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在邓小平去世之后仍然惹不起王瑞林(高新)

2014-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瑞林。(资料图片)
图片:王瑞林。(资料图片)

中共习、王(岐山)政权的反腐打虎运动似有历久弥新之势,最新代表作便是公开宣布调查将前总书记胡锦涛的大掌柜令计划。外界对令计划的负面新闻从习近平正式接班的中共十八大之前即开始热炒,除了其家族的经济犯罪事实,更热闹的是其在党内拉帮结派,网罗“乡党”,组织“政变集团”的耸动内容。在“老乡”群里组建政治朋党这一点,胡锦涛的大掌柜令计划与当年邓小平的大管家王瑞林很是相象。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一手提拔了徐才厚的王瑞林是在中共十四大开过的七年之后才志得意满地交出了解放军总政治部的组织大权。一九九九年九月,在当时召开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徐才厚和郭伯雄同时被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同日,王瑞林在总政治部宣布了由徐才厚接替他王瑞林的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部党委副书记职务。从那以后直到十六大召开,王瑞林仍然还是中央军委委员。

众所周知,自从中共政权的邓小平时代里军委改制,不再设常委制度之后,三总部(后来成了四总部)的一把手进军委是常态。但从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中共十六大的三年零三个月时间里,中央军委居然同时有三个军委委员出自总政治部,分别是时任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时任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王瑞林和徐才厚。而十五届四中全会上之所以要中途增补两名军委委员,原因就是在此之前的十五届一中全会上产生了一个平均年龄六十八岁的老龄化军委。

一九九七年,早在中共十五大召开前几个月,中共宣传机器便开足马力吹嘘这次大会上产生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不但德才兼备,而且年富力强,平均年龄绝对适合跨世纪的需要。但从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选举”结果看,是届中央领导集体中,政治局七常委中最年长的江泽民七十一岁,最年轻的胡锦涛五十五岁,平均年龄为六十五点四岁;除七名政治局常委和两名军方代表之外的其他政治局成员,最年长者六十九岁,最年轻者五十五岁,平均年龄只有六十一岁。如此说来,若把中共领导层享受最佳饮食营养、超级医疗保健待遇等有利於延长寿命的因素考虑进去,确实还算得上一个“跨世纪的领导班子”。可是,再看当时那届中央军委组织人员的年龄构成,就满不是那么回事了。

十五届一中全会上对军委领导班子成员的更动,仅仅是在一九九五年十四届五中全会那次调整的基础上,将刘华清、张震两位年过八十还不服老的“老黄忠”礼送出局,其余人选一律保留,同时未再增加新人。从中共公开对外公布的包括江泽民在内的七名十五届中央军委领导成员简历看,其中最年长者七十一岁,最年轻者也已经六十六岁,平均年龄六十七点九岁。不包括江泽民的话,平均年龄也已是六十七点三岁。

十五大召开之前,陈云和邓小平已经相继离世,江泽民说起来应该是真正的有职有权,不再受元老们的制约。但是在军委领导斑子的换届过程中,他江泽民却依然还是不能说服邓小平安插在他身边的王瑞林退役。
当时,在军委领导班子没有能够形成接班梯队的前提下,中共十五大上为了内部政治平衡的需要,又定出一个“七十岁封顶”的原则,而把这一原则套用当时的军委领导成员时,全都是六十六岁以上,七十岁以下。其中的王瑞林比时任总政主任于永波还年长两岁却能够以总政副主任身份继任中央军委委员。

我们过去的文章中已经介绍过了王瑞林在十四届一中全会闭幕当天被宣布为总政常务副主任的背景。在此之前,王瑞林因为接替了军纪委书记职务,即已经被杨尚昆和杨白冰内定为正大军区级。

按照相关军事法规和内部条例,解放军总部的副职负责人可以是大军区正职,也可以是大军区副职(我们过去文章中介绍过的李继耐担任总政副主任时便是大军区副职)。而大军区正、副职分别是六十五岁和六十三岁封顶。但与此同时,相关军事法规还规定“担任总部主要领导职务者”的最高服役年限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另行规定。但事实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却从未对此做出专门规定。

所以,江泽民在一九九四年王瑞林年满六十五岁的时候特别在军委会议上宣布他为“担任总部主要领导职务者”,所以不受正大军区级年满六十五岁退役的法规限制。

一九九五年,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李景年满六十五岁,立刻被宣布退役。为此,军内反映十分强烈,质疑与王瑞林同时提拔为总部副职,而且是常务副职的李景为什么就不能享受“担任总部主要领导职务者”的退役年龄待遇。于是,为了让王瑞林这个“担任总部主要领导职务者”名正言顺,江泽民在一九九五年召开十四届五中全会前,提名增补王瑞林为中央军委委员。同时,还增补了王瑞林的山东召远同乡迟浩田为军委副主席。

当时如此为王瑞林避免六十五岁退役的命运开绿灯,当然是看在当时仍然在世的太上皇邓小平的面子上。但这并不等於江泽民愿意重用王瑞林。事实上,江泽民对王瑞林的态度已经不仅仅是提防,而是心有余恨。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一九九二年初的邓小平南巡。当时,邓小平抵达深圳后,即由邓办直接通知杨尚昆和刘华清两个军委副主席到深圳陪同。一月二十一日,杨、刘两人同乘一驾专机自北京南苑机场起飞后,江泽民才得到消息。於是,江泽民命令手下的大秘书贾廷安要通了邓小平当时下榻的深圳桂园宾馆的电话,找到王瑞林后,由江泽民亲自同他谈话,问“小平同志要求刘华清去深圳,军委其他同志为什么没有事先得到通知?”

