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3):东德逃亡潮与柏林墙

2020-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11月9日,东柏林人攀登上柏林墙。(路透社)
1989年11月9日,东柏林人攀登上柏林墙。(路透社)

1、两德分裂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

在前两期节目中,我们回顾了1948年捷克二月政变,和1956年匈牙利起义的历史。今天,我们会把目光转向中欧的主要国家德国,看一看冷战时期的那里发生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我们还是从一个历史镜头说起。那是1961年的8月13日,大批东德警察和工人正在全长超过200公里的路线上破坏道路、设置铁丝网。令人恐惧的是,他们的身上佩戴着武器,并接到了射杀一切试图穿越这条边境的人的命令。在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一道长度超过200公里的边界,将成为分隔自由世界与共产极权阵营的标志,以及共产极权主义的象征。在此后接近三十年里,将有数以百计的生命消失在这条边界上。

故事还是要从二战结束时说起。1945年,纳粹德国在二战中战败,美、英、法、苏分区占领了德国。1949年,德国的苏联占领区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简称“东德”,沦为苏联的卫星国。美、英、法三国占领区则进行合并,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西德”,实行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东德的首都设在德国的传统首都柏林,西德的首都则设在德国西部的波恩。然而,微妙的是,在二战结束时,柏林虽深处苏联占领区内部,但柏林城区西半部和东半部却又分别被西方盟国和苏联分区占领。也就是说,西柏林是一块共产极权魔掌下的自由飞地。因此,当东德建立后,西柏林也就成为了西德在东德内部的飞地。

针对西柏林这个眼中钉、肉中刺,苏联共产党一直耿耿于怀。早在1948年至1949年间,斯大林就曾对西柏林进行过长达一年的封锁,几乎切断了西柏林的所有交通及货运路线。在一年的时间里,美国空军为向西柏林运送生活物资进行了超过27万次飞行,才使当地的250万居民中没有发生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后来,苏联虽然解除了对西柏林的封锁,但他们拔除西柏林的愿望一直没有停止。1958年,苏联曾照会美、英、法三国,限他们于六个月内从西柏林撤军。虽然苏联的态度在美、英、法的强硬立场下很快软化,这次危机也不了了之,但到1960年代初,剑拔弩张的气氛已回荡在柏林上空。

2、东德逃亡潮

 2019年11月3日,德国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3D视频投影仪彩排,纪念柏林墙倒塌的视频录像。( 路透社)
2019年11月3日,德国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3D视频投影仪彩排,纪念柏林墙倒塌的视频录像。( 路透社)


共产极权政府为什么会如此忌惮西柏林呢?这还要从苏联占领德国东部后出现的逃亡潮说起。根据统计,从1945年到1961年,有多达300到350万的人口从东德逃往西德。在这其中,固然有少量希望逃脱苏联清算的纳粹分子,但绝大多数都是不堪忍受共产极权暴政的普通平民。如果看一看东德的人口数字,我们就会更直观地看出这一逃亡潮的惊人规模:在1948年时,德国的苏联占领区有大约1900万人口。到了1961年,东德已经只有约1710万人口了。由于逃亡人口中包含大量的年轻受教育人口,到1960年代初,东德当局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

更令苏联及东德当局头痛的是,在1949年到1961年之间,竟然有超过250万人是从东柏林逃亡西柏林的。尽管两个柏林之间的边界理论上是封闭的,但由于两者事实上共同构成了一座城市,它们之间并没有边检设施。对于许多柏林本地市民而言,在柏林各区之间往返工作、访亲问友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因此,由东柏林逃亡西柏林的路线,就成为了东德民众投奔自由世界的主要跳板。

众所周知,当面对治下人民因不堪忍受而出现的逃亡潮时,共产极权政府是从来不会反思自己存在的问题的。相反,他们还会指责是人民有问题,千方百计地试图阻止人民投奔自由。1960年代面对“逃港潮”时的中共是这样,当时的东德当局也是这样。1955年,东德执政党统一社会党在官方宣传中,把逃亡的民众污名化为“叛逃共和国者”,说他们是受到了西德“反动势力”和“军国主义”的诱惑。统一社会党还在宣传中代表人民,说“全德国的工人们”都要求惩罚那些逃亡者。讽刺的是,被统一社会党代表的东德工人,正是逃亡的主力群体之一。工人,尤其是熟练工人的大批逃亡,已经使东德的经济生产遇到了严重危机。

3、柏林墙的建立与倒塌


美国著名指挥家伯恩施坦(Leonard Bernstein)借赴柏林指挥“自由颂”的机会,到柏林墙庆祝自由,并敲下这堵象征专制奴役的大墙的残片。(Public Domain)
美国著名指挥家伯恩施坦(Leonard Bernstein)借赴柏林指挥“自由颂”的机会,到柏林墙庆祝自由,并敲下这堵象征专制奴役的大墙的残片。(Public Domain) Photo: RFA

