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官场更官场的文联和作协(高新)

2016-1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彭丽媛出任文联副主席。(微信图片)
彭丽媛出任文联副主席。(微信图片)
Photo: RFA

五年一度的中国文联和作协代表大会照例是迎来了全体政治局常委的到场致贺和在位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外界似乎没有关注到,相比于两年前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如今的这份“重要讲话”形式上的最大不同就是不再引经据典,不再开列书单和罗列古今中外知名作家的姓和名。有记者猜想说可能是因为前不久在G20峰会上把“通商宽农”念成了“通商宽衣”,从此不敢再让御笔们往讲话稿里塞一些虽然能够給听众以“学养高深”之感觉,但一不小心读错就适得其反的诗词典故之类。

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反正在外部世界无人关心。笔者注意到这次文联和作协例会被外界唯一关注的内容仅仅是因为“彭丽媛这下成了铁凝的副手、冯巩的同事…”。说的是女作家出身的铁凝被安排接替了孙家正的文联主席职务,而一大票常驻会(专职)和不常驻会的副主席包括了习近平夫人,将军歌手彭丽媛。

笔者也注意到了内地非官方网站上的一些关注文章中虽然对铁凝多有微词,但同时也从正面肯定了文联主席“终于又从专业人士人产生了”。

对中国文联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性专业人民团体”自被毛泽东和周恩来批准成立至今,主席职务先后由郭沫若、茅盾(名誉主席)、周扬、曹禺、周巍峙、孙家正出任。

前五位无需介绍,无论他们的作品被褒还是贬,他们生前确实都是有过大量作品的。而孙家正则不然,虽然年轻时在南京大学中文系读过书,但一生中既无作品,更无演技,地地道道,完完全全的党棍出身,说好听的就是“专职党干”。而之所以能够被时任党总书记胡锦涛一手安排为全国文联主席,就是因为他此前已经靠自己长年从事“党的宣传工作”的资历出任了国务院的文化部长。

据说当时胡锦涛力主孙家正以文化部长身份先兼任然后再专任全国文联主席的理由就是周扬曾是党的宣传干部,也是文化部长兼任全国文联主席。而幕后的事实是,这位比胡锦涛年轻两岁的孙家正,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是和胡锦涛同时被提拔为省团委书记的。接下来,在胡锦涛成为十二届中央委员的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孙家正也被安排为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

胡锦涛登基以后,相对年轻,但仍然在正部级岗位上原地踏步的十二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已经了了无几,为了对连任了三届中央候补委员之后才被晋升中央委员的孙家正給以些许政治补尝,胡锦涛才想出了安排他出任全国文联主席的点子。因为一直都是“超部级机构”,事实上与全国妇联,全国总工会平起平坐的全国文联的一把手,都是要被安排一个副国级职务的,或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所以孙家正在二零零七年被安排兼任全国文联主席后,次年即出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

如今,已经连任两届的孙家正因为年龄原因必须退休,应该是考虑到了孙家正出任全国文联主席职务,从专业性的角度,多少有点糟蹋文联的感觉,所以一定要换上一个“确实是有作品的专业人士”。于是,便把在位全国作协主席铁凝安排了上去。

公正地讲,党员作家铁凝在“入仕”之前的大量作品还是很有读者的。一经进入官场,虽仍有作品问世,但其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給人以“规矩多了”的感觉。

十年前铁凝出任中国作协主席时,笔者曾写过《从“铁凝现象”透视中共十七大的“党内民主选举”》一文。

文中写道:日前召开的中国作家协会第七次代表大会闭幕后,中国官方通讯社奉命高调宣传新当选作协主席铁凝为“中国文坛女掌门”,似乎是要刻意掩饰这位中国作协历史上继茅盾、巴金之后的第三任主席居然是在得票数倒数第一的前提下“当选”的事实。虽然官方新闻仍然是依“惯例”不对外公布这类“无记名投票的民主选举”中所有当选者的具体得票数字,但却已经没有办法阻止有亲身参与选举者或会议工作人员利用互联网对外透露官方新闻中没有的内容。

