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纵横大历史:韩战系列第二讲:北韩军南侵

2020-1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50年7月2日,美军史密斯特遣队抵达大田火车站。三天后,他们将以血肉之躯直面北韩坦克部队。(Public Domain)
1950年7月2日,美军史密斯特遣队抵达大田火车站。三天后,他们将以血肉之躯直面北韩坦克部队。(Public Domain)

1、血肉之躯迎战坦克洪流:美军的首战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

在上一讲中,我们回顾了韩战的起源,了解到了韩战的爆发,实际上源于以苏联为首的共产极权阵营对大韩民国精心策划的入侵。我们也明白了,在韩战爆发时,北韩军远比韩军强大,而且拥有难以抵挡的苏式T-34坦克部队。今天,我们将带您回顾韩战最初期的历史,给您讲述战争初期北韩军的南侵情况,以及自由世界对此作出的反应。

那是1950年7月5日,在韩国首都首尔以南约40公里的小城乌山附近,540名美国步兵和炮兵被部署在城北的阻击阵地上,迎接着北韩大军的进攻。这支美军小部队由查尔斯•史密斯中校率领,被命名为“史密斯特遣队”(Task Force Smith)。他们的任务,则是阻击正在南下的北韩精锐部队第4师两个团的5000名步兵以及第105装甲师一个团的36辆T-34坦克。这是一场兵力对比接近一比十的较量,而史密斯特遣队的手中甚至没有有效的反坦克武器。他们的105毫米口径榴弹炮炮弹打在T-34坦克上时,“只是使坦克震动一下,或者干脆跳飞到了一边。”就算如此,史密斯特遣队依然从早上8点坚守到了下午2点,才向后撤退。在超过六小时的战斗中,他们付出了163人伤亡、被俘的沉重代价。这是韩战中美军和共产极权军队的第一次地面交战。美国军事历史专家贝文•亚历山大在评价这次战斗时,曾动情地表示,参战的美国军人“大部分还是些十几岁的孩子,而且只是在五天之前从他们舒适的和平时期的部队宿舍里被召唤出来,又刚刚被战争中最可怕的一种武器——几乎完全可以抵御炮火攻击的坦克——所蹂躏和阻断,但他们并没有逃跑”,“在整个美国历史中,没有哪一批士兵比史密斯特遣队中这些大多未曾经受过考验的年轻人表现出更大的勇气和献身精神。”(郭维敬、刘榜离等译、贝文·亚历山大著:《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十章《第一场阻击战》,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

然而,使人不得不感到奇怪的是,在北韩军南侵的初期,为什么就算是美国军队也只能用血肉之躯抗击北韩的坦克洪流呢?要明白这一问题,还是要从战争爆发时说起。

2、斯大林的权谋与联合国军成立


1950年7月20日,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在大田亲自参加战斗,率一个反坦克小组击毁了一辆T-34坦克。图为被迪安少将击毁的北韩坦克残骸。(Public Domain)
1950年7月20日,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在大田亲自参加战斗,率一个反坦克小组击毁了一辆T-34坦克。图为被迪安少将击毁的北韩坦克残骸。(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北韩军队对大韩民国发动了准备已久的突然侵略。当时,韩军超过三分之一的官兵正在享受周末假期,难以组织有效的抵抗。在战争的最初几天里,韩军无力抵挡人数、装备、准备方面都占绝对优势的北韩大军,战线迅速崩溃。6月28日,韩国首都首尔陷落。在开战一星期后,原有9.8万人的韩国军队已经只剩下5.4万人,北韩军正以难以阻挡之势疯狂南侵。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美国迅速作出了反应。在美东时间的6月24日傍晚,也就是北韩入侵发生后不久,杜鲁门总统就得知了入侵发生的消息。第二天,在美国政府的请求下,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在会议上,美国代表提出北韩的入侵是“毫无理由的”,并提出了旨在促使北韩军队退回三八线以北的议案。该议案还号召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为这个议案的执行提供任何一种帮助,同时停止向北朝鲜政权提供援助。”在没有遭到反对的情况下,这一议案获得通过。6月27日,安理会对北韩的侵略行为进行了谴责,并号召联合国成员国“向大韩民国提供援助。”(王琪、顾刚等译、詹姆斯·F.施纳贝尔著:《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战争爆发前后》第四章《共产党的挑战》,中国“国防大学出版社”,1990年)这样,联合国迅速介入到了抵抗北韩侵略的事态当中。

