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 四年前的江西省委书记强卫为何被提前下岗?

2020-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强卫(网路图片)
强卫(网路图片)


我们《夜话中南海》上次节目播发的《朱国贤从习近平在浙江时的吹鼓手变成了中纪委打手》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了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期间,也就是在王歧山执掌中纪委的五年时间里,习近平担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的“二秘”徐令义被安插进中纪委之后,虽然只是个正省部级的巡视组长,但权大无比,随时可以令省委书记招集省委扩大会议。凡是这样的会议场合,省委书记虽然是仍然坐在会议主持人位置上,但却要看着“列席”会议的徐令义的眼色行事。接下来的场景就是,随着突然有两个身着铁灰色无徽章制服的壮汉徒手冲进会场,徐令义就会高喊一声XXX(或者XX)站起来。然后,这个被徐令义点名的副省部级干部往往都是双眼紧闭,两腿瘫软,被两个灰衣人半架半拖地弄出已经弥漫起一股呛人的尿臊味的会场……。

在中共各级官场里,流传甚广的一个段子的内容就是:当徐令义在其所巡视之处命令该省省委书记,甚或是该直辖市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市委书记召开的省委(直辖市委)扩大会议结束之后,徐令义便命令手下逐一检查与会者坐过的椅子,凡是在椅子上留下尿迹的官员日后都在劫难逃。

而当时的徐令义,除了担任过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驻中央办公厅的纪检组长和赴重庆“回头看”巡视组组长,也还担任过赴河南和江西等地的巡视组组长。

对重庆“回头看”的结果是成功地完成了习近平和王歧山交办的任务,抓到了孙政才“政治野心和个人私欲极度膨胀”的“铁证”。但他徐令义二零一六年年中,奉习近平和王歧山对江西“回头看”的初始目的似乎没有达到 -- 既没有抓到刚刚从江西省委书记任上下台的强卫的腐败证据,也没有找到他与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离心离德”的把柄。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时任江西省长鹿心社接替了强卫的省委书记职务,虽然当时的新华社新闻稿中特别加注了一句“据悉,强卫同志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职务”,但当时的财新网等中国大陆网络媒体的相同内容新闻稿中,却都故意强调了一句“现年63岁的强卫(1953年3月出生)目前尚未达到正省级65岁的退休年限。”

强卫被宣布交出省委书记职务之后的第三天,徐令义便率领中纪委一票人马进驻江西省委“回头看”……。与此同时,海外众多华文媒体都争相报道了“强卫被查”的消息。比如其中一篇标题为《未到年龄被解职 “先京城,再秦城”?》的报道文章中就这样写道:“亲信接连被抓,个人及家族丑闻频传,卷入周永康令计划政变集团,今年7月未到年龄被迫转入中共人大任闲职,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原北京政法委书记、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将很快成为另一只大老虎。”

报道文章中还说:“今年(二零一六年)北戴河会议前,6月29日和30日两天时间内,江西、江苏、青海、山西四省委书记宣布易人,包括丑闻缠身的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和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中共官媒新华社在报道强卫去职消息时说,强卫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职务。但这一条描述引起质疑,因此次省委书记调整中,从青海到山西当书记的骆惠宁是62岁,强卫只比骆惠宁大一岁。”

其实,从最近刚刚发生的新一轮省级主要负责人职务调整的具体细节中,更可以对比出四年前的强卫刚满六十三岁即被逼从省委书记位置上“退居二线”的“事出有因”。

已经有外界媒体总结道:本月下旬刚刚发生的此次省级主要负责人职务更替的逻辑,依然是“到站下车”,其中卸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陈豪,以及卸任贵州省委书记的孙志刚均是一九五四年生人,已经超过中国正部级官员六十五岁的退休年龄红线,“超龄服役”一年有余;而卸任湖南省委书记的杜家毫,以及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也已到正部级官员65岁退休年龄。他们预计都将走向全国人大专职副主任委员或者全国政协专职副主任岗位,继续发挥余热。

此次调整之后,中共省部级层面还有七位大员在六十五岁退休年龄线上。地方省份大员中,有三人年龄已经达到或者超过六十五岁,他们分别是:福建省委书记于伟国、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新疆自治区政府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中央部委层面,商务部部长钟山、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巴特尔、中国社科院院长谢伏瞻、国务院参事室主任王仲伟四人,也都在中共省部级官员六十五岁退休年龄线上……。

由此可见,正常情况下,无论是省委书记、省长还是国务院及中央部委的非副国级领导人兼任的正职负责人,年满六十五岁下岗,或者是“因为工作需要”而超期服役一至两年才下岗,才是常态。而如今这次中共多个省级主要负责人同时调整过程中,与四年前强卫被被迫提前“退居二线”的“与众不同”截然相反的另类非常态就是,新晋升的数位省委书记中居然有位年满六十四岁的,那就是新任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