在这次作协第七次全代会及共同召开的文联第八次全代会上,中共中央九名政治局常委齐集会场开幕式热烈祝贺,党政军一把胡锦涛、政府首脑温家宝及意识形态界的最高主管李长春分别到到会作“重要讲话”,但党中央如此亲切的关怀和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换取的回报居然是党中央钦定的作协主席在选举过场中连得两个倒数第一,先是在所有当选的全委会委员中得票倒数第一,继而又在由刚刚当选的全委会成员投票产生主席、副主席的过程中,得票数少于所有当选的副主席。

事后外界有报道说,铁凝之所以在支持率如此之低的前提下仍被坚持安排为唯一的主席候选人,就是因为他是全国九千多名作协会员中唯一的一位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其实这是一种因果倒置的分析,真正的事实是早在二零零二年下半年确定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推荐名单时,铁凝即已经以其第六届全国作协副主席、河北省作协主席的身份被党中央内定为作协主席的接班人选,才被分配了一个中央候补委员候选名额的。

中国大陆的文联和作协,都被官方解释为“党领导的人民团体”,其领导机构的产生也完全是拷贝党代会的选举形式。所以这种在作协新领导机构产生过程中出现的得票最低者当选最高职务的所谓“铁凝现象”,其实不过是以往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出现过的类似现象的投影。

以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的十六大例,当选的一百九十八名中央委员里,得票数敬陪末座的六个人依次是李毅中、习近平、贾庆林、张高丽、李长春、黄菊。也就是说,在中央委员选举过程中得票最少的六个人里,居然有三个人进了政治局常委。另外,当时的陈至立得票倒数第七,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十六大之后召开的十届人大上被安排为国务委员,上海的陈良宇和北京的刘淇得票数分别是倒数第十和倒数第十二,但也未因此而影响他们两人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自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首次进行的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用无记名投票差额选举取代了毛泽东时代的举手投票等额选举之后,江泽民主持的十四大、十五和十六大上均未能在此基础上再向前迈进一步。如今,胡锦涛在筹备十七大的过程中,已经决定要把党代表选举的差额比例由以往的百分之五提升到百分之十五,由此推论,十七届中央委员选举的差额比例也很可能会在过去百分之五的基础上提升五至十个百分点。至于象周瑞金等中共党内开明人士所推测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选举能否由过去一直坚守的等额过度到差额――那怕是较小比例的差额?这次由中央组织部一手操纵的全国作协主席的无竞争选举形式确实是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如上内容讲的是十年前的故事,如今的铁凝在“再次当选”中国作协主席的同时,还被“当选为”全国文联主席,是中共建政一来出现的这两个职务首次由一人身兼。

虽然至今还没有从内部得到铁凝得到的具体票数,但笔者坚信肯定不再是倒数第一的。因为如今的能够被批准参加代表大会的作家和艺术家们,相比于十年前,“和党同心同德”的数目字大多了,“自觉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已经成了两个代表大会的“主旋律”。

按照中共官方的介绍文字,中国文联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是由全国性文学艺术家协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全国性的产业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组成的人民团体。”,中国作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各民族作家自愿结合的专业性人民团体”。
中国文联实行团体会员制。现有团体会员54个,包括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等等。但其中的中国作协最为特殊,在内部被称之为“独立的行政单位”,此其一。

其二,中国作协特殊还特殊在是所有的全国文联的“团体会员”中唯一的一个正部级机构。其下属的各省级作协也都是正厅局级机构。中国作协的行政编制是划在“人民团体”部分。人人都知道它事实上是一个官方机构,但大都还以为它是一个政府机构。但真正的事实是,它不但是一个官方机构,而且还是一个党务机构,不是属于国务院领导,面是直属中共中央中央书记处领导。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