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内的“乡党政治”始于王瑞林(高新)

2014-12-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瑞林。(资料图片)
图片:王瑞林。(资料图片)

曾是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大内总管”的令计划被正式对外宣布“因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后,半官方的中国境内媒体为他总结的“至少四宗罪”明显已经得到了官方的默认,那就是“违背中共政治路线拉帮结派、巨额受贿、纵容家属违法经商及通奸”。而在当今中共整个官场内屁股真干净者比大熊猫还要稀有的大环境里,胡锦涛痛下决心同意习近平替他“挥泪斩马谡”的首要原因,肯定不是与薄熙来在庭审过程中唯一承认的“教子失责,驯妻无方”和“婚外性关系”的同类“违纪行为”,而是被习近平怒斥“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拉派结派,结党营私”。

著名反腐记者罗昌平曾揭发令计划以山西同乡关系为纽带,广纳晋籍高官权贵,打造官商同盟,成立所谓“西山会”。具体内容是:令计划是山西平陆人,早年曾在山西工作6年,1979年调入共青团中央后,一直在北京工作、生活。但这并不妨碍他以山西乡籍构筑了一个庞大权力 —金钱帝国。事实上,只要籍贯是山西,哪怕从未踏足过山西,都有机会加入"西山会"。正是通过令计划,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为刘铁男获得加入"西山会"的入 场券。刘铁男1954年10月出生于北京,一直在北京读书、工作、生活,仅有籍贯是山西祁县,只因是位高权重的发改委高官,仕途看涨,又有令计划引荐,得以入会,从此飞扬跋扈,利令智昏,终于落得一个无期徒刑的下场。

罗昌平披露,在京西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西山会"定了不止一间会所,以不低于三月一次的聚会频率保持联络。每迎聚会,会有豪车负责接送,手 机、秘书、情人必须隔离。没有固定章程,没有组织程序,也无固定地点,甚至不会有特殊的秩序编排,但类似的组织形态在全国并不罕见,通常以某个行业或地域为标签,比如行业中的石油帮、电老虎、铁老大,又比如地域上的湖南常德、江苏盐城、吉林延边。

笔者在在穿插一句,罗某人在这里提到了吉林延边,等于是点了张德江和回良玉的名字。

罗昌平的揭露文章中还说:"西山会"运作的数年间,会中的不少官员都仕途顺利。其中,刘铁男就升迁为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副主任,再晋升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纵使举报不断,依旧屹立不倒。当时令计划贵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谁都知道,加入他的"西山会",就等于拿到了一张通往锦绣前程的"门票"。

除了山西籍官员,只有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才能拥有"埋单"的资格。其中一个大"金主"正是"铁老大"刘志军的合伙人丁书苗。

如今,此二人已经一个被判死缓,一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北京的记者朋友告诉笔者:丁书苗被当庭宣判押回监所之后,管教干部令她“收拾东西,准备转监”,她立刻问道:“是去秦城吧?”管教干部轻蔑地回嘴说:“你想得可到美,你以为你谁呀?”

据罗昌平博文透露,“西山会"盛极而衰始自两年前。在2012年11月前,令计划召集了三次有目的的饭局,并将范围扩大至"西山会"以外的旁籍人员,成了"西山会"以及所有会员命运的转折点。

罗昌平的上述说法也许与事实有细节上的出入,但令计划确实是犯了“搞山头主义”的党内大忌,已经被习近平的御笔们以“学习小组”的身份对外公开证实。

本月二十三日的中共人民日报网站海外网刊登了“学习小组”的文章《习近平谈反腐:搞“山头主义”必出事》,直接针对的就是令计划。

文中说:12月22日,是个重要的日子。学习小组特集纳习近平谈反腐的相关语句,供组员学习体会。 

文中“集纳”的习主席语录均出自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讲话,包括:“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在党内,所有党员都应该平等相待,都应该平等享有一切应该享有的权利、履行一切应该履行的义务。”

“党培养一个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是很不容易的。这些年,一些干部包括一些相当高层次的领导干部因违犯党纪国法落马,我们很痛心。我们中央的同志说起这些事都很痛心,都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有的干部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分析某某是谁的人,某某是谁提拔的,该同谁搞搞关系、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有的领导干部喜欢当家长式的人物,希望别人都唯命是从,认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就是好干部,而对别人、对群众怎么样可以不闻不问,弄得党内生活很不正常。”
“党内上下关系、人际关系、工作氛围都要突出团结和谐、纯洁健康、弘扬正气,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

“需要注意的是,不能把党组织等同于领导干部个人,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 “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邓小平同志早就说过:‘上级对下级不能颐指气使,尤其不能让下级办违反党章国法的事情;下级也不应当对上级阿谀奉承,无原则地服从,“尽忠”。不应当把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搞成毛泽东同志多次批评过的猫鼠关系,搞成旧社会那种君臣父子关系或帮派关系。’”

令计划是十二月二十二日被宣布“正在接受调查”的,所以“学习小组”此文中所谓“12月22日,是个重要的日子”,等于是直接挑明了上述讲话内容针对的就是令计划等人。

不过讽刺的是,习近平在这里特别引用邓小平语录口口声声“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无疑是在代替已经去世十五六年的邓小平下“罪己诏”,当年的杨尚昆与邓小平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暂且不提,王瑞林的“邓府焦大”角色连邓小平晚年时候的邓府发言人,邓三公主邓毛毛都是公开承认的。

中国大陆人上了点岁数的人也许都还记得邓小平在世时即已经被公开发表过的一张邓小平与牌友们打桥牌,杨尚昆满脸堆笑,陪侍一旁的照片,当时杨尚昆的正式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

杨尚昆日后之所以“晚年不保”被邓小平在十四大上无情牺牲,完全是因为其胞杨白冰在军内拉帮结派触犯党内大忌,而当时的杨白冰之所以利令智昏,也是始自邓小平的一句“内举不避亲”。赵紫阳还在台上的时候邓小平授意安插杨白冰为总政治部主任,杨尚昆本来是有顾虑的,而邓小平的一句“内举不避亲”当时还被写时党内文件逐级向下传达......

杨家将被邓小平牺牲之后,其“家臣”王瑞林事实上已经是当时的邓小平在政治上唯一真正信任,百分之百放心的一个,所以才安排他王瑞林出面,以“协助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熟悉和分担全军组织工作”的借口,实际上是执掌全军组织工作。而从一九九二年十月至一九九九年十月的那七年时间里,江泽民的军委主席职务虽然比被杨家将“辅佐”的几年里稍微舒心一些,但军内高级将领的培养和选拔工作,都是王瑞林在实际运作。而一九九九年十月以后的军委组织大权则开始落到了徐才厚手中,一直持续到习近平正式接班的两年前的中共十八大为止。

笔者过去的文章中曾经援引过中共官方媒体的一则统计数字,说的是共军1988年军衔制度再度正式实行后至今先后有152名高级将领分21批荣获了上将军衔称号,152人出自二十一个省市和自治区,其中山东籍就占了36人。“山东籍将领更受重视”的现象,正是始自王瑞林时代。详细的内容下篇文章会继续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看客

北京

作者说的令计划秘书帮的确是犯了大忌,但是,必犯大忌更厉害的地方王国或帮派王国--上海帮不是在这方面更严重吗?问什么习近平 不敢动上海帮这帮卖国贼?所以习近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顶多算是他从上海帮里学会了更多的厚黑的东西罢了。

2014-12-25 23:46

八千里

悉尼

桥牌将军,马屁将军王瑞林

2014-12-25 21:07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