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搬倒谷俊山居然要“几经磨难”?(高新)

2014-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前总后副部长谷俊山。(百度百科)
资料图片:前总后副部长谷俊山。(百度百科)

今年七月,大概是徐才厚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开除党籍,移交司法几天之后的事情,北京的官媒记者朋友电邮来一篇网文,题目是《邓江湖(胡)——才是徐才厚背后的更大老虎》,文章作者据说是习近平的陕北富平老乡,网名为“策马啸西风”,原文刊登于在陕西西安登记注册的毛左网站《 山丹丹红.中国》。

文中说:徐才厚事件由坊间传闻落到实处,昔日军中大老虎,盘踞军委副主席达十年之久的军中巨贪,浮出水面,这不蒂有石破天惊之举。如此大老虎落网,其背后隐藏更深,伪装更神秘的更大老虎,更大保护伞,应该说,已经进入人们视线,呼之欲出了。当徐才厚在军中纵横捭阖,春风得意,卖官鬻爵,私分军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谁纵容了徐的骄横?谁又有权纵容徐的贪婪?可以说,这都与时任军委主席的邓江胡不无关系。当坊间纷纷传闻,军中五十名巨头,私分军费3400亿。由于民间传闻往往被证实,所以,我相信这是真的。试想。谁有胆量、权利、能力私吞军费?可以说,如果事件属实,当时的中央军委,就是一个巨大贪污集团,而身居军委主席要职的邓、江、胡,绝难置身事外,独善其身,或许是军中最大的贪腐总后台,真正该打的大老虎。

文中还说:当年国民党军队成立伊始,官兵上下,戮力同心,慷慨激昂,宣布北伐。那时的国民党军队攻城略地,兵锋所指,势如破竹,迅速结束了军阀割据,统一了全中国。然而在八年抗日,三年国共内战中,军队战斗力急剧下降,以致土崩瓦解,一溃千里,退守台湾,靠美国庇护,这才苟延残喘,延续至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军中巨头贪腐,腐蚀了官兵上下,潜消了军队战斗力。反观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军队,那是毛主席亲手打造的一支为人民利益而战的人民子弟兵,军民鱼水一家亲,拿起枪即为兵,放下枪即为民,全民皆兵,一呼百应,用这样一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子弟兵,试看天下谁能敌?三年解放战争,摧枯拉朽,消灭国民党八百万武装到牙齿的大军。抗美援朝,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徒步之兵,劣势装备,打败了拥有海陆空绝对军事优势,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其后,中苏珍宝岛战争,中印战争,抗美援越,中越西沙海战等,装备劣势的中国军队在所有对外战争中,俱都攻必取,战必胜......

(不幸的是)由于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主席溘然长逝,走资派趁机发动宫廷政变,抓捕捍卫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四英杰”,中国共产党被邓家特色党替代了,中国社会主义被邓家特色王朝颠覆了,中国人民子弟兵被邓、江、胡特色歪理邪说强灌洗脑了。邓江胡特色党,邓江胡特色理论,邓江胡特色家丁,共同构筑了中国邓江胡特色王朝。在邓江胡特色理论侵蚀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无权不贪,卖官鬻爵,政以贿成。自从中国军队教育剔除了毛泽东思想,强灌邓江胡特色理论,彻底沦为邓江胡特色家丁后,经商走私,买官卖官,成为邓江胡特色家丁专长。

如今,随着谷俊山、徐才厚等一批军中巨头被捕,军队贪腐被曝光,作为当年军中首要——军委主席邓江胡,岂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全国人民都在拭目以待,看习总打虎,是否敢打掉徐才厚身后的大老虎?是否能正本清源,全面荡涤贪腐乱军之源?是否敢于摒弃邓江胡特色祸国害军的歪理邪说,回归强军之本的毛泽东思想?军队廉贪,关系国家兴亡,中国军队从弱到强,再从强转弱,百余年间,历历在目;至于何去何从,世人皆知。