这位许达哲也是和比他年长三岁的习近平一样,具备文革时期的“知青”资历。但与习近平不同的是,这位许达哲是恢复高考后凭成绩进入大学本科的。

日后的许达哲长期从事航天事业,二零一三年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位上转岗出任行政职务,先后担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国家航天局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二零一六年九月开始担任湖南省行政一把手,并在此职务上顺利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自中共实行了正省部级六十五岁封顶,副省部级和副省部级以下都是六十岁封顶的干部退休制度之后,年满六十四岁后被晋升省委书记的,笔者尚未找到除这位许达哲之外的第二例。

有外界媒体的相关报道中认为,因为许达哲长期在航天领域任职,现已六十四岁,所以刚刚升任的湖南省委书记职位恐怕大概率会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但也有媒体人认为,既然非要赶在他六十四岁的当口将他从省长位置上提升至省委书记,也许是已经有了让他在中共二十大上晋升副国级的意图。

正常情况下,中共每届全国党代会的中央委员人选无论是继任还是新任,都有所谓“三上四下”之说,而在任或者是拟任副国级人选则可以在此标准再延长几岁,即所谓“七上八下”。

这里可以举出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一九四七年七月出生的郭金龙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年满六十五岁的时候,被从北京市长位置上提升为市委书记的。当年十月的十七大召开时,他之所以能够被连任中央委员,就是因为已经被内定为新任政治局委员。

而如今年满六十四岁才被安排晋升省委书记的许达哲,如果真是已经被内定出任未来的副国级职务的话,那么他现在的省委书记职务会一直坐到后年二十大召开,也就是他年满六十六岁的时候。这种省委书记年满六十五岁后还在原职位上超期服役一年以上的例子,已经有过好几起。这次最新一波省级领导人更替的内容之一是,陈毫的云南省委书记职务被已经担任了数年广西省长的阮成发接替。至此,一九五四年二月出生的陈毫已经年届六十七岁,等于是在省委书记位置上超期服役了近两年的时间。

而也值得特别一提的是,阮成发在这次由省长升任省委书记的时候也已经年满六十三岁。

四年前的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当时刚刚从武汉市委书记职位上升任云南副书记、代省长的阮成发居然在沪昆高铁通车仪式上致辞时,把“滇”读成“镇”,成为舆论的大笑话。

据官方资料显示,阮成发系“在职研究生”学历,和习近平一样都是“法学博士”。网友评论说,堂堂法学博士,如此缺乏常识,不禁让人怀疑他的学术含金量。更讽刺的是,每个读过小学的中国人都不可能不知道云南简称为“滇”,阮成发作为“滇”省省长,不识“滇”,真是一大奇闻。

根据当时的中共地方官媒报道:对于这起“读错字”事件,云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内部通报认为,这是一起严重的工作事故。责任在于秘书起草讲话稿时,没有严格遵守相关文件要求,使用拼音输入法。没有在生僻字后标注拼音,或用同音字代替而导致。

此故事发生后,笔者为本专栏撰写了《“领导干部容易读错的106个字”本是供习总书记御用》和《匪夷所思的习氏“口误”》两篇文章,分析说,正因为堂堂习总书记居然能够会把御笔们起草的讲话稿中引用的“轻关易道,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把 “格萨尔王”读成“萨格尔王”,当然会对“白字校长”林建华惺惺惜惺惺。更何况,习近平考察干部的第一标准就是“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所以林建华的北大校长位置从此只会坐得更牢。例证之一就是,那个把云南的“滇”字连续两次读成“镇”的云南省长阮成发出了如此洋相之后不但没有下台,而且还留在云南省长位置上被习近平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委员。

这位阮成发又因为多次在公开场合读错字,而被民间讥讽为“白字省长”。如今,他又在六十三岁高龄上被与他同样都是法学博士,而且比他读的白字更多的习近平提拔为省委书记,是否也是和前面介绍的许达哲一样,也已经是二十大上副国级的“拟任”人选?我们拭目以待。

与如上这两位分别在六十三岁和六十四岁的年龄坎儿上被晋升省委书记的阮成发和许达哲相比,四年前在六十三岁时即被迫“退居二线”的时任江西省委书记强卫,“真的是冤到家了”。

之所以说他强卫当年“真的是冤到家了”,是因为当时外界报道的强卫是所谓“令计划的四大金刚”的说法。强卫本人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 无论当时的外界媒体报道出来的这一“内幕”是否有事实根据。

而据笔者当时所得到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强卫凭他当时已经是一届中央候补委员、两届中央委员和两个不同省份一把手的任职资历, 即使没有可能晋升政治局委员或者书记处书记,也理应会在完成两届不同省份省委书记任期之后,被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职位。更何况他二零零七年被提拔为青海省省委书记之前,已经在北京市持续了十五年的副省部级任职资历。与强卫同年出生的习近平是一九九三年晋升福建省省委常委,从此官至副省部级的,而强卫晋升北京市委常委的时间是一九九二年。

至于强卫到底是因为什么被迫在六十三岁的时候就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居二线”,将是我们本专栏下篇文章的主要内容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