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党派人士”咋就成了党中央主席?

中共政权在邓小平时代里,面对“逆时代潮流而动,坚持实行一党专制之政体”的外界谴责之声的基本对策还是装聋作哑,充耳不闻,但江泽民时代特别是胡锦涛之后开始之后,该政权的对外宣传材料开始统一用所谓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来主动对外申诉继续把它看成与过去的“毛共”没有区别的“一党专制”让它承受了莫大的委屈。而这所谓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的组织体现便是安排一些来自于各民主党派的中央及各级支部的负责人进入中央和地方的各级人大、政协、各级政府及政府机关里出任副职领导人。
2012-12-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按照中共官方的权威解释,“中国多党合作制度中包括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八个民主党派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五年一次的中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之后,所谓八大民主党派的全国代表大会随即陆续登场,因为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及该次党代会结束之后立刻举行的一中全会只是敲定了次年三月必定要进行的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及国务院换届过程中所涉及的全部中共党员干部名单,而将要继任或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民主党派领导人,都需要在其自己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被确认一下继任或者新任该党派中央领导人的身份才行。

截止本文完稿,诸如农工民主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建国会、致公党等都已在本月开完了它们的全国代表大会,其中农工民主党的代表大会上,目前仍还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桑卫国和目前仍还是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陈宗兴分别卸任了主席和常务副主席的职务,这就意味着新当选的主席陈竺和新当选的第一副主席刘晓峰将分别在明年三月召开的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上接替桑卫国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职务和陈宗兴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

这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条中国大陆花瓶党正常换届的普通时政新闻,中共一级官媒新华社对此新闻的处理方式也与其他几个花瓶党的换届新闻殊无二致,但却有中国大陆内部的部分二级官媒从中看出了陈竺当选该党主席的“与众不同”之处,以“卫生部长陈竺当选农工党主席,9月低调入党”为新闻标题,并特别加注“核心提示”说:12月10日,卫生部长陈竺当选新一届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今年10月28日,陈竺增选为农工党中央副主席。此时,距9月份陈竺低调加入农工党仅一月有余。2007年6月陈竺曾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出任卫生部部长,成为改革开放后首位出任国务院组成部门正职的无党派人士。”

如此处理之后,立刻引起了外界自由媒体的关注和好奇,好奇这位一度被中共政权当成政治体制改革之重要标志内容之一而狠狠地宣传过一阵的所谓“无党派人士”首次出任国务院正部长之新闻中的主人公陈竺怎么就突然想起了要成为一个“有党派人士”,而且居然刚刚入党就能成为该党的中央副主席,两个月多月后居然就又能够当选为党的中央主席,实在也太过儿戏了吧!

中共自邓小平时代开始至今,一共只有两个非中共党员出身的国务院正部长,一个是这里正在介绍的陈竺,另一个是科技部部长万钢。其实这位万钢也是在被中共统战部门选定为民主党派领导人培养对象之后才安排他在完成入党手续的同时就被“当选”为致公党副主席的,而在他二零零七年底当选致公党主席时距其入党时间已经一年有余,所以当时才未引起内部和外界新闻媒体的特别关注。而当时安排这位万钢接任致公党主席,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合理全法”地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既然万钢一年前即已经有了副国级待遇,那么据说当初还是江泽民点将的陈竺被给予同等待遇是早晚的事情。

医学世家出身的陈竺当初是在1984年9月出国深造,在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圣•路易医院血液中心实验室任外籍住院医师并攻读博士学位,后做博士后研究至一九八九年七月回国,担任上海血液学研究所负责人、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主任等学术和行政职务。

我们外界无从知道这位当初留在国外照样肯定可以功成名就的陈竺为什么偏偏赶在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刚过的时间回国工作和定居,因为中共政权自己也承认当时国内的政治大背景导致相当一批已经在国外学业有成准备回国任教或任职的留学人员改变初衷,更有一些已经学成回国的海归人员想方设法再次出国,定居海外。但即使是当年的陈竺只是没有因为“六四”镇压的血腥而更改了自己在此之前即早已经预定好的一九八九年七月的归国行程,也足已经令中共掌权人大为感动 。

1999年11月,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接受了中组部的所谓“建议”,同意让自己也是海归党员背景的长子江绵恒由时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所长升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兼上海分院院长。这位江绵恒对和自己一样也是“工农兵学员”出身,继而在恢复高考之后直接考上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又出国深造并获得洋博士学位的陈竺十分关注,此时的陈竺所供职的几个单位都在上海。2000年中国科学院时任副院长严义埙离任。江泽民在自己家里与江泽民绵恒谈起新的副院长人选时,江绵恒表示他个人对陈竺十分欣赏,不过这个陈竺好象不是党员。江泽民一听陈竺不是党员,反而有了兴趣:我们更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党外人士。于是,陈竺于2000年10月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陈竺以党外人士身份获邀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之后,从中央统战部和全国政协系统就传出一则足以令众多所谓党员专家学者们彻底丧失政治信仰的消息,说的是江泽民在和胡锦涛以及手下分管统战系统的众官员们谈起对如何对党外人士进行政治培养的长远计划时感慨道,我们党内的各行各业的专家和学者不是太少,而是人才济济,多到了我们实在是没有足够的岗位去安排他们中间的力志从政者。而党外的知名专家学者中能够志愿在政治上为我们的党,为我们的社会制度服务的人才当然也有,但数量有限。如果说党员专家学者早已经是人才济济的话,那么符合我们党的政治需要的党外专家学者可以说是遇到了人才荒。所以今后若干年内一定要把党的组织工作和统战工作结合起来,不断培养和选拔党外学者专家充实我们的干部队伍,特别是科教文体卫等业务性强的政府部门的负责干部。当时的江泽民还指示要尽快研究在我党执政史上恢复党外人士担任国务院部委行政一把手的干部政策。据说就是在这次谈话的时候,江泽民提到了令他十分感动的刚刚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陈竺。

江泽民退休之后,胡锦涛政权对江泽民的政治遗言不敢怠慢,二零零五年指出有关部门颁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强调 “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担任国家和政府领导职务,是实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县以上地方政府要选配民主党派成员或无党派人士担任领导职务,符合条件的可以担任正职”,不过,中共这份文件中的所谓符合条件的党外人士也可以担任正职,应该是指各级政府下属行政部门,特别是技术性和专业性较强的政府管理部门担任正职,而不是担任各级政府的行政一把手。举例来说,中央政府里的科技,卫生等部门一把手可以由党外人士出任,但国务院总理绝不会由党外人士出任。与之同理,地方各级政府的正省长也好,正县长也好,都必须是共产党自己的党员干部,因为这类官员同时也同同级党委的副书记。

对此,外界持否定态度者认为,谁都知道中共政权的统战对象往往从服从共产党中央和地方各级常委的领导角度比中共自己的党员们还要自觉自愿,近些年来,通过进入民主党派的方式曲线从政往往比加入中共之后再从政晋升得更快,以至许多政治投机者对成为民主党派的成员趋之若鹜。
与此同时,眼看同样海归背景的陈竺等人以无党派或者民主党派人士身份在中共政坛上官运亨通、名利双收,已经令许多在学术上有了成就之后就忍不住要追求官场名利的党内知识分子,特别党员海归们嫉妒万分,大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感慨,意思是早知道如今以无党派人士或者民主党派人士向共产党靠拢才是留学归国后醉心官场者的捷径之途,何必当初费尽心机钻入共产党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