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中全会都不会“决定”周永康(高新)

2014-10-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举行。 (网络视频截图)

“举世瞩目”的习大大亲自主持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也许是令无数中外媒体最感失落的一次中共“重要会议”,事先被广泛预期的两大重要人事议项,如何发落周永康和两个军内“太子党”荣升军委领导人都没有被会议公报所证实。

不过,“事先的‘预测’为何没有发生?”的问题本身又成了更值得热炒的“新闻话题”,“江习内斗”的说法再次有了市场,比如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林和立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依照以往的惯例,像周永康这样的高官大案,一般都是在党代会上正式提及、当事人被开除党籍的。所以,四中全会上没有提,就说明此案的调查进行得并不顺利。”由此,林和立的结论是习近平可能在调查周永康案时遇到了一些阻碍,尤其是江泽民的派系势力可能从中作梗。

诸多海外中文媒体以“江泽民余威犹在,周、徐二案办不下去”为耸动标题引述的明镜网的一篇分析文章说,中共18届四中全会公报只字未提外界关注的“周永康案”和“徐才厚案”,这是因为前领导人江泽民一派在全会之前提出的建议,让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难以拒绝,两案已被搁置。

文中说,四中全面之前,网路就流传一则小道消息,指江泽民最近向中共中央提出六条建议,其中第四条是:“在退休前夕完成的交接工作,已有了中共组织评审结论,如本人没有在中共组织上和经济上有新的重大问题,原则上不再搞审查、追究。”尽管这一消息难获当局证实,但上述分析指出,“周永康案”和“徐才厚案”办不下去,原因在此。

分析文章中还奇怪“除周永康外,此次四中全会公报也未提徐才厚”。认为今年6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将徐才厚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按理在这次四中全会上必须要对徐才厚被开除党籍予以确认,但这次的四中全会公报却只字未提。

分析文章中还说:对于有人说,徐才厚早已退休成了普通中共党员,因此他被开除党籍用不著中央全会确认;倘若如此,他被开除就不必由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宣布;对于有人说,徐才厚癌症晚期,生命垂危,所以不再做进一步处理,分析指出,倘如此,审判可取消,但开除党籍已进行一半,不会半途而废。
因此合理的推论是,徐才厚开除中共党籍一事已被搁置,移交司法自然更谈不上。徐才厚尚如此,更不用说周永康了。换言之,习近平反腐运动受挫。周永康、徐才厚这两只大老虎,八成是打不下去了。

如上以及与如上论点大同小异的外界评论和评论文章许多都是出自研究中共多年的“名家”之手、之口,殊不知他们如此分析的大前提,那就是周永康或者徐才厚的开除党籍需要经过党的X中全会决定并由写进会议公报的“大前提”根本就不成立。专家也好、记者也好,如果事先都能够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认真学习一下中共党章,就应该明白在任何一次党的中央全会上决定对周永康或者徐才厚的处理决定并以会议公报形式对外发布,在党内实无“法理”依据。

中共现行党章的第七章《党的纪律》中明文规定: 严重触犯刑律的党员必须开除党籍。所以,无论是已经被移交司法处理的徐才厚还是此次四中全会上确认的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李东生、蒋洁敏、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等十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开除党籍的处分,都是因为他们已经“严重触犯刑律”。

中共党章中还强调“开除党籍是党内的最高处分。各级党组织在决定或批准开除党员党籍的时候,应当全面研究有关的材料和意见,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具体到周永康,因为此前对外宣布的只是他的“严重违纪”,至今还没有被公示到“违法”的层面,所以还持续在“慎重”阶段。

中共党章中还明文规定:“ 对党的中央委员会和地方各级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给以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开除党籍的处分,必须由本人所在的委员会全体会议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决定。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由中央政治局和地方各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处理决定,待召开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严重触犯刑律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其党籍;严重触犯刑律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由同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开除其党籍。”

这里说的当然是目前在位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这就是为什么前述李东生等六人都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由中央政治局决定了开除党籍,但至今只是被全会公报中定性为“严重违纪”的杨金山的党籍是在四中全会上由全体中央委员讨论开除,而不是由中央政治局事先决定开除。

这也是为什么徐才厚的开除党籍的处理是由中央政治局决定,但不需要经过四中全会“确认”或者“决定”。徐才厚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好,中央委员也好,都已经是“过去完成时”而不是“现在进行时”。

人们都还记得今年六月三十日中共官媒奉命统一对发布的处理徐才厚问题的新闻内容,说的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6月30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徐才厚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并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新闻稿中还证实了外界此前已经传说过的,徐才厚早在2014年3月15日即已经被双规的“小道消息”,承认从那天开始“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经审查,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到此为止,对徐才厚的党纪处理已经完结。他在今年六月被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党籍之前,党内的“法理”身份只是退休的普通党员,已经没有“资格”被中央全会“票决”了。所以,此次四中全会上没有讨论徐才厚,也没有“确认”政治局对他的处理决定,实属正常。

与徐才厚同理,未来的周永康何时才能被完成“慎重”的过程,外界都是瞎猜,但有一点可以断定,那就是对周永康的处理决定肯定是以“中央政治局讨论决定”的形式作出,而不会成为某次中央全会的议程。对他的处理决定终有一天会被公开宣布,但肯定不会是以X中全会公报的形式发布。

令笔者难以置信的是,经常是以“党内专家”身份对外发言的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居然也不温习一下党章就对外信口开河,在接受香港中通社采访是表示说:中央四中全会和中纪委四中全会这两次重要会议不提“周案”,可能因为案情仍在进一步扩大中。他说,现在距离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落马已有两年,但本次的中央全会才确认了曾经报道在2012年曾陪同薄熙来视察云南部队的时任西藏军区司令的杨金山问题,因此同理可以判断,现在周永康案尚未调查清楚,可能是因为发现新的线索,还需要时间进一步搞清楚新的问题,徐才厚案亦然。

汪玉凯说,并不排除高层对处理周案态度有分歧的可能性。综观改革开放后落马并判刑的薄熙来、陈良宇和陈希同开除党籍的决定,都不是在中全会上作出的,但都会在随后的中全会上确认。

汪先生错就错在拿已经退休的周永康和徐才厚与此前的在任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陈良宇以及陈希同做简单类比。殊不知,就是因为退休了以后才被“立案审查”,所以“康师傅”这碗面已经端不上任何一次中央全会的台面了。四中全会也好,五中全会也好,几中全会的议程中都不会列入“如何处理周永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