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官场地震谁会第一个倒下?(高新)

2014-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网络资料)
图片: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网络资料)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十月二十八日发布的一则消息称:根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的部署,中央第八巡视组向黑龙江省反馈巡视情况。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张基尧指出,黑龙江一些领导干部官商勾结,权钱权色交易问题较为突出;农垦、森工、煤炭系统及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领域违纪违法案件频发;有的贱卖国有资产、向关系人输送巨额利益,有的亲属子女在其管辖范围内经商办企业谋利,有的生活腐化、为情妇经商谋利提供方便,有的利用婚丧嫁娶和亲属生病收礼敛财......

消息中特别强调,巡视组已经将这些问题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了汇报,在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进行巡视“反馈”时,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黎晓宏特地到场“传达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常理,习近平的讲话精神应该是以书面文件形式向下传达,而如今由中央巡视组负责人专程抵达地方省会,向该省党委一把手当面宣读“圣旨”,此一细节足以说明中央巡视组真是象极了中国封建帝王时代的钦差大臣。

网名“皇城一兵”的内地网友在他的《巡视组在黑龙江发现了哪些问题》一文中说,10月28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向黑龙江省反馈巡视情况,不仅拉开今年第二轮巡视反馈的序幕,而且向黑龙江反馈的“问题清单”令人触目惊心。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张基尧向黑龙江反馈的“问题清单”,共计462个字,可谓洋洋洒洒,独领前三轮巡视反馈“问题清单”风骚。腐败突出问题尤其引人注目,而且表述清晰,措词严厉,有的更是让人目瞪口呆。 看来黑龙江有人要付出代价了!

既然已经查出如上那么多的问题,整个黑龙江境内的大大小小的党官被拍出为数可观的“苍蝇”是肯定的,省级领导中是否会有“老虎”(们)被抛出,才是黑龙江百姓最关心的。

前面提到的第八巡视组组长张基尧七月底率团进驻黑龙江省委的当天即对媒体表态说:根据中央部署和要求,巡视工作围绕“四个着力”,重点监督检查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以下情况:一是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二是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加强作风建设方面,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方面的突出问题,是否存在打折扣、搞变通等问题;三是在严明党的政治纪律方面,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对涉及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等重大政治问题公开发表反对意见、对中央方针政策和重大决策部署阳奉阴违,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问题;四是在执行民主集中制和干部选拔任用方面,着力发现是否存在独断专行、严重不团结等问题,以及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对比这位张钦差三个前的表态内容和三个月后的“反馈”内容,不难看出巡视组已经查出的那些问题即使不是出在省委一把手身上,省委和省府其他在位领导人中也应该会有个把甚至好几个惶惶不可终日的。

依笔者之见,黑龙江省的现任省委二把手兼省长陆昊在该省的省级领导群中腐败的嫌疑较小,理由是此公颇似当年的习近平,胸有大志,轻易不会为财、色所困。相比较而言,现任省委书记,司炉工出身的王宪魁就不好说了。

“司炉工”是蒸气火车头时代的著名工种,一般情况下,一列火车由一个蒸汽车头牵引,车头上的操作工人有三个,一个正司机,一个副司机,第三个就是“司炉”,工作任务是手持铁锹,在列车行驶期间几乎是要一刻一停地向燃煤蒸汽锅炉里填煤,是那句“咱们工人有力量”的当年的著名歌词的活生生的体现,但技术含量基本等于零。

王宪魁的这段经历与正在秦城监狱里等待着减刑出狱“为习总书记提出的复兴之梦再作贡献”的刘志军一模一样,同年被从乡下招工进了铁路系统,刘志军当时的工种是养路工。

中国大陆“文革”中后期开始所谓的“整团建团”,就是恢复共青团各级组织的意思,于是王宪魁有幸被从普通工人提拔为基层团总支书记,“文革”结束的当月又升任铁道部哈尔滨铁路局牡丹江铁路分局团委书记,正式成了一名“脱产干部”。

差不多是同时,刘志军也被提拔武汉铁路分局团委书记。

八十年代初,因为知识变得重要了,铁道部统一分配给各铁路局一批青年干部进修学习指标,从王宪魁和刘志军的公开简历中不难看出,他们两人从1981年到1984年,同时被安排先进入华东交通大学基础课部干部班然后是进入西南交通大学运输系运输管理专业学习,三年同窗。

再接下来,为了进一步晋升的“学历”需要,他们两人都具备了“党校研究生学历”。

笔者这里并不是要说王宪魁因为与贪官刘志军早年经历相同所以也有贪腐嫌疑,而是要说共产党内已经被抛出示众的贪官群里,出身微寒而后一步登天,从乡下苦孩子或者普通工人中“出脱”成党的高级干部者为数众多。

一九九九年,王宪魁从铁道部呼和浩特铁路局党委书记的正厅级升至副部级待遇的铁道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在此前后,刘志军也进入铁道部先任总调度长,继而任副部长。二零零三年,王宪魁与刘志军竞争铁道部一把手落败,主动要求离开铁路系统,被与时任青海省委书记苏荣一同进入甘肃省委,苏荣任书记,王宪魁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省委党校校长。

2006年王宪魁和苏荣同时离开甘肃,王宪魁改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兼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一副院长和省委党校校长,苏荣任中央党校长常务副校长。一年后苏荣又被曾庆红安排为江西省委书记,王宪魁再次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苏荣在全国政协副主席位置上倒台之后被陆续揭发出的惊人贪污受贿数额,最大的几笔都是在江西省委书记任上获取的,身为他的党务工作副手的王宪魁当时是否是知情人笔者不敢妄断,但王宪魁调升黑龙江省省长是苏荣向曾庆红强力举荐的结果,无论是当年的江西省委还是如今的黑龙江省委上上下下,人人知道。

有趣的是,黑龙江省委机关里有许多人也都知道王宪魁是现任黑龙江省纪委书记黄建盛的克星,所以自中纪委可以对省级纪委垂直领导,规定省级纪委书记可以不经过省委书记和省长,直接向中纪委负责之后,王宪魁不能不对黄建盛随时提防。

共青团省委书记出身的黄建盛二零零六年时以江西鹰潭市委书记身份被列为省委副书记候选人之一,但最终却是甘肃调去的王宪魁超填充了这个位置。一年后,黄建盛被中组部兑现了提升副省部级的许诺,调升黑龙江省副省长。当时的黑龙江省府有两个团省委书记出身的副省长,一个是黄建盛,另一个是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习近平的大内总管栗战书。共同的背景加上都是“外来干部”,令两人十分“抱团”。栗战书升任省长之后,黄建盛和他配合得十分默契,令机关里上上下下人人相信年轻栗战书七岁的黄建盛笃定是栗战书的省长接班人,没成想栗战书调任贵州省委书记后,黑龙江铁路局司炉工出身的王宪魁被从黄建盛的老家江西省委副书记和位置上调升黑龙江省长。

日后的黄建盛在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的基础上平调至省纪委书记至今,十八大上当选中纪委委员,此后在接受中央级媒体采访时一口一个“歧山书记”,口气亲切得令王宪魁等人后背直冒冷气。至于现任黑龙江省委全班人马中谁最有可能很快就被公开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将是我们下篇文章要分析的介绍的内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