值得注意的是,领导共产极权阵营的苏联正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对安理会议案拥有一票否决权。然而,苏联代表不但没有否决安理会的上述决议,甚至还缺席了上述会议,从而使得安理会抵抗北韩侵略的决议能迅速通过。对于这段历史,共产极权阵营在他们编造的历史中,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进行了谩骂,称安理会的决议是在美国“操纵”下“非法”通过的。从表面上看,苏联之所以缺席6月25日的安理会会议,是因为在1950年1月,安理会拒绝了苏联代表以共产中国代表替换国民党中国代表的议案,由此导致苏联代表退出安理会以示抗议。因此,在安理会于6月25日召集会议时,苏联代表未能与会。然而,在6月26日,联合国秘书长赖伊曾在纽约向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发出参会邀请,被马立克一口回绝。这样看来,苏联无疑是故意不出席6月27日的安理会会议的。斯大林明明是一手策划韩战的元凶,却为何不愿意苏联代表抵制安理会对北韩的谴责和对韩国的援助呢?近年来,随着一份苏联解密档案的公布,历史真相逐渐露出端倪。

2007年,俄罗斯学者公布了一份档案。该档案的署名是斯大林的化名“菲利波夫”,内容为1950年8月27日斯大林向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总书记哥特瓦尔德发送的电报。在电报中,斯大林解释了苏联代表缺席6月27日安理会会议的原因,他说:“我们退出安理会后,美国陷进了对朝鲜的军事干涉……很明显,美国的注意力从欧洲被引向了远东。从国际力量对比的观点来看,这一切是不是对我们有利呢?当然是。假设美国政府还继续被牵制在远东,并使中国加入‘解放’朝鲜和争取本国独立的斗争,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电报内容转引自沈志华:《苏联未否决联合国出兵朝鲜议案真相》,爱思想网沈志华专栏,2011年11月29日)

由这封电报可见,斯大林事实上在“下一盘大棋”。由于苏联代表缺席安理会会议,安理会得以在没有遇到反对的情况下开展对韩国的军事援助。这样,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就能深陷韩战泥潭,在远东投入更多军事资源,从而减轻苏联在东欧方面的军事压力。除此之外,斯大林也希望随着韩战规模进一步扩大,毛泽东也能够出兵朝鲜半岛,成为苏联的又一个战争代理人。通过这封电报,我们得以对斯大林及共产极权阵营的阴狠毒辣产生更深刻的认识。在玩弄阴谋、操纵国际政治方面,共产极权阵营无疑是老手了。
随着安理会作出阻止、谴责北韩侵略及援助韩国的决议,美国的军事机器开始启动。6月27日,杜鲁门总统命令美国海军和空军对韩国军队提供支援。同时,为了防止中共军队趁机进攻台湾,美国第七舰队也被部署到了台湾海峡。29日,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飞临朝鲜半岛视察前线,目睹了首尔沦陷后韩军大溃败的惨状。随后,麦克阿瑟回到日本,表示美国海空军已经不能阻止韩军的败局,并向杜鲁门总统请求授权他派遣驻日美军赴韩国作战。30日,杜鲁门总统同意了麦克阿瑟的请求。7月1日,麦克阿瑟从驻扎日本的美军第24步兵师中抽调出的第一支参战美军部队在韩国东南端的釜山登陆,随后日夜兼程北上迎敌。这支部队,就是在7月5日在乌山与十倍于己的北韩军进行血战的“史密斯特遣队”。7日,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组建了由美国指挥、负责支援韩国击退北韩侵略的联合国军。随后,麦克阿瑟被任命为联合国军总司令,在东京设立了联合国军司令部,韩国军队也被置于这一司令部的指挥下。

3、北韩军南侵与美24师浴血抗敌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战线变化,展现了北韩军步步南侵的情况。(Public Domain)
1950年6月25日—9月15日的战线变化,展现了北韩军步步南侵的情况。(Public Domain)

