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用邓对付毛的方式对付邓(高新)

2017-1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邓小平(public domain)
邓小平(public domain)

在“夜话中南海”栏目刊登《习近平下令删除了党章中的邓小平语录》一文之前,外部世界关注中共十九大上被习近平修改后的党章内容的分析文章,都没有涉及到习近平对邓小平“党政分开,党要管党”论点的彻底否定。

习近平下令在十九大党章中删除十二大至十八党章中“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这句当年邓小平的重要指示, 替换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之后,已经在十九大上下台离任躲到幕后的王歧山发表公开文章,不点名地批判邓小平倡导的“党政分开”的恶果是“弱化了党的领导,削弱了党的建设”,盛赞习近平上台之后“在这个问题上……澄清了模糊认识,夺回丢失的阵地,把走弯了的路调直,树立起党中央的权威,弱化党的领导的状况得到根本性扭转。”

所谓“把走弯了的路调直”,说白了就是把邓小平的错误路线坚决纠正,把邓小平党政分开指导下丢失的“阵地”重新抢夺回来。

回想笔者今年三月在本专栏发表《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一文后,曾有读者留言调侃笔者是“标题党”。对照一下十九大后出台的“习氏党章”和王歧山对邓小平时代“弱化党的领导”的公开谴责,笔者这篇文章的标题一点也没有夸大事实。

笔者在当时的这篇文章里批判王歧山在公开讲话中鼓吹: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就是明目张胆地,大张旗鼓地彻底否定了邓小平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党政分开!邓小平一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一再强调”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还又一次强调过: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现如今,王歧山偏偏不信这个“邪”,偏偏就要把十三大政治报告的核心内容之一公开否定了。你邓小平不是说“十三大政治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吗,我王歧山就要针锋相对,就非非要动上一个字,当然是最关键的一个字!把党政分开改成党政分工。

其实,就在笔者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和播出《王歧山:必需旗帜鲜明地否定邓小平!》一文的当月初,王丹先生也在自由亚洲发表了《习近平的非邓化路线》一文。一家网络媒体在转载这篇文章时把标题改成《习近平已经完全不把邓小平放在眼里了》,这个标题似乎更能准确地概括王丹先生的文中内容。

王丹先生的这篇文章是从邓小平逝世二十周年纪念日被习近平当局忽略入笔,他说:2月19日是中国前政治强人邓小平逝世二十週年。对于高级领导人的诞辰和逝世週年极为重视的中共,按理说应当高调纪念,结果官方不仅没有高调纪念,连低调的纪念活动都没有多少,反倒是民间还有一些民众自发举办悼念活动。平时话很多的习近平,这两天也没有针对邓小平讲什麽话。

王丹先生认为,邓小平,这个曾经在中国呼风唤雨的所谓“中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掌门人,这个当年以一介布衣的身份南巡中国,吓得全党战战兢兢的强人,今天落得如此冷清的身后下场,这当然不是中共一时大意的疏忽,而显然是来自最高层的指示,要求对于邓小平的逝世纪念日要低调处理的结果。而这个最高层,非习近平莫属。这麽重大的决策,当然最后要这位“核心”拍板决定。

自毛泽东死亡之后,中共的政治路线就始终在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之下,从邓小平时期的胡耀邦和赵紫阳,到邓过世之后的江泽民,胡锦涛,基本上都是对于邓小平理论亦步亦趋,不敢有丝毫违背。遥想习近平刚刚爬上总书记的高位的2012年,根基不稳的他也是要高举邓小平的旗帜,他上台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到深圳去视察特区建设,向外界展示继承邓小平路线的决心,当时还曾经引得国内外的一片欢呼,认为习近平此举代表他会是一个改革者。

当年欢呼的这些人,今天应当大部份都在后悔。事实上,习近平的统治根据稍稳,就启动了“非邓化”的政治工程。。

王丹先生在他的文章中从四个方面分析了习近平对邓小平路线事实上的背离。

其一,外交路线上,邓小平一贯主张韬光养晦。见识过大国兴衰的邓小平深知闷声发大财的重要,某种程度上说,他的主张就是“中国优先”,不管世界上的事情,因此奉行与美国和日本交好的政策。但是习近平野心高于天,推出“一带一路”政策,在南海咄咄逼人,对外扩张的目标非常明显。

其二,在历史问题的处理上,邓小平虽然反对宪政民主,但是也坚决反对阶级斗争理论,为此还制定了《关于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作为文件,要求全党对“文革”彻底否定。而习近平一上台就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否定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所谓“改革开放前的三十年”就包括“文革”十年,这是公然否定邓小平对“文革”的否定。

其三,在国家治理的方面,邓小平对于公民社会的发展虽然也心怀警惕,但是仍然主张给予社会一定的自由空间,对于党内“左”右两派的观念冲突,他的态度是令其相互制衡。但是习近平的国家治理,就是用“国家”治理“社会”,对于自由派的打击不遗馀力,对于“左”派的文革复辟言论却视若无睹。如果说邓小平是“形右实左”的话,习近平就乾脆撕掉了身上的皇帝的新衣,完全是“一左到底”。

其四,在党内决策的制度层面,邓小平总结“文革”教训,为身后的中共高层订製了“集体领导制”和“双架马车”的框架,以防一人独大,受不到制衡。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大权独揽,习李体制不复存在,把邓小平定下的党内规矩一举推翻。

王丹先生在他的这篇文章中总结说:综上所述,习近平对邓小平路线阳奉阴违,表面尊崇,实际推翻的做法已经无可置疑。对于习近平来说,他的偶像是毛泽东,而邓小平奉行的是“非毛”路线。习近平要当毛泽东2.0版,就势必要“非邓”。

王丹先生如上文章总结出习近平“非邓化“的四个主要表现,而当时的王歧山在”否邓“问题上为习近平”投石探路“时还只敢把党政分开改成党政分工。而十九大上奠定了习近平个人独裁的”法统“地位的同时,”非邓“演化成了赤裸裸地”否邓“,为中纪委挂上一块”国家监察委“的牌子实行所谓的”全覆盖“ ,以及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的决定,标志着习近平已经从统治方式的角度完全走到邓小平当年改革主张的对立面。

记得王丹先生曾还为自由亚洲撰写过《邓小平为甚么否定“文革”不否定毛?》一文。依笔者的看法,邓小平对毛泽东的态度基本上是抽象肯定,事实上否定。而如今习近平对邓小平的态度很有点象当年的邓小平对待毛泽东。

邓小平当年针对党内外对毛泽东的一片声讨回答说: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的功过评价不恰当,工人、农民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这就会造成思想混乱,导致政治的不稳定。”

现如今,习近平在下令把邓小平改革理论的具体内容从党章中删除的同时还要求保留党章中对“邓小平理论”的空洞肯定,与当年邓小平对毛泽东维持着表面上的“维护”如出一辙。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