笔者当时读罢此文之后对刊登它的网站有些好奇,上网查阅了一下,惊奇这样一个所有文章都是点名批判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用比“文革”大批判文章还要激烈的语言刻毒咒骂改革开放政策、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理论的极左网站,居然不会被封杀。

近几日,传给笔者此文的北京记者朋友再次提及此文和刊登它的网站,提醒笔者说该网站之所以不会被网监采取措施,就是因为它只反邓、江、胡,不反习近平,甚至是对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寄于期待。

习近平能否如毛左们所愿“回归毛泽东”是另外一个话题,继续讨论徐才厚“背后的大老虎”话题,前述毛左文章中把胡锦涛和江泽民及邓小平并列挞伐,确实有失公正。

谁都知道,徐才厚的被调查始于谷俊山的“卖主求生”,而谷俊山的被抓并不是习近平接班之后而是接班之前,具体时间是二零一二年年初。

曾经读到过一篇境外中文媒体的捧习文章,文中引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在互联网上透露的“内幕”,称赞习近平上任后十分重视谷俊山贪腐案,先后十多次点到谷俊山,特别指示要“一查到底”。但事实上恰恰就是这位公方彬曾经在互联网上透露说:网上传闻的“谷巨贪”的很多涉案数字“已经接近事实”。当初调查谷俊山时,总后领导曾向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汇报情况,讲了两个多小时,“原来向胡主席建议把谷俊山调离总后,胡主席不同意,认为这样的人调到甚么地方都是祸害,是胡主席下决心惩处谷俊山,才将其绳之以法。

早在今年年初徐才厚还陪同习近平出席观看军队文艺演出之前,中共军内即有传闻说胡锦涛在得知了谷俊山的大量犯罪事实之后曾当面质问徐才厚:去年给这个人授中将衔是你提的名,总后党委的不同意见你怎么就听不进去?

一个多月前,太子党出身的少将罗援接受香港媒体采访说: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以党委名义举报谷俊山贪腐问题。谷俊山在某些人指使下很猖狂地说“我后面也有人”。对此,总后勤部长廖锡龙震怒地说“我廖锡龙上过战场,死都不怕,还怕一个贪官?”刘源怒不可遏地说“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他们再次上报谷俊山问题,终于在中央支持下打开军队反腐突破口。

也是这一罗援少将,在接受另外一家香港媒体采访时再次夸赞了刘源对谷俊山的嫉恶如仇,说刘源在与谷俊山的斗争中“几经磨难”。

查谷俊山的发迹史,他是2007年6月从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副部长位置上升任部长,继而又兼任全军房改办公室主任。两年后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晋升中将 。

这段时间里,胡锦涛是中央军委主席,而到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时,习近平也已经是军委副主席。也就是说,当时的刘源在发誓要斗垮谷俊山时,虽然背后有军委主席胡锦涛和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撑腰,却仍然还要“几经磨难”。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在胡锦涛担任军委主席的整整八年时间里,军队的组织人事大权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掌控在他手中?

谷俊山说自己的背后“也有人”,如果他说的“人”只是一个的话,当然只会是徐才厚。如果不止一个的话,那么当时的另外一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以及当时的军纪委书记孙忠同都难逃干系。

这里需要特别说一下孙忠同。最近外界媒体有报道说胡锦涛和习近平下令调查谷俊山的过程中一直受到军纪委书记杜金才的明顶暗抗。但事实上杜金才是在习近平接替军委主席职务的同时才接替了童世平的军纪委书记职务,而童世平担任这一职务也不过是短时间的过度,在他之前的军纪委书记孙忠同早就被传闻是谷俊山的靠山之一。而这位孙忠同是徐才厚在总政有了话语权之后直接从自己沈阳军区政治部老家网罗到总政的政治死党,先是出任徐才厚解放军社社长的接班人,而后又被徐才厚一步步提拔为总政副主任兼军纪委书记。

至于在孙忠同之前的历任军纪委书记中,除了徐才厚是否还有其他人也是谷俊山“后面的人”,留待下篇文章继续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