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美中金融战

2019-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十一年来首次跌破七的关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资料图/路透社)
中国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十一年来首次跌破七的关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资料图/路透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一、 汇率破七与“汇率操纵国”

1) 中国允许人民币跌破7元兑1美元,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2) 倘若完全按市场浮动,人民币与美元的真实汇率?

3) 汇率破七在多大程度上抵消川普对3000亿中国产品加增10%关税的影响?

4) “汇率破七”的市场效应和心理效应

市场:美股道琼斯指数5日急挫超过700点,是2019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日。但可能是受中国人民银行上述表态的影响,道指6日稳步回升300多点。亚洲市场在当日则多以小幅下跌收市

资本逃逸:资本流出的可能性 (目前已有大量美元汇出中国),香港资金汇出

通货膨胀:中国深层的通胀危机正在被贸易战这一外部不可控因素挤压出来。

中国加征关税会诱发食品价格上涨、进而推高整体物价。而中国为抵消美国加关税对经济的冲击,已经释放出更多货币(降准)来刺激国内投资,同时维持低汇率来刺激出口,这两者同时也会加剧通货膨胀。两两相加之下,过去被中国费力压抑住的通货膨胀,很可能会因中国顾此失彼而脱离掌控。届时中国民众一旦心理恐慌,而大举购物囤积或购汇保值的话,通货膨胀危机就会被引爆,将脆弱的经济平衡炸毁。

 

二、 人民币的主权信用危机问题

1)人民币离自由兑换越来越远

贸易战延伸至货币战,汇率操纵国标签让中美之争升级

2016年10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执行委员会决定把人民币(RMB)纳入储备货币篮子。人民币,已经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之后该货币篮子的第五个成员,这个货币篮子是用来衡量基金组织拥有的实际货币——特别提款权(SDRs)。

北京当时认为,人民币“入篮”象征中国政府力推世界承认其经济强国地位的里程碑。

当时五大货币在新SDR货币篮子中的占比分别为:美元(41.73%)、欧元(30.93%)、人民币(10.92%)、日元(8.33%)、英镑(8.09%)。

但是上述篮子里的货币占比与货币实际占有国的货币市场的比例是不同的。在这方面人民币表现不佳。

一个国家的货币国际化有两个关键指标。

其中之一是各国用来做为储备货币的比例。2017年3月31日,IMF在其网站上发布:各央行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所持人民币储备为845亿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计价的储备资产占比仅有1. 07%, 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不受青睐。

另一个人民币国际化的指标是,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在国际结算中所占比例的高低。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有的货币市场分量比例仍然很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9年3月公布的数据:

美元占有货币市场分量为 62.4%, 欧元31.6%, 人民币仅占有 1.89% , 比日元等货币占有率都低得多。

而2015人民币结算规模与跨境贸易总额之比则由32.5%下降至22.0%。2017年2月8日路透社报道,英国渣打银行公布的一项专有指数显示,2016年,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人民币使用量减少10.5%,在12月降至29个月低位。

人民币国际化之所以步伐迟滞,主要原因有以下四点:

第一,中国管控外汇的力度不断加大。

由于外汇储备持续下降,自2016年8月汇改之后,外汇储备急剧流失。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必须优先考虑稳定汇率和抑制资本外流,被迫把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放在次要地位。

第二,随着中国金融风险的显性化,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收益率显著下降、潜在风险显著上升,人民币贬值预期加强,必将降低境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资产的意愿,进而造成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放缓。

第三,中国汇率管制的代价,就是人民币作为跨境贸易结算地位下降。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考虑,已不太愿意使用人民币结算来讨好中国政府。

第四,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一直是中国人民币境外大量存款的主要地区,现在都面临份额下降的窘境。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更是岌岌可危。

第五,川普上台后,目前,美中贸易战升级为货币战,人民币贬值破7,进一步走向弱势。

 

三、中国可能的反制措施

中方正在寻找抗衡的方法:

1)中国可能会宣布一些新的关税,但是规模不会很大,基本上是象征性的。因为中国进口的美国产品中,未加关税的只有500亿美元,其中大多数货物只能从美国进口,包括波音飞机。

2)限制对美稀土出口

3)抛售美国国债、

4)限制中国游客和学生赴美

5)对在华美国企业进行非关税报复

 

四、中方反制措施的效用

上述手段都有各种负面作用并且不会对美国造成直接打击。中方可能会寻求更广泛的措施削减关税对经济的拖累。

在金融战中,目前中方处于进退两难处境:

为抵销美国加增关税的巨大冲击,中方必须进一步让人民币贬值,以稳住出口收入。

但另一方面则需要依靠传统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加以缓解贬值破7后,引发巨大连锁反应,大量资本和企业逃逸出走,可能诱发金融危机,故中方又必须抑制贬值幅度,以防巨大黑天鹅降临。

进亦忧,退亦忧。尺度难于拿捏。

 

五、是否让民营企业为党国分忧?

两马(马云、马化腾)效应: 2019年的“公私合营” 2.0版将出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