1961年6月,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乌布利希在记者会上虚张声势地夸下海口,说“没有人想要建造一堵墙”。然而,共产极权政府很快就食言自肥。同一年8月1日,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电话中,向乌布利希透露了希望建墙封锁西柏林的意愿。得到苏共指令的乌布利希便在8月12日召集东德领导人参加会议,部署了用围墙封锁西柏林边界的任务。随后,东德当局便将警察、工人动员起来,开始在西柏林边界上架设铁丝网。于是,便出现了我们在开头所说的那一幕。

从此之后,两个柏林之间的正常往来被切断了。无数柏林的家庭被分散在边界两侧,久久不能团聚。更为可怕的是,东德人民投奔自由的通道也被切断了。此后十几年里,西柏林周围的障碍物修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坚固,就如同今天中共的网络“防火墙”也建得越来越“高”一样。在1961年,这条边境上的障碍物还只是铁丝网。到1965年时,边境上出现了混凝土障碍物。到1975年,一道长长的混凝土墙基本定型。到1980年,这道庞大的边境障碍物终于完工,一道全长超过140公里的高墙封闭了西柏林。这道高墙由45000块构件组成,每块构件高3.6米、宽1.2米,且难以攀爬,能够抵挡车辆撞击。此外,在高墙上下,也安装了探照灯、暸望塔,设置了哨所和碉堡,挖掘了3—5米深的反车辆壕沟。墙上的边防守卫则收到了臭名昭著的《开枪射击令》,被允许射杀一切越墙人员,包括妇女和儿童。这道高墙,就是共产极权主义最著名的象征物之一:柏林墙。

尽管共产极权政府设置了如此庞大且难以翻越的障碍物,还是有不少东德民众没有放弃对自由的向往。一开始,许多人用翻越铁丝网或从楼顶跳下的方式跨越边境。后来,随着高墙的建成,人们开始采用钻下水道、挖地道、车辆冲击,乃至驾驶运动用飞机的方式越过边境。根据统计,在柏林墙建成后,依然有超过5000人成功通过了这道边境,进入自由世界。然而,也有200多人丧生于东德军队的枪口之下。在这其中,发生了无数或喜或悲、动人心弦的故事,也成为许多文艺作品的素材。在1977年,甚至有东德民众搭乘热气球飞上2600米高空,达成了从高空飞越边界、进入西德的壮举,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2018年上映的德国电影《气球》,就讲述了这个动人的故事。

极权主义政府的暴政,终有终结的一天。1987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罗纳德•里根在访问西德时,来到柏林墙下,发表了著名演说《推倒这堵墙》,呼吁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拆毁柏林墙。他说:“我们欢迎变化和开放 ,因为我们相信自由和安全相伴,人类自由的进步只会加强世界的和平。这里有一件事是苏联人可以做出来而不至于遭到误解的,这件事将里程碑式地促进人类的自由和和平事业。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如果你真的在寻求和平,如果你真的在寻求苏联和东欧的繁荣昌盛,如果你真的在寻求自由化,那么,到这扇门前来吧。戈尔巴乔夫先生,把这扇门打开!戈尔巴乔夫先生,把这堵墙拆掉!”

在里根总统讲话后的两年多,柏林墙终于在1989年11月9日完全开放。这时,苏联及东欧的共产极权政府都已即将迎来它们的终结。1990年10月2日,东德的共产极权政府停止了工作。第二天,两德正式宣布统一。作为历史遗留物的柏林墙,也在1991年被几乎拆毁干净,仅留下少部分遗迹,使人们铭记那段荒谬而惨痛的极权主义历史。

4、结语

我们今天的历史故事就讲到这里。今天,距离柏林墙的倒塌已经接近30年了。现在,苏联和东德的极权主义政府已变为一段历史,德国人民正沐浴在自由民主的阳光下。柏林墙的故事,向我们揭示了共产极权政府的本性:在面对人民的逃亡时,他们从不会反思自己的错误,而是只会一边自称代表人民,一边指责与镇压不服从他们的人民。在面对人民的逃亡时,他们也会使出种种手段,对人民进行禁锢与奴役。他们不但不允许人民逃亡,还会用残暴冷血的方式对待逃亡的人们。这一点,当年的苏共和东德当局是这样,今天的中共也是如出一辙。就在最近,中共正试图用铁丝网封锁滇缅边境,阻止民众的逃离,并严重影响了当地云南边民的生活。他们的所作所为,甚至比当年的苏共和东德当局“青出于蓝”,他们修建起了一道严酷的互联网“防火墙”,阻止人民获取自由世界的信息、与自由世界连结。对于许多通过“翻墙”享受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的网友,他们也动辄实行抓捕、拘禁,就如同当年在柏林墙上枪击逃亡者的东德边防军所做的那样。三十年前,在全世界各国热爱自由的人们共同的努力下,看似不可一世的柏林墙倒塌了。今天,中共建立起的这道“防火墙”,也终将在自由世界和各国民众的努力下,跟随着极权主义一同倒塌,使自由与民主的光辉降临在远东大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