然而,这支仓促之间组建的联合国军,究竟能否快速阻止北韩军的南侵呢?事实上,联合国军的主体援韩兵力来自美军,而美军能够迅速投入朝鲜半岛的兵力是距离战场最近的驻日美军。遗憾的是,在经过几年的和平生活后,驻日美军的战斗力和装备水平已经远不如二战时期了。当时,在二战后裁军政策的影响下,驻日美军的四个师中,几乎每个师的“三个建制团都只有两个普通步兵营,而不是三个步兵营”,“由于兵力短缺,四个师的平均作战能力仅仅达到百分之七十左右。”(郭维敬、刘榜离等译、贝文·亚历山大著:《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九章《告别美好时光》)在这其中,还有大量二战后入伍的新兵,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为了阻止北韩军的疯狂推进,驻日美军也不得不立即动员起来。由于军情危急,驻日本九州岛、距朝鲜半岛最近的美24师来不及补充兵员和装备,甚至来不及集结,就被分批次投入了战场。史密斯特遣队在极端劣势下的悲壮战斗,就是在这一情况下发生的。

使局势雪上加霜的是,在战争初期,苏联顾问跟随北韩军队一起进行了侵略作战。在苏联顾问的指导下,北韩军的战斗力更为凶悍。战争爆发之初,斯大林曾禁止北韩军中的3000余名苏联顾问随军南侵,以免落人以苏联参战的口实。然而,1950年7月,在金日成的请求下,斯大林最终同意苏联顾问直接参战。在致苏联驻北韩大使什特科夫的电报中,斯大林命令苏联顾问将“作为《真理报》记者而不是作为军人”随同北韩军队。在电报中,他还特别强调,称不能让苏联顾问“成为俘虏”。(沈志华:《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第四章第一节,广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共产极权阵营以军事顾问伪装为记者参加侵略战争的行为,足以证明他们无视战争道德的阴毒本质。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24师官兵依然在极端不利的条件下,对北韩军进行了顽强的阻击。在乌山首战失利后,美24师后续部队又筑起多道防线,节节抵抗,用他们的血肉之躯阻挡着T-34坦克的履带。在有的战斗中,甚至美军的师长和团长都亲自拿起火箭筒与北韩坦克搏斗。7月20日,两个北韩精锐师和五十辆苏制T-34坦克攻向韩国地理中心位置的重镇大田,与镇守在此的美24师主力展开了逐街、逐屋的巷战。尽管美24师各部伤亡、缺编严重,却仍进行了壮烈的战斗。经过两天的残酷战斗,大田陷落,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也在稍后被俘,成为韩战中被俘的美国最高军阶军官。不过,在惨烈的巷战中,北韩装甲部队也损失了至少15辆T-34坦克,遭遇了开战以来的首次重创(罗伊·E·阿普尔曼:《南至洛东江北至鸭绿江》第十一章《大田》,中国“国防大学出版社”翻译本,1994年)。至此,美24师被派往韩国参战的12200名士兵中,“已有四分之三的人伤亡或当了俘虏。”(郭维敬、刘榜离等译、贝文·亚历山大著:《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十五章《大田之战》)

尽管美24师伤亡如此巨大,但他们的牺牲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和韩军残部的阻击作战,已经成功地给联合国军其余部队的集结与登陆争取了时间。7月31日,朝鲜半岛南端距釜山不足90公里的重镇晋州沦陷。然而,这也将是北韩军在这个夏天侵夺的最后一座韩国重要城市。在北韩军面前,流淌着韩国最南端的大河洛东江。而在洛东江之后,韩国军队正在重新集结、补充、构筑防线;成千上万以美军为主的联合国军则在釜山港日以继夜地登陆,开赴前线。到8月4日,集结在洛东江边丘陵地带的联合国军战斗部队已经超过7万人,围绕釜山的西、北两面构筑了南北宽约160公里、东西长约80公里的绵密防线。这道防线将是联合国军在朝鲜半岛上的最后阵地,它就是著名的“釜山防御圈”。在联合国军身后,被釜山防御圈守护的,是大韩民国仅存的约一成土地,而气势汹汹的北韩军正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侵占整个韩国。一场坚守绝地的血腥战役,就此拉开了帷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