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的“包袱”恰恰是李鹏家族的政治本钱

笔者在一个多月之前中共十八大闭幕当天为本专栏撰写的《李鹏同志的好儿子李小鹏同志前途无量》一文中曾断言:“十五年前产生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得票最少的习近平同志如今已经贵为党的总书记兼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候任国家主席,所以敬爱的李鹏前总理之子,如今在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也是得票最少的李小鹏同志日后的党内政治前途肯定会更加光明而不是相反。果不其然,十八大闭幕才一月有余,中共高层即已经廹不及待地对外公布了事实上早在十八大召开之前即已经内定的李小鹏晋升山西省(代)省长的“中共中央决定”。
2012-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话说十五年前,时任总书记江泽民等人在安排习近平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时,计划的就是要让他在十五大结束后即接替贺国强的福建省省长职务,但就是因为习近平在中央候补委员选举过程当选得十分勉强,江泽民等人考顾虑到党代表们对干部子女接班问题的负面反应过于强烈,临时决定把晋升习近平至正省级职务的预先计划先“冷一冷”。如此一来,贺国强从福建调升重庆的计划也被拖延了了近两年时间,直到1999年8月才把福建省长的位置交给习近平。

另外,十五大上因为党代表们对干部子女政治上接班的情绪化还不止体现在习近平一人身上。全部当选的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邓朴方得票倒数第二,刘延东得票倒数第四,王歧山的得票倒数第六。继而,刘延东、邓朴方和王歧山的被晋升计划都因此和习近平一同被“冷一冷”了一至两年的时间。十五大召开之前,刘延东已经担任了中央统战副部长兼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但十五大之后她的正部长级待遇被拖至1998年中才被中组部发文宣布,邓朴方的正部长级待遇则被拖至一1999年才被中组部发文确定。而十五大之前即已经被内定从建行行长兼党组书记的副部长级位置上待升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的王歧山也被在十五大结束后重新计划,先被外放至广东省任省委常委和省政府副职,过度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回到北京,接任原计划是在1998年3月即可升任的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职务。

接下来,上述几人除了邓朴方在中共十六大的中央委员选举中被党代表们用手中选票再次羞辱了一把,其他三人不但都顺利当选了中央委员,而且得票数都未再垫底。而如今的李小鹏似乎已经很有信心要沿着“太子党”前辈们的政治足迹,希望在自己经历了一番被党代表们用选票羞辱的政治难堪之后,也可以以省府正职,甚至省委正职的身份顺利通过下届党代会上的中央委员选举,兴许还可以和十七大上的李源潮一样,由上届中央候补委员直升政治局和书记处。一九五九年出生的李小鹏到中共十九大召开时刚满五十八岁,即使不能直接跳升为中央领导人,再等五年,即二零二二年召开中共二十大时,他也才年满六十三岁,但已经有了十年时间的正省部级任职资历,仅仅是论资排辈的话,也该捞上个副国级的职务干干了。所以这次他一经被提名省委副书记和代省长,立刻抓紧向当地干部百姓竭尽谄媚,口口声声“要以新的岗位为新起点,扎扎实实继续做好工作,做大家的好朋友、好同事、好伙伴、好同志,要永远做个小学生。”没成想话音未落即遭至互联网上挞伐声铺天盖地,第一时间自然想到他老子李鹏之“六四”情结的北京和上海网友们讥讽他说:”别拿‘学生’两个字说事儿还好,一说到他爹和学生,就会想起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天......(他李小鹏说)“永远做小学生,不要当大学生,(因为)大学生是要被坦克压的。”

就因为李小鹏逆势上位的新闻在民间引起的反弹实在是过于强烈,有当时的外界媒体注意到新浪微博干脆将“李小鹏代省长”作为屏蔽词一封了之。

在此之前,李小鹏之所以被十八大党代表们用选票狠狠地羞辱一番,被外界解释为因为李鹏搅局导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均未入常,圈子中人基于对李鹏搅局的反感,故不愿投票给李小鹏,这叫“父债子还”。但事实上李鹏影响中共十八大常委一级人事布局的可能性绝对是百分之零。因为他自退休之后对前台政治的影响力甚至还不如在副总理岗位上退休的李岚清。用朱镕基前秘书的话说,李鹏一直都是在中共高层政治圈子里最没有人缘儿的一位,在改革开放以后三十多年来陆续退下来的正国级元老中,唯一与李鹏关系甚“铁”的只有已经去世的王歧山的老丈干子姚依林。如果说江泽民和李鹏同时在位时江泽民与他的表面团结完全是从顾全党国大局的角度出发,那么两人双双退位之后江泽民便再无任何理由继续对他李鹏保持表面上的尊重了,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了。

但是话说回来,李鹏虽然早已经不具备对台前领导人指手划脚的组织实力,但“六四”屠夫的千夫所指恰恰成了他随时提醒中共台前领导人“毋忘我”的政治资本。人们都还记得邓小平早在一九九一年初即已经安排了朱镕基实际执掌国务院经济领导权,但在一九九二年召开的中共十四大上却只愿意安排朱镕基为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从而令李鹏成为中共执政史上唯一一个在担任国务院总理的后七年时间里完全无权过问经济工作的行政傀垒。缘何会如此荒唐?“六四”心结使然。无论是当时的邓小平还是日后的江泽民,都已经十分清楚李鹏已经成了中共政权的一个“六四”问题的“风向标”,所以在邓小平只好安排李鹏把两届总理任期完成的前提下,江泽民还必须安排他在人大委员长位置上再坐五年直至体面退休,以此向党内党外宣示中共政权绝无在“六四”问题上认错的半点可能。

而在先有邓小平去世,继而又有自己因年龄原因体面退位之后,李鹏似乎就盘算起了如何要让自己的子女继承自己“六四”风向标的角色,意思是历届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只要在政治上善待李鹏子女,让他的后代中至少有一人被安排在让外界随时可以看得见、感觉得着的一线领导岗位上,就可以藉此随时向党内党外宣示“‘六四’镇压的无比正确仍然还是、始终都是党内共识”。

如果说笔者的如此分析多少有些道理的话,那么期待着习近平上台之后即会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价的善良人士们会因此失望的。不过,相信共产党政权还会有十九大,相信习近平还会有第二个五年的人士不妨耐住性子等到五年后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名单的对外公布,如果届时的李小鹏榜上无名的话,那就真可能有戏唱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