照理,江泽民如此提问题并不过份,既然当时邓小平已经给了他一个中央军委主席的名份,那么中央军委主席居然不知道副主席的行踪,也实在是不合常理。但王瑞林在电话上居然推托说他也不知道刘华清临行前没有就此事向军委其他领导成员打招呼。

本来,既然是邓小平召刘华清前往深圳,王瑞林作为邓小平身边的工作人员,就应该把事情考虑周全,在通知刘华清的同时,至少也向江泽民打个招呼,以防止造成不必要的党内矛盾或领导人之间的误会。而刘华清接到通知后,很可能自认为王瑞林已经通知了江泽民。所以王瑞林在电话上给江泽民的那通回答,把江泽民气成什么样子,完全可以想象。

同时,刘华清也得知自己被临时召往深圳晋见太上皇的事情,王瑞林居然没有通知江泽民等人,更有一种被王瑞林出卖了的感觉。

关於迟浩田和王瑞林二人之间情同手足的亲密关系,在中共内部几乎是尽人皆知。此二人不但是同乡关系,而且少年时代参加革命时,都是在一个儿童团里。中共四十大上倒杨之后,邓家子女对外放风的内容是迟浩田接替刘华清的军委第一副主席、由王瑞林出任相当於过去杨白冰角色的军委秘书长,无疑意味着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摆摆脱不了其政治阴影的前提下,又多了一道邓氏遗留的组织障碍。正如江泽民的政治心腹所形容:当年骑在总书记头上“挟‘天子’以令诸候”的党内“摄政王”杨尚昆和杨白冰是亲生兄弟,而王瑞林和迟浩田是拜把兄弟。可见,当时的中共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军委实权问题上实际上是前门赶走了杨家兄弟,后门里又引来了一对拜把兄弟,实在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当时的王瑞林虽然表面上没有接替杨白冰的军委秘书长职务,但却拥有军委秘书长的实权,特别是军队的组织大权。

邓小平去世之后,江泽民分别去过万里、谷牧、薄一波等元老那里谦虚地表示小平同志去世后,台前的领导班子更需要健在的党内老同志的支持。讨论到具体问题时,元老们都提醒王瑞林以总政副主任名义进军委本来就是一个过度时期的需要,这种非正常状态不应该在十五大之后继续下去了。至于当时的江泽民为何在邓小平已经去世的前提下仍然还要让王瑞林在十五大之后继续执掌军中组织大权,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着重分析的内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自费举报香港食物安全罪案274宗
正直市民遭香港当局打压致精神失常
——一位受害女童父亲的悲惨遭遇

Tac先生对女儿一直呵护有加。一天,三岁幼女食用香港某超市出售的食物后,持续高烧,送医院急救,方知是感染肠胃炎。后经化验,该食物内含有数十条虫。

此后,Tac先生又发现多间超市出售发霉、变质和过期食物。对香港执法部门漠视投诉,玩忽职守的行径,Tac先生极为愤慨,先后向主管当局、立法会议员发出数百封邮件,痛诉不安全食物之严重危害,跪求当局从善如流,重典治乱。然而,Tac先生的正义诉求,犹如石沉大海。

为防悲剧重演,Tac先生决定揭穿重重黑幕。透过对全港数百间大型超市的暗访取证,Tac先生耗资逾万元购买了数百种不同品种的过期食物作为证物交予当局,现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影片,向当局提供了数十万字的食物投诉供词……

Tac先生调查发现,位于香港繁华商业中心区内某大型超市,在五个多月内,先后十一次售卖过期食物,而距离该超市不足五十米处,就是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总部。更令人愤慨的是,Tac先生在铜锣湾某超市付款购买多件过期饮品作为证物后,遭多名店员抢夺毁证。Tac先生致电当局求助,当局拒不派员到场执法,致使涉嫌干犯罪行者得以逍遥法外。

在八个多月内,Tac先生排除各种阻力,先后举报了274宗超市涉嫌售卖过期食物的个案。而当局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又是如何监管和巡查的呢?官方资料显示:此前三十个月内,当局发现食物已超过食用期限的个案总数为4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局对商家罪行视而不见,对民众健康麻木不仁,是造成今日香港过期食物泛滥成灾、无良商家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如果无人挺身举报,香港食物安全触目惊心的真相将永远被掩盖。Tac先生“不识时务”的举报触犯了当局大忌,恼羞成怒的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为了继续粉饰太平,当局不断玩弄花样,刻意制造高压恐惧,处心积虑地阻挠Tac先生举报,以各种防不胜防的卑鄙伎俩,对Tac先生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致其精神健康状况急剧恶化。Tac先生无法接受的是,作为纳税人,自己每年将辛苦赚得的血汗钱供养给政府,官员养尊处优,坐享高薪厚禄,却罔顾市民权益,悍然动用政府资源,对付一个为公益而艰辛奔走的正直市民。

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纷纷设立举报专项基金,奖励市民举报食物安全犯罪,不遗余力加大打击食物安全犯罪力度。香港当局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方面穷凶极恶,视举报人如眼中钉,不择手段打压市民举报;一方面倒行逆施,放纵销售商将一些容易变坏的食物日期标签由“此日期或之前食用”篡改为“此日期前最佳”,以逃避法律惩罚。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

香港申诉专员公署担当监察政府运作的角色,包括政府监管不力等,并有权就可能广受市民大众关注的课题进行主动调查。Tac先生多次致函要求申诉专员介入调查,均遭拒绝。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nquiry@china.com)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2018-12-10 08:09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