习近平的新思想”媲美“皇帝的新衣”

2020-10-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任志强,本月初,在一篇署名文章中抨击中共官员在处理新冠疫情时,掩盖真相并不点名地,把习近平形容为“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法新社资料图)
任志强,本月初,在一篇署名文章中抨击中共官员在处理新冠疫情时,掩盖真相并不点名地,把习近平形容为“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法新社资料图)

我们夜话中南海节目上周五播出的《习近平身边的两个王公公之间不会有利益冲突》一文,分析了虽然王沪宁亲任建强专案组组长的说法经不起推敲,但绝不排除是王沪宁率先提出“惩治”甚或是“严惩”任志强的动议的可能性。因为除了他王沪宁“护主心切”,任志强被“法办”之前的言论和文章讽刺的是习近平,鞭笞的更是习近平身边的第一宠臣王沪宁。任志强说习近平就是不穿衣服的皇帝,等于就是在说他王沪宁就是皇帝身边的骗子之一。

关注任志强先生的网友应该都读过任志强先生入狱前对外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当然也是最刺痛习近平和王沪宁的文章《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是以痛斥王沪宁手下的中共党媒为开篇,以期待习近平政权如同“四人帮”一样被打倒为结尾。

任志强先生令王沪宁读后肯定会火冒三丈的开篇内容是:“四年前的2月19日,我在转发‘央视姓党’的微博照片时,加上了‘当所有媒体都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的一段评论,于是引发了‘十日文革’式的全网大批判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党的组织纪律的处分!因此,每年的2月19日我都坚决的放下手中的笔,以守护曾经的这一天。但此次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暴发,恰恰验证了‘当媒体都姓党’时,人民就被抛弃’了的现实。没有了媒体代表人民利益去公告事实的真相,剩下的就是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体制的重病共同伤害的结果。”

志强先生的文章中说:“媒体上、网络上疯传着2月23日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参加的大会,被称为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且远胜于当年七千人的庐山会议的规模,有着比七千人大会更重要的现实意义,也被称为是一次伟大的会议。

网上许多人在用各种方式吹嘘和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并且格外强调这次会议中最重要的党的主席的长篇讲话,是一个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体现了党中央对疫情形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请读者和听众们注意,志强先生在这里把在“丧事喜办”的十七万人大会上发表长篇讲话的习近平称之为 “党的主席”而不是总书记,应该不是信笔拈来,而是有意为之。依他任志强体制内信息网的深度和广度,即使王歧山没有透露过什么,他也不可能从未得到过习近平一心恢复党主席制的信息。这也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讨论的内容之一。

今年三月间初次读过这篇被署名“任志强“的文章之后,曾一度比较倾向于相信是他人假冒任志强先生之名,因为文章内容太过大胆。

经历过“文革“的中国大陆人都知道张志新的故事。而这篇《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一文中对习近平和王沪宁之流的“反动”程度,相比于当年张志新对毛泽东和江青的“反革命”程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半年多前有朋友来电讨论《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文章时,笔者说了一句”如果真是任志强所写,岂不是在找死?”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个亲自写就并公开张贴出《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一文的勇士,确实是任志强本人。相比于当年的张志新被枪决之前还先被割喉,如今的习皇帝和王沪宁公公只下令判任志强十八年的“有期徒刑”,在胡锡进等叼盘手们看来,已经是“宽大为怀”,“皇恩浩荡”了。

任志强批评习近平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Public Domain)
任志强批评习近平剥光了衣服也要当皇帝。(Public Domain)

志强先生在他的《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一文中讽刺道 :“(习近平在“丧事喜办”的十七万人大会上发表“长篇重要讲话“之后)一时之间,举国上下都在为伟大领袖的讲话而欢呼雀跃,似乎中国又进入了那个曾经伟大的大跃进时代,又进入了四处红旗飘舞,高举红宝书,三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时代。更有许多人在从各个角度解释自己从2月23日讲话中发现的精华,以为中国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我也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我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志强先生的这篇文章张贴之后当然是很快就被王沪宁下令清除,但正可谓百密一疏,他王沪宁应该是没有留意百度百科“皇帝的新衣”词条的介绍内容:“这篇童话通过一个愚蠢的皇帝被两个骗子愚弄,穿上了一件看不见的——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新装,赤裸裸地举行游行大典的丑剧,深刻地揭露了皇帝昏庸及大小官吏虚伪、奸诈、愚蠢的丑恶本质。褒扬了无私无畏、敢于揭假的天真烂漫的童心。”

日前曾读到一则报道说:(中国大陆境内)一名专门写科学文章的微博“大V”撰文介绍美国铅笔为何是黄色的,因为内文写到“龙袍、皇帝、中国、美国”,在文章发出的那一刻就接到通知,需要经过再次审核。这名“大V”觉得很奇怪,明明文章没谈到政治,到底是哪里敏感?

