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国安委都包括哪方神圣?(高新)

2017-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栗战书。(public domain)
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栗战书。(public domain)

昨天,中共官媒同时公布了十九届一中全会的新任书记处书记尤权接替中央统战部长和丁薛祥又兼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的消息。至此,栗战书与丁薛祥的职务交接已经完成两项。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一职仍然还是由栗战书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继续兼任。

根据十九届一中全会上出台的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名单的排序,栗战书百分之百是张德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继任人。而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召开之前,栗战书总还是要有一项具体的职务,或者说有一份具体的工作,那应该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兼办公室主任了。至于栗战书正式顶替了张德江,把“工作重心”放到全国人大常委会之后是否会把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兼职也交给丁薛祥?应该只是个时间一。很可能中共内部已经宣布了栗战书接替张德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职务,同时以这一职务兼任办公室主任主持该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直到明年三月正式把张德江送走再把丁薛祥迎进国安委。

人民日报在报道丁薛祥接任中直工委书记职务的消息时,特地把丁薛祥的简历重新刊登一遍,说他是2013年出作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国家主席办公室主任;2015年升任中央办公厅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正部长级)兼国家主席办公室主任。十九大之后的职务是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兼国家主席办公室主任。

我们不妨对照一下栗战书的官方简历:2012-2012年 中央办公厅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正部长级),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贵州省人大常委会主任;2012-2014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书记。

事实上栗战书从被宣布为中办主持工作的常务副主任之后,时任中办主任令计划即已经大权旁落。如此推论,事实上丁薛祥自2015年被宣布为中办主任工作的常务副主任之后,栗战书当然不是大权旁落,但肯定是“工作重心转移”。转到哪儿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

我们不妨再对照一下蔡奇的官方简历:2013.11-2014.03 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2014.03 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  2015.04 任常务副主任(正部长级);2016.10-北京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副市长、代市长、党组书记。

蔡奇高就之后,国安委办公室再未任命一个主持日常工作的、专职副主任,主要工作职责想必是被栗战书一人承担了。

回想去年早些时候,香港报道过“习近平亲信调任国安委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的消息,但最终证实的是十九大之后最新公布的王小洪的职务依然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委员,北京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无论未来的王小洪是否会进入国安委,但截止目前以公安部副部长之身兼任北京市副市长加上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前提也还会兼任国安委办公主任副主任的可能性没有。那岂不是把国安委办公室的工作太不当回事情了。

分析至此,就有了一个国安委的成员到底包括哪些的问题。

笔者在中共政权宣布成立国安委之初,曾经在本专栏为文《“国安委”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文引述新华网上《习总亲释“国安委”职能 权力大过美国“国安委”》一文中的诠释说,国安委的职能双向特定:对外维护主权安全,对内维护政治安全。主权安全涵盖的范围包括领土安全、国家基本利益维护、中国外部环境的确保等。政治安全涵盖的范围包括政权安全、社会稳定、民族宗教政策的确保和战略机遇期的维护等。这种“双重压力”就是产生国安委的动力。在谈到“国安委”的职能时,习近平提到“制定和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推进国家安全法制建设”。这意味着国安委将承担或者部分承担、整合或者部分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即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和中央政法委的对外和对内职能。从党的层面来统领协调党政军群等各个层面的内外安全工作,并推动实施。涉及到的部门将包括外交部、中联部、军方对外机构等外事部门;公安部、国安部等内务安保部门。涉港或者涉台部门的职能也很可能将统归“国安委”协调,因为这两个机构也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特别是最近中央高调批判香港反对派“占中行动”存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已经让国家安全受到损害。此外,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由于涉及到民族和宗教问题,也将会在此机构下协调相关事务。而人大和政协的相关内外机构、经济、群众等相关部门的情况肯定也将会被统筹考虑。

如此说来,整个中共政权的所谓“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岂不是要被全部统合(整合?)到这个国安委里?这个国安委的权力岂止是大过美国“国安委”,甚至会令人回忆起毛时代的“中央文革领导小组”。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中,这个中央文革领导小组被赋予“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权力机构”的性质,但由于当时“文革”是“一切工作的核心”,管理文革就几乎相当于管理党和国家的全部事务。如此说来,仅从“权大无比”的角度把现而今毛近平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当年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相提并论,还真是满合适的。

不过呢,这个国安委自成立至令,一直都还对外保持着非常神秘的色彩。按照中共官媒上一篇文章的说法:“从2013年11月中央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以来,这个重要架构出现在公开报道里也只是寥寥几次。好多人只是听说,未能亲见。在正式成立后三个月,2014年4月15日,《新闻联播》播出国安委首次会议,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只有文字,没有画面。这与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成立的中央深改小组、中央网信小组等架构大不一样。后者在央视都播出了会议画面。“

直到今年二月,习近平当局终于以国家安全座谈会的形式对外介绍了国安委成员。

当时,有细心的中共官媒评论人士从央视的实镜报道中数出了共有20名时任中央高层领导人到会。

其中有12名中央政治局成员: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王沪宁、刘奇葆、孙政才、范长龙、孟建柱、胡春华、栗战书、郭金龙、韩正。

此外,还有当时的8位中央和军委高层,分别是:杨晶、郭声琨、房峰辉、张阳、杨洁篪、周小川、赵克石、张又侠。

正因为有如上这份名单,所以今年初的时候外界报道纷纷跟进,把当时的四个直辖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委书记都认定为国安委成员。其实当时的政治局里的孙政才、胡春华、郭金龙及韩正都出现在座谈会上,是因为这个座谈会是召集所有省市自治区的党委一把手全部到会----或被安排发言,或只是聆听座谈内容及习近平的训令,身为直辖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们岂有不出席的道理?既然出席了,当然就和其他确实是国安委成员的高层领导人按姓氏笔划排座次,端坐在座谈会的领导席上,出席在央视镜头里了。

所以说,当时出席这个座谈会的20名时任中共高层领导人去掉其中的四个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其他16人才是当时那届国安委的全部成员。依这16人当时所担任的具体职务类推,十九大之后的新一届国安委成员就很容易对号入座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