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中国国情对照:2020年春节与1962年春节

2020-0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10日,习近平戴着口罩向居民楼阳台上的北京市民挥手。(视频截图/CCTV/路透社)
2020年2月10日,习近平戴着口罩向居民楼阳台上的北京市民挥手。(视频截图/CCTV/路透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                相隔58年的两个中国春节:2020年与1962年



相似处:
遭遇巨大灾难:2020年春节中国遭遇新冠病毒瘟疫大灾 ————  1962年中国刚刚经历过史上最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

主要导因于最高领袖的决策错误: 习近平压下并拖延疫情公开,致使疫情蔓延至市、省、国,乃至世界 ————    毛泽东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政策致人为大饥荒

两党魁皆面临危机和党内挑战: 瘟疫疯传,惊恐弥漫,民怨沸腾,习居守势,发文辩解其防疫举措(越描越黑),其照常开两会之提议被否决,一尊受损————毛被迫承担部分责任,并退居二线
二人均有所退却

均采取非常行动:     中共采取封城 封省 戒严,并受国际孤立  —————— 召开中共史上最大规模的七千人大会,高层中层基层干部聚京出气(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一日三餐,两干一稀)

均不满于党内所达成的脆弱平衡,不满于自身被限权,随时准备窥测或制造有利形势,以便东山再起。

相异处:

最高权力的基础不同:

毛为中共打下天下,是为开国之君。自延安整风后,其顺风顺水的夺取政权的领导力,其文韬武略,加共产国际斯大林的背书,加其在党内军内长期经营,压服与说服双管齐下,已树立起某种绝对权威,党内干才干将均群集于其麾下。

习之上位,有某种偶然因素:过去政绩一般,上位得益于权力博弈的意外机缘。当年,红二代为保江山,需要树立一政治强人;温家宝等为防止“文革悲剧重演”而对薄熙来绳之以法,为习扫掉最强劲的权争对手;江泽民、李鹏等抗拒胡团派而笼络习;胡全权让位于习以借习力击江以纾解十年受制于江之仇。王岐山反腐又为习进一步集权立了威。习意外获类似毛之至尊地位。

然二者基础不同,习从未获得心悦诚服之一尊地位。只能“武大郎开店”,无可用之才,无可遣之将。而当年支持其上位的“机缘”,鉴于其蛮横愚蠢的施政,得罪了大部分派别,江、朱、温、胡、王已逐渐疏离他。

此外,两个春节中国的国际环境不同。大饥荒时中共孤绝于世,国际主流对其影响很小;新冠病毒泛滥时,中共举措对世界影响已很大,主流国际不能对其袖手旁观。


二、                比较毛、习春节后的谋略轨迹


2019年9月30日,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向毛泽东同志坐像三鞠躬,并瞻仰了毛泽东同志的遗容。(组合资料图/法新社)
2019年9月30日,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向毛泽东同志坐像三鞠躬,并瞻仰了毛泽东同志的遗容。(组合资料图/法新社)


1) 毛“硬着头皮顶住”,出离北京,以二线之身在外地观察刘等人的政治表演。刘少奇等开了“西楼会议”……。官媒对毛的报道减少,周、陈毅等比较宽松的讲话,文艺界有了一点作品出现,高考少提阶级路线了,中共政策有所松弛(六二年小小阳春)。但春节过后七、八个月,毛在八届十中全会上提“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开始反击。……于是走向“四清”,仍不给力,最终走向“文革”。江青1967年说:“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憋了一口气,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这口气。”

2) 习最近的能见度有所减少,李的曝光有所增加。习“辩解书”的出台,甚至有所谓“习明泽称其父仅是权力斗争中的一颗棋子……”的网文(很可能是假托习女作文)流传于网络,表明习目前处于守势,估计这一形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他一定会积聚力量反扑,其“政治安全第一”的邪恶调门,与毛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用“政权将丢失”之危言耸听来绑架全党如出一辙。毛威胁的结果是:其同僚死无葬身之地。

3) 习处处模仿毛,据之可估算一下习的下一步政治谋略、轨迹。包括习、毛对中共军队的掌控。习虽然花了大力气点将封帅,但他果真完全掌控了军队?习有自己的“林彪”否?

4) 大瘟疫时代与大饥荒时代的国际环境和国际压力迥然不同,此亦为以重大政治变数。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