该报道说,之后,这名“大V”对微博的言论管理领先其他社群平台并达到人工智能程度,感到肃然起敬。他随后致电微博客服,询问对方现在的敏感词管控技术是否更为精进。客服并未具体回答他的问题,只说“敏感词之所以叫做敏感词,就是因为不能说,所以我不能向客户透露‘敏感词究竟有哪些’”。

也许有的读者和听众会记得去年8月22日邓小平诞辰115周年纪念日的当天,《人民日报》出版社旗下的两个微信公众号“人民阅读”和“人民日报出版社”,都出人意料地发布了题为《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文章,之后又很快删除。

该文章在第一段就开宗明义“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建立退休制度,是邓小平成为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之后提出的一个重要主张。早在1977年,他在重新恢复领导职务之时,就提出了干几年便退下来的要求。”

当时有《德国之声》的报道指出,这篇文章虽然“昙花一现”,但《人民日报》公号发布的这篇文章,剑指习近平修宪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限制,是党内对习近平政策不满者借机发出的信号。据推特网友分享的截图显示,即使在被删之前,这篇《邓小平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帖文也无法分享转发,原因是“违反微信公众平台营运规范”。有网友对此评论道:“这类由官媒有意无意进行的舆论博弈,影响力不可小视,这次拿邓小平的话来说事,正如毛泽东所说:为了打鬼,借助钟馗。


任志强被重判,是要对党内“反习”力量起杀鸡儆猴之效,即使是“红二代”也不能幸免。(组合图片/AFP/AP)
任志强被重判,是要对党内“反习”力量起杀鸡儆猴之效,即使是“红二代”也不能幸免。(组合图片/AFP/AP)

与之同理,任志强因为在公开文章中直指习近平就是不穿衣服的皇帝而获刑十八年之后 百度百科却仍然继续保留对“皇帝的新衣“词条的解释,应该也是直接戳到了习近平和王沪宁的的痛点,而为什么没有被删除,也只能用百密一疏来解释了。

志强先生在他的《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一文中还讽刺说:“从(习近平在他十七万人大会上的长篇讲话的)全文开始到最后,我所能看到的都是在用各种谎言来当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事实。在试图证明自己的英明伟大时,却已将自己置于无法自圆其说的困境之中。越是吹则让遮羞布飞的越高,越是露出了其内心的恐惧和赤裸裸的维护皇权地位的野心。也许这些口号与古诗会让许多人倍受鼓舞,但聪明的人都能看到这些美丽装饰的背后,是其绝不准备为此次疫情暴发和领导失误承担任何的责任,反倒准备用全国人民的努力与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疫情防治的‘胜利’为自己庆功,准备迎接全国人民欢呼‘万岁’的战果。”

而百度百科的编辑则为“皇帝的新衣”词条找到了绝对是在以”春秋笔法“话外有话的”读后感。原载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上的文章《欺骗的意识形态外衣:皇帝的新装之阅读策略》 署名王泉的作者有感而发:“在安徒生的故事中,皇帝之所以要购买这件神奇的新衣,最主要的目的在于用更简便的方式来更加有效地治理国家,这与意识形态的功能极其类似。意识形态以一种扭曲的形式被创制出来,旨在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意识形态由一套复杂观念合成,旨在控制人们的思想,更有繁复细节使之看来其实可信,这与(皇帝的)新衣布料如出一辙……。作为政治意义的发布者和捍卫者,皇帝评论道:‘很漂亮。我极其满意’。至高权威表达了无上赞赏,随同大臣自然是赞美有加。同样,欺骗的思想新衣如同意识形态,被制造出炉而且得到了官方认可。全体随从们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并没有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然而,他们与皇帝一起惊呼着:‘哎呀,真是美极了!’统治阶级内部就这个虚假的谎言达成了共识,随后,这种官方认可的真理将在百姓之间进行流通循环,并且以此来塑造公民……。”

号称是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无一不是以秉烛夜读度过的王沪宁本人也曾读过《安徒生童话》,特别是其中最著名的《皇帝的新衣》是肯定的。但不知他是否也曾经浏览过百度百科的“皇帝的新衣“词条。安徒生,一个外国人在一百八、九十年前以童话形式虚构出来的昏聩又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皇帝和他身边的佞臣以及骗子们,竟然成了如今统治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习近平和他身边的王沪宁等人的极为形象、极为真实的写照。在当今世界里,再没有第二件虚拟作品能够象王沪宁笔下的习近平 “新时代思想”一样,足可以与安徒生笔下的那件虽然谁也看不见,但却谁都硬说其“有”的“皇帝的新衣”媲美。

任志强先生在他《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一文的最后一部分断言道:“无论如何去吹嘘党的领导和‘两个亲自’,都无法向中国人民解释1月1日的中央电视台的抓批‘谣言’的广播,都无法改变整个社会对疫情暴发的追究。也许不是今天,但迟早这些政党对人民欠下的债,都是要还的!”

“我无法为2月23日的讲话欢呼,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机,这种危机会在那些为讲话而欢呼的声音中更快的发酵。当无耻和无知的人们试图甘心于伟大领袖的愚蠢中生存时,这个社会就会在乌合之众中难以发展与维持了。也许不远的将来,执政党也会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

众所周知,志强先生这里说的“两个亲自”,是指习近平在北京再次贿赂已经被中国共产党人加封号为谭书记的世卫谭得塞时,当面说过的“武汉抗疫是我亲自领导,亲自指挥”那句话。无论他任志强先生完成此文时的本意,是否是要在文章结尾处留给读者一个他任志强是反习不反党更不反“华”的印象,但四十多年前的那次“依靠党内健康力量”进行过的一切已经完全没有可能被复制一次。我们只能期待“迟早这些政党对人民欠下的债,都是要还的”这句话,不要等到志强先生在牢中苦熬十八年后才迟